阿文的網誌

2007/01/29

◎本性論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10:06:56

   ◎本性論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一隻蝎子,想要過河,奈何不諳水性、不會游泳,在岸邊徘徊來去,不知如何是好;忽見一隻青蛙,跳上岸來,乃上前問道‥「你可以載我過河嗎?」
  青蛙一看,是隻蝎子,乃倒跳退後三步,叫道‥「不行!不行!你是蝎子,尾巴有毒,載你過河,要是被你螫了,我命喪也!」
  蝎子道‥「我保證‥我不會螫你的!我要請你載我過河,豈會螫你呢?若至河中,我螫你,那我也要淹死啦!若至對岸,因你有恩於我,我更不會螫你呀!」
  青蛙想想,便道‥「好吧!助人為快樂之本,我就載你過河吧!」於是‥負之渡河。
  至於河中時——
  蝎子便螫了青蛙一下。
  青蛙又痛又驚,叫道‥「你……你……你這傢伙!還保證不螫我,螫了我,我死了,你也會淹死……你這又為什麼螫我呢? 你不怕你會淹死嗎?」
  蝎了嘆道‥「唉……我不是故意要螫你的……因我本性如此,不自覺地,就將你螫下去啦!真是抱歉!就讓我陪你,共赴黃泉吧!」

 
  何謂本性?
  答曰‥本生根性也!
  辣椒性辣、甘草性甘、黃連性苦;鹽是鹹的、糖是甜的……是謂「本性」。

 
  諺云‥「江山易改、本性難移。」
  如何「本性」難移呢?
  辣椒性辣,煮熟了,還是辣的;甘草性甘,磨成粉末,還是甘的;黃連性苦,曬乾之後,還是苦的;薄荷性涼,製成口香糖,還是冰涼的…… 故知‥本性難移也!
  本性難移,但也非不能移,本性要移,得付出許多,乃至極大之代價——
世上,也有不辣的辣椒;經過「基因改變(突變)」,或化學處理,黃連也可以變甜的、鹽可以變成低鈉的。
  然,物失其本性,往往也會失其本名,或當改其本名。
  辣椒經過品種改變,使其不辣,還有甜味,則名之〈甜椒〉;西瓜經過品種改變,使其無籽,則名之〈無子西瓜〉;若將鹽之鹹味去除,或當謂之〈非鹹鹽〉,那才名副其實呢!
(阿文謂之「品種改變」,而不謂之「品種改良」,乃因‥原生種或改變種,何良何弊,實因個人觀點不同,而有所異也!故不可謂‥改變後的品種,就更加「優良」。)
 
  本性有其好壞善惡乎?
  本性,當不可謂之好壞善惡也!
  物有「體、相、用」也!
體者,事物的本質形態、主要部分,或謂之本性也! 
相者,相貌、外觀也!
用者,行使、施行、支配也!
  物之相貌,千差萬別,言之美醜,乃屬個人觀感、好惡之不同。
  本性,不當謂之好壞善惡,蓋好壞善惡,乃「用」後之結果,於人事物有無利益之別也!
本性者,善用則善、惡用則惡;用之於善則善、用之於惡則惡也!
先人有語道‥「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」
覆舟,非水之過,乃操舟者之誤也!頗有能知水性、善於操舟者,湍流大浪,亦不覆舟也!
把鹽撒進湯裡,可增其美味;把鹽加到咖啡裡,其味則多人不適(當然,也會有人喝咖啡加鹽,謂之好喝者);即使是「毒物」,惡用之,則害死人,但能善用之,亦可治病救人也!
 
  人之本性(本生根性),實「宿世習性」使然也!
  台諺道‥「慣勢變自然。」
  所謂「積習成性」,此「自然之慣勢」,也就成了「本性」啦!
  本性難移,但非不可以移,想移之者,得多花時間、多花精神,付出諸多代價——效果還未必彰顯。
  或可將本性,導之於善、用之於善,使之「適得其所」,能「用對地方」,即為善也!
  如是鹽,可加於菜湯中;如是糖,可加於飲料中……用對地方,適得其所,自能發揮其功效——
苟錯用之,乃至惡用之,則使之背負「罪名」,而成「性惡、惡性」也!
如正用之,乃至善用之,則使之背負「美名」,而成「性善、善性」也!
  水之性柔,可飲用、可洗衣濯物;冰之性堅,可保存食品;蒸氣之性沖,能善用之,則可使其產生動力,運作機械、發電。
 
  鋸子、斧頭、鐵鎚,各具其性、各有其功能——
鋸子是用來鋸的、斧頭是用來砍的、鐵鎚是用來敲的。
若欲將木頭,分成兩截,則‥鋸子是上選、斧頭是次選,而鐵鎚則派不上用場;
若欲將木頭,劈成兩片,則斧頭是上選,鋸子、鐵鎚,則只能站在旁邊當觀眾;
若欲釘釘子,則鐵鎚是上選、斧頭是次選,鋸子則無用武之地。
  人欲截斷木頭,苟拿鐵鎚,敲斷木頭,則費時費力也!拿鐵鎚敲打,半天不見其功,豈能怪道‥「鐵鎚如何不能截斷木頭」? 欲截斷木頭,當尋來鋸子以使之,才是正道,豈能怪「鐵鎚沒用」呢? 若要將鐵鎚鎔化,改製成鋸子來用,當然也是可以,但這就得花更多工夫啦!
 (然而‥若將鐵鎚,改製成鋸子,以便鋸木,那麼‥要釘釘子時,鐵鎚才是上選,鋸子則派不上用場——看來,要截斷木頭,找不到鋸子,還是去借、去買一把比較快,就省些心力,別將鐵鎚,改製成鋸子吧!)
  凡物各具其性,惡用之,則害於人事;善用之,則利於人事。
  上智上能者,或欲想方設法,費時費力費精神,改變他人、他物之性,而為自所用,亦未嘗不可也!
  然‥庸智庸能者,則思‥善用他人、他物之性即可。
  下智下能者,不知亦不思、不解,他人、他物之性,或誤用,乃至惡用,成為壞事,害人害事害物,終害己也!
  本性論,論本性‥思其性~解其性~知其性~善用其性,則自利利人也!
 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1.28.日 10:00:00 初稿
 

廣告

2007/01/12

◎人物論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23:52:11

   ◎人物論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最近,用了幾年的十九吋電腦螢幕,終於壞了。 (只得將就用舊的十五吋螢幕,色澤亮度不穩定,解析度設低了,瀏覽網頁時,得猛移捲軸;設高了,字體變得小小的,看得又很難過。)
  去年,春雷初響,晚上回到家,想看個電視新聞,卻發現‥電視機壞了——想是被雷電給殛壞了的。
  前一陣子,一直下雨,十幾天沒騎機車,居然就發不動啦!
  …………
 
  物有「成住壞空」(指物質或世間之「形成、安住、敗壞、滅空」之四個階段),
本是天生如此、法爾如是、理所當然的事,只是‥壞了,造成使用上的不便,乃至無法使用,總會教人有些‥無奈、惱怒、氣餒之感。
  壞了,怎麼辦呢?
  壞了,就修理唄!
  其物壞了的,可能只是個‥一百塊錢都不到的小零件,換上就好,但因為‥自己不懂其物之構造、原理,無修理之技術與能力,不知哪裡出了問題, 也拿它沒轍,無法修理。
  自己不會修理,只得拿去請人修理啦! 只是‥修理起來,往往所費不貲呀! 有些店家老闆,總是會趁機撈一筆——沒辦法,蓋其一家老小,賴此為生,此時不賺,更待何時?
  譬如‥水龍頭會漏水,換個皮墊,也就好啦! 但一個皮墊,不值五塊錢,水電行師傅,就幫你換個新的水龍頭,要價三、五百元——因為‥出門一趟,只換個五元的皮墊,連工錢都不夠呀!
  機車發不動,推去機車行修理。 師傅要你,晚點來牽車。 他東摸西摸——壞了的零件,該換的換;沒壞的零件,不用換的,也給換上了…… 待你去牽車,莫名其妙地,就花了一千
二百元——你能怎麼辦? 還得跟老闆說「謝謝」呢! 只能‥「自認倒楣,花錢消災——財去人安樂」哩!
 
  東西壞了,不修理,行嗎?
  行呀!不要用,就好了唄! 不用,很難過呀! 那就花錢,再買新的唄!
  (有時候,修理費太高,還不如買新的划算呢!)
  買新的,哪壞了的,怎麼辦呢? 就丟了吧!
  現代人,由於物質豐裕,也就不知「惜福」啦!有些人,追求時髦趕流行,永遠要「走在時代尖端」,於是便「喜新厭舊」——就算東西沒壞,也要「汰舊換新
」呀! 舊了的,即使沒壞,也要扔了,謂之‥「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;新的來了,舊的就要丟。」
 
  舊了的,乃至壞了的,可以「不捨」,而擁有新的嗎? 有些人,可是很「重情念舊」的唷!
  可以呀!只要有足夠的空間存放,也就行啦! 奈何‥現代人的屋子,也不是很大,還不能長大(加蓋),東西要是「不捨得、捨不得」,也就會越堆堆多;像有些人,喜歡收集古董,或是石頭、或是書籍、或是某某物,成癖、成痴、成狂,於是乎‥再大的房子,也不夠他
放東西,使得屋子裡,活像個倉庫、垃圾堆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1.07.日 10:23:11
 
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 
  物有「成住壞空」,而人則有「生老病死」。
  人可分「身、心」兩個部分。
  此身,如同世間一切物質,皆由「四大‥地、水、火、風」,和合而成,故此身,亦可謂之為「物」也!
  人會被罵‥「你真不是東西!」
  這「人不是東西」,認真想來,還真不知‥「是褒是貶」呢!
 蓋「不是東西」,是指‥「劣於東西」(連東西都不如者,貶),還是「勝於東西」(非東西所能比者,褒)呢?
 
  人卻也會被罵‥「你算什麼東西?」
  這「人算什麼東西」,還真是教人有得想呢!
  究竟‥人這種東西,要算什麼東西? 要如何去定義‥人這種東西?
  東西者,有優有劣、有好有壞、有美有醜、有重有輕、有大有小……
  人,其實也是個「東西」嘛! 若是個「有用的好東西」,總也比「沒用的壞東西」,要有「價值」也!
 
  人身既為物,不免也會「壞了」——人身壞了,謂之「病了」。
  身體病了,一如東西壞了,也是件‥痛苦又討厭的麻煩事哩!
  有些嬰幼兒,就是來討債的,三天一小病、五天一大病,白天沒事情,專挑半夜發燒,讓父母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背著孩子,趕往醫院;平時,就到處燒香拜佛,或是算命、改運,以祈求孩子,能夠平安健康長大。
  有些人,很怕病(乃至怕死),平時努力運動、注意飲食,還吃維他命,或種種健康食品,好能保養身子;一點割傷,就得去醫院,打個「破傷風」疫苗;咳幾聲,也要去看一下醫生,才能安心。
  有些人,節儉得變成吝嗇,卻是「鐵齒石心腸」,即使病得起不了身,也不肯就醫,而寧可相信偏方、草藥,或是神棍乩童的胡言亂語。 說個笑話好了——
 
   ⊕只吃屎          ○潘文良 改作
  金員外非常有錢,卻非常小器,一日,身患重病……
  大夫把脈,診斷後,告訴金員外道‥「當用人參,調養身體。」
  金員外道‥「人參甚貴,我買不下呀!只得聽天由命了!」
  大夫又道‥「那改用靈芝,也是可以的。」
  金員外道‥「靈芝不也很貴嗎?我也買不起呀!乾脆死掉算了!」
  大夫無奈,乃叫道‥「有個便宜的偏方,你倒可以試試!」
  金員外問道‥「什麼便宜的偏方?」
  大夫道‥「用乾狗屎、乾牛糞,加三兩冰糖,沖調服用,亦可治病。」
  金員外聽了,連忙問道‥「不加冰糖,只用狗尿、牛糞,是否可以呢?」

 
  而時至今日,雖謂是「醫療發達」,但「醫療費用」,也是節節攀升。
  人家說‥「女人跟小孩的錢,最好賺。」
  阿文說‥「病人跟死人的錢,更是好賺。」 (現在,一些喪葬業者,還推出什麼「生前契約」——人家還沒死,就在想辦法,賺人家的錢啦! 阿文作了句歇後語道‥「醫院投資棺材店——死活都要賺。」
  聽說‥在美國,平民是沒有權利生病的,蓋一生病就醫,保證會被剝一層皮,才能安然出院——即使是個普通的感冒,也得花不少錢,才能治得好——不知是醫生之醫術不高明,還是想在病人身上,多撈一點,不肯一次
,把人給治好?
  在美國,做一套假牙,據說‥最便宜的,也要四十萬元台幣;而在台灣,也要二十萬台幣左右呢! 難怪‥
  有個考上醫學院的孩子,不知要讀哪一科好。
  父親道‥「讀牙科吧!」
  孩子問道‥「為什麼?」
  父親道‥「眼睛只有兩顆、耳朵只有兩片、鼻子只有一個……牙齒可是有三十六顆呢!」 (小孩的牙齒,為三十二顆,成年後,為三十六顆。)
 
  有這麼首《醫院四最》的順口溜,便是說明,病患上醫院的無奈‥
「掛號的時間最長、診斷的時間最短、收費的項目最多、會看病的人最少。」
  只要上過幾次醫院之後,真會教人‥不敢再生病呢!
  只是‥不敢生病,卻不見得就不會生病,病了,真是很痛苦、很無奈、很討厭、很麻煩……
 
  不但東西會壞了、身體會壞了,更糟的是‥人的「心思意念」,也會變壞,而且‥更容易變壞——
一念之間,可以「天堂、地獄」,轉個好幾次呢!
  人心一壞了,人的行為,往往也就跟著壞了,於是‥偷拐搶騙、擄人勒索、殺人放火、姦淫嫖虐、走私販毒……無惡不作。
 
  身體要病,一如物品要壞,說來,實在也難以「自主」,而教其不病、不壞呀!但至少,人可以做到的是‥不要任意地,「加工破壞」吧!
  有些人,對於物品,不知愛惜、不知惜福;對於自己的身體,或是心理,亦是不知愛惜、不肯照顧,而任意蹧蹋——
成天抽煙、酗酒、嚼檳榔,乃至於吸毒;或者愛發脾氣、時常憂鬱、過度沮喪;或者是飆車賭命;或者是當流氓,逞強鬥狠……
一無疼惜地,傷害自己的身心——
身體壞了,找醫生,花大錢,醫好了,算是萬幸;醫不好,又死不了,那是苦不堪言呀!
心理壞了,自解不了,人亦難解,於是逃避、厭世、自卑、自棄、自戕、自殺……
 
  壞了的東西,自己拿它沒轍,可以花錢修理;不想修,或者修不好,可以將它打入冷宮庫存當古董,或者丟棄、資源回收。
  壞了的身體,自己拿它轍,可以花錢看醫生‥醫得好,是幸;醫不好,是命。
  而壞了的心行,若不知、不會、不肯自省自修,則是‥任何人也沒轍哪!活著,便是害人害己哪!
 
■【註】
  阿文因電腦螢幕壞了,而聯想到‥
身旁的一些親友,失業、失意、失志,無所是事,老愛喝酒,天天醉茫茫;
還有幾個昔日認識的小朋友,現在不學好,輟學在外當混混;
還有幾個朋友,為情為愛而煩惱,都一兩年了,還在那裡憂悲惱苦……
他們活著,簡直就是在‥「蹧蹋自己、折磨別人;殘戕自己、傷害別人」哪! (折磨別人‥親友也為之憂悲惱苦。)
  阿文對於壞了的電腦螢幕,很想自己把它給修好,但也拿它沒轍;對於那些親友們,很想給予協助——把他們給「修」好,卻也拿他們沒轍,而只能眼睜睜的等著,看他們「自食惡果」……
  不知如何、無可奈何之餘,故撰此文以誌之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1.14.日 09:46:13
 

2006/12/13

◎圓扁論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11:12:08

   ◎圓扁論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每年冬至的前一天,母親就會準備搓圓仔(湯圓)。
  母親一邊搓圓仔,一邊就會說起一個‥不知講過多少次故事。
  阿文吃了湯圓,又增一歲啦!想想,也就將此故事,編撰一番,以誌之,留予後人參見,或可予人一些警惕、勉勵也!
 
  以前,有個富翁,某年冬至時,煮了新口味的湯圓,便叫兒子,端一鍋去給東鄰的親戚。
  兒子卻端去給西鄰的童伴〈阿牛〉——阿牛家很窮。
  富翁見到兒子,從西鄰回來,便問道‥「你怎麼從那邊回來?」
  兒子道‥「我端去給阿牛他們呀!」
  富翁聽了,便很生氣地,跑到阿牛家去興師問罪,說他們‥「歪喙雞,佫想要食好米。」
  窮人家難得有湯圓吃,一家人,沒兩三下子,早就把湯圓給吃光了。
  窮父母只好連賠不是,最後說‥「以後,如果我們有搓湯圓,再賠你一大鍋,就是了嘛!」
  富翁‥「哼!」了一聲,叫道‥「你們這麼窮,要到哪一年,才有湯圓好搓啊? 睏罔睏,呣通眠夢。」說完,手一甩,也就轉身走了。
 
  俗話說‥「花無百日紅、人無千日好。」
  過了十幾年——
  富翁的生意失敗,欠了一屁股債,豪宅賣了,搬了西郊的一間破房子住。
  所謂‥「富人無子富不長、窮人有子窮不久。」
  阿牛家,孩子長大了,幾個兄弟,做工、經商,賺錢蓋了大茨,生活也富裕了起來。
  這年冬至——
  落難的富翁家,桌上出現了一大鍋湯圓。
  落難的富翁,未問來由,就一連吃了兩碗湯圓,邊吃邊覺得奇怪‥〔為什麼有的湯圓,是壓「扁」?〕於是問道‥「這是哪來的湯圓啊?」
  兒子道‥「這是阿牛端來的……」
  落難的富翁,想起當年的事,羞愧了起來,又不禁問道‥「人家搓的湯圓,都是圓的,為何這鍋湯圓,有圓的,也有扁的呢?」
  兒子道‥「因為‥『圓會扁、扁會圓』啊!」
  落難的富翁,這才感嘆道‥「俗話講‥『嬈俳無落魄的久。』果然說得沒錯啊!」

 
  台諺云‥「圓會扁、扁會圓。」
  這句話的意思,是說‥
為人處於順境時,不可驕傲、囂張,睥睨、欺凌弱者;
世事無常,焉知來日,自己不會失敗,而落魄街頭?當知‥「圓也會扁」的。
再者,也是在勸勉、鼓勵‥身處逆境之人,不必氣餒、不必失志;
別人可以看扁自己,但自己決不能看扁自己——
只要努力,奮發向上,「扁也會圓」的。
  台諺所謂‥「嬈俳無落魄的久。」
  意思是說‥「囂張者,不會有落魄者之久。」
  簡言之,即是‥別囂張,囂張不久的。
  人們之所以搓湯圓、吃湯圓,把湯圓搓得圓滾滾的,吃下肚去,有層意思,是希望‥萬事都能夠圓圓滿滿。
  只是‥把湯圓給壓扁,倒是比把湯圓給搓圓,還來得容易些呢!
  要把事情給搞砸,可是比要把事情給搞好,來得容易呀!
  語謂‥「勝不驕、敗不餒。」
  成功之人,可得切記‥「圓會扁」;失敗之人,則須自勵‥「扁會圓」。
  這「圓會扁、扁會圓」,相信‥了解此諺之後,大家以後吃湯圓時,也就會更有意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2.22.五 12:00:00(冬至)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【註解】
【歪喙雞,佫想要食好米】 歪嘴的雞,還想食好米。
  意思是說‥身分低賤之人,還想要有好的享受。
  有如‥「癩蝦蟆想吃天鵝肉」的意思。
【嬈俳無落魄的久】 意為‥囂張不久的。
【嬈俳】 神氣、驕傲地,展現給人看。(乃至有囂張、跋扈的意味。)
  嬈‥騷。 俳‥表演雜耍,或滑稽戲的人。 如‥俳倡、俳優。
【囂張】 放肆、傲慢。
【跋扈】 形容人態度傲慢無禮,舉動粗暴強橫。
【睏罔睏,呣通眠夢】 睡就睡,不要做夢。 意思為‥不要妄想。
  罔‥將就、姑且。 呣通‥不可、不要。 通,應作{仃-丁+通}。
【茨】 房屋。 台音「ㄘㄨ└」(陰去第三聲)。 在台灣,及閩南地區,
  每用「厝」字,來作為‥「活人所住之屋舍」,乃是嚴重之錯誤。
  「厝」者,本義為「厲石、安置、墓厝、安葬、停柩」等義,簡而言之,
  即是‥「停放棺柩的屋子、死人住的屋子」,才叫作「厝」。
  《說文》‥茨,以茅蓋屋。 《釋名》‥茨,次也!次草為之也!
    《唐.丘為.尋西山隱者不遇》‥
  「絕頂一茅茨,直上三十里。扣關無僮僕、窺室唯案几。」
    《唐.錢起.谷口書齋寄楊補闕》‥
  「泉壑帶茅茨、雲霞生薜帷。竹憐新雨後、山愛夕陽時。
   閑鷺棲常早、秋花落更遲。家僮掃蘿徑,昨與故人期。」
 

2006/12/01

◎無用論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08:46:58

   ◎無用論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《莊子。人間世》中,有這麼一則故事‥
  南伯子綦,到商丘去遊玩,看見——
  一棵大樹,與眾不同,可供千乘之車馬,隱息於樹蔭下。
  子綦不禁道‥「這是什麼樹啊?這樹,必定有奇特的材質!」
他仰頭看樹,卻只見彎彎曲曲的細枝,根本不能做棟樑;低頭去看樹幹,卻只見木紋旋散,根本不能做棺槨;舐舐樹的葉子,嘴就潰爛受傷;嗅嗅樹的味道,就會使人狂醉,三天都醒不過來。 子綦道‥「這是不材之木,所以才能長得這麼大,唉!神人,也是這樣,顯示自己不材呀!
宋國荊氏的地方,適合種植‥楸、柏、桑樹。一握、兩握粗的,想用做繫猴子木栓用的人,就會把它砍了去;而三圍、四圍粗的,想用做高大屋棟的人,就會把它砍了去;七圍、八圍粗的,富貴人家,想用做棺材的,就會把它砍了去。
因此,不能享盡天賦的壽命,中途就被斧頭給砍死,這就是‥有用之材的禍患啊!
所以‥古時禳除之祭祀,凡是白額的牛,和鼻孔上翻的豬,以及生痣瘡的人,都不可以用來祭河神,這是巫祝都知道的事,認為那是不吉祥的,但這正是‥神人以為最吉祥的啊!」

  接著,又有這麼一段‥
「山木自寇也!膏火自煎也!
 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
 人皆知‥有用之用;而莫知‥無用之用也!」

(山木自招砍代、膏火自招煎熬。
 桂樹因可食,故遭砍伐;漆樹因可用,故遭刀割。
 世人都知道‥有用的用處,而不知道‥無用的用處。」)
 
  莊子所謂‥「樹材直者,被取為棟樑;樹料堅者,用為家具;易枯槁者,採為炊柴;今有一樹,其幹委曲、其質鬆軟,一無所用;因此,無人伐之,是以長成巨木,得享天年。」
  其旨意為‥「有用則常夭壽、無用則享天年。」
 
  阿文有話說‥
「有用沒有用,看人怎麼用‥要用就有用、不用就沒用。」
  一樣東西,乃至一個人,有用還是無用,就看人(自己),要怎麼用——
今日無用,或許來日,就用得著;今日有用,也未必永遠都有用呀!
  中醫所謂‥「見青就是藥。」
  謂一切植物,都有其藥效,只要能善加利用,也就能益於治病療疾;但不識草藥的人,礙眼的草,也就成了「雜草」。
  無用,得以享天年否? 也說不定啦! 農人為了種菜,以菜為主,不管什麼草,管它有用無用,長在菜圃上,便會遭到拔除的命運。 (識得草的,有用的,長在菜圑上,往往也會被移植。)
  這麼說來‥「無用」者,欲享天年,還得「生對時候、生對地方」才行呀!
倘若‥「生不逢時、生錯地方」,照樣難逃「夭壽」的劫難哩!
  一個人,要是生在富貴人家,就算一輩子,當個「無用的人」,靠著祖宗的積德、父母的財產,便能夠「無憂無慮過日子」,直到老死呢!
要是生在貧窮人家,可就別想當個「無用的人」,要不然‥不免就會落魄潦倒、三餐不繼,橫死街頭。
 
  那麼‥是有用好,還是無用好呢?
  想必‥多數的人,還是希望‥自己是個有用之人吧!
  既然出生為人、既然活著,那就「善用」自己吧! (阿文所言「善用」者,有二層意思‥一者、善於運用;二者、從善而用。)
 
  莊子所言‥那棵因「無用」,而得以享天年、長成巨木的樹,果是真的「無用」嗎?
  樹木的存在,可以過濾廢氣、可以保持水土、可供鳥獸居;
其形之美,可以入畫、可以入相(照片)、可以入詩……
 
  「無用」之人,尚有一用也!
  活著,可為他人之借鑑也!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2.01.五 08:30:25 初稿
 

2006/10/10

◎野薑花的回憶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21:08:33

   ◎野薑花的回憶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 

˙有花名野薑,叢生在溪旁;色白似蝴蝶,淡雅而清香。
 朝來摘幾朵,回家瓶中養;一室得芬芳,人亦覺悠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潘文良。野薑花
 
  屋旁溝邊的野薑花,又開得特盛啦!
  清晨,去摘個幾朵,置於屋內瓶中,就得滿室生香,人也「優雅」了起來呢!
 
  野薑花,一般常見的,總是「白色的」品種,其實‥野薑花的顏色,還有‥黃色、淡黃色、粉紅色、桃紅色的。
  阿文有一年,從「豐原縣。石崗鄉。土牛」附近,「豐勢溪」旁的人家,所摘回種植的「桃紅色」野薑花,今年,也開了不少。
  說來也奇怪‥記得當時所見,那戶人家,所種的「粉紅色野薑花」,其株不過一公尺,花苞也有如白色薑野花的花苞,不會全都抽長盛開。阿文帶回家種後,其株長高至三公尺,花苞全都抽長盛開呢——想是‥北部雨水豐富,營養好,牠也就長得特旺的了。 更奇怪的是‥居然開出來的花,是桃紅色的——也許‥花的顏色,是跟土壤養分有關。
 
  
 
  看到野薑花,總會想起一些‥昔日的事。
  阿文小時候,常會鑽到野薑花叢裡去,開闢一個「床位」,然後,躺在(躲在)那裡——看雲、聽蟬、賞花、聞香、觀蝶……還有尋找‥綠色的雨蛙;直到有一次,被一條「赤尾鮐」(赤尾青竹絲),從身上溜過(阿文動也不敢動,而牠待了半小時,也許更久才離開),才沒敢再時常去,賴在她的懷裡。

 
  就來說說‥阿文送野薑花,給一個女孩的糗事好啦——
有那麼點浪漫,卻有更多傻與蠢哩! 話說‥
  阿文有個讀者,名叫〈麗玉〉,後來,變成筆友。
  她是個超愛野薑花的女子,只要在市場裡,看到野薑花,就會買個幾朵回家。
  有一年,她生日時(八月二十一日)——
  她的朋友〈小真〉,在一個星期前,居然寫信給阿文,要阿文去參加‥她們一票朋友,為麗玉所辦的生日會——給她一個驚喜。 (因為‥麗玉在那陣子,家中事情多,令她很不開心。)
  阿文考慮了幾天,還是很猶豫。 心想‥〔如果‥真要去的話,就送她「一百朵野薑花」,讓她給驚喜得昏倒。〕
  奈何‥八月十九日下午,要去摘野薑花時,發現‥早有人捷足先登、先下手為強地,把野薑花,給「收成」去啦! (有人會來割去賣。)
  阿文逛了一大圈,居然只摘到「十一朵」,人家「漏網」的,而且多是‥花苞小小的,沒幾朵像樣的——真是教人「洩氣」哩!
  十九日晚上,打電話給小真,想跟她說‥不去了! 卻反被她給說服,莫名其妙地,也就答應要去……於是‥兩人約定‥八月二十一日下午,在「豐原火車站」見面——阿文會帶著一束「野薑花」…… (之前,彼此都沒見過面。)
 
  阿文於是打算‥八月二十日,先到「石崗」的阿姨家,等八月二十一日下午,再到豐原火車站。
  於是‥二十日,中午時,便帶著野薑花下山,先坐公車到台北火車站,再坐「復興號火車」——直奔「豐原」。
  看看那野薑花,像是被虐待似的「垂頭喪氣」(失水過多),早上,本來弄了個寶特瓶裝著的,只是‥行至山下,打翻了水,為了趕公車,沒來得及,去人家那裡「補水」,竟還把寶特瓶,往垃圾桶裡丟。
  上了公車——
  司機就笑道‥「啊!你真功夫嘔!坐車佫帶花來送我!」(佫‥還。台語。)
  阿文只得笑道‥「另工才送你!」 (改天再送你!)
  到了「台北火車站」——
  阿文下公車時,便抽出兩朵,已盛開的野薑花(花苞也沒多大,怕是那花,支持不到明天,所以‥不如送他的好),放進司機座位旁的水桶裡。(水桶裡有水,好笨嘔!怎沒想到「寄放」一下? 不過,要是寄放的話,只怕到時…… 因為‥車上開冷氣,花會「脫水」。)
  司機先生,還直笑著說‥「謝謝喔!謝謝喔!」
 
  在火車上——
  阿文看那野薑花,漸漸因失水而枯萎,只得想用車上的紙杯子,去裝些水,然而‥火車上的廁所,門壞了,打不開,而前節車箱的廁所,竟然沒水,有的,僅是車上的「熱開水」(復興號附茶水間),那開水,又是滾燙的,好容易地,等水冷了,路程,都已過一大半;一不小心,花倒了~水流光了,只得再盛一杯,等水冷,都快到目的啦!(看那花的樣子,實在是很不樂觀。)
  阿文走出「豐原火車站」,發現一塊路標上,寫著‥
    往豐勢路行人陸橋
  阿姨家的住址是‥「台中縣(石岡鄉)豐勢路一一○號」。 阿文看到「豐勢路」,也就走過天橋啦!只是‥那「豐勢路」,怎麼會有「一段」呢? 找到了「一一○號」,看了之後,不是阿姨家(阿姨家,本來在「三五號」,後來搬了,阿文還沒去過)。
  阿文心想‥〔不是一段的一一○號,大概是二段的一一○號吧!〕結果‥走到二段的一一○號,還是「不是」,又想‥〔那麼‥是三段的一一○號嘍!?〕 房子的距離(兩號之間),是越走越遠,阿文又怕坐車,坐過頭,也不知道,所以‥還是——走啦! 結果‥一段是「六百多號」……二段竟是「一千兩百多號」……
走到腳痠啦!還沒走到「三段」哩!(豐原市的豐勢路,沒有三段啊!)
  阿文走到‥「半張加油站」,看到公共電話,便打電話到阿姨家——
  表妹竟然說‥「就快到了嘛……再坐到『土牛站』下車,就到了嘛!」
  阿文叫道‥「土牛!?」阿文這才發現(想到)‥阿姨家的「豐勢路」,是「石岡鄉」的豐勢路,而非‥「豐原」的豐勢路。 (阿文真是‥遜斃了! 原來‥「豐勢路」者‥從豐原到東勢,途經石崗鄉。只是‥豐原市、石崗鄉,各有「豐勢路」。)
  阿文心想‥〔有豐原客運——坐車嘛!〕阿文走著走著,找到了站牌,等了好久,車子來了,阿文舉手…… 可是‥車子開得太快——沒停。
  阿文心裡叫道‥〔好嘛!想考驗我!走嘛!誰怕誰!?〕阿文又走過了一站,到了站牌,想想還是等車好了…… 結果‥車子還是過站不停。(大概是平時,那幾站少有人上下車,司機沒注意到吧!?) 阿文性子一發‥〔乾脆就走到底好了! 以後,還想‥「雲遊四海」呢!走這點路,算什麼?〕
  阿文好容易地,走進了‥「石岡鄉」的豐勢路,心想‥〔就快到了吧〕
  一路上的人家,居然都沒看到門牌,等走到有門牌的人家,才發現‥豐原的豐勢路,門牌號是由「豐原」數往「東勢」方向的,而石岡鄉的豐勢路,則是由「東勢」往「豐原」方向的,一看——「一千二百多號」,心裡不禁笑道‥〔這下子,可有得走了。〕
  房子的距離,稀稀落落、時有時無,要走多久,才到「一一○號」呢? 一路上,只看到五輛計程車,即使是空車,也都跑快車道,一閃就過了,走到紅綠燈的路口,想看看有沒有「善面人士」,好搭個便車,可是‥一個個都在「趕路」,阿文也提不起勁,去跟人家……搭訕——還是‥走吧!
  走得天都快下雨了,後來,看到一個阿伯仔,在門前穿雨衣,打算要上機車。阿文趕上前去,厚著臉皮,想麻煩他順載一程,哪知‥他竟然不肯,還叫阿文去搭車。
  阿文又到站牌,等了許久,一時不察,竟讓車給跑了。 阿文笑了笑,乾脆舉步又走——走著走著,雨就開始下了…… 實在不好玩,腳可真的痠了,又到了站牌,便走到柏油路上(離路旁四公尺)去等車,遠遠的看到車,便舉起野薑花,大揮特揮一番——車子,總算停下來了。
  結果‥沒坐幾站,就到了「土牛站」啦!
  阿文下了車,找著了「一一○號」,是家佛像雕刻的——
  阿文心想‥〔這哪會是阿姨家呢?〕 問了裡頭的老闆,竟也不認識阿姨、姨丈(他們只知「偏名」,而不識本名),後來,告訴阿文,到別家去問問看。
  阿文到處問了一遍‥問這家也不是、問那家也不是,後來——
  佛像店裡的阿婆,才說‥「會不會是‥在巷子裡的那家?」
  阿文心想‥〔哪家呢?〕阿文看阿婆忙著走進屋裡,也不好意思「追問」,便走進巷子裡,看看一家家,關門閉戶的,只得高唱‥「劉淑雯……」還好,沒叫幾聲,表妹就出來了。(那門牌號,重編編過了。 劉淑雯‥阿文的表妹。)
  呵呵!真是的……真是‥「出師不利」喲!
  (註‥由台中豐原火車站,走豐原市豐勢路一段、二段,進入石崗鄉之豐勢路,到接近豐勢溪之「土牛派出所」,全程約「一萬零五百公尺」。阿文至少走了「一萬公尺」也!)
 
  阿文留了阿姨家的電話給小真,她說「下午」五、六點,會打來,結果‥到了晚上九點,電話還是靜悄悄的。 阿文知道小真,會在麗玉家,於是‥只得「冒險」打了過去——嘿嘿!還正好是小真接的,(她記錯阿姨家電話,還打電話到阿文家裡去問,只是‥那群糊塗弟妹,一時也找不到阿姨家的電話……)便和小真約隔天下午四點半,在「豐原火車站」相見……
 
  「八月二十一日」,上午很無聊,和表弟〈劉自立〉,到外頭逛了一圈,回家,看了半天的錄影帶。
  中午,阿文「自己動手」,炒了幾盤菜……
  十二點四十,表妹上學(暑期輔導)回來,就教她們摺紙……
  下午,看看那帶來的野薑花,實在不是很好看,便又騎著腳踏車,出去逛了一圈,想說‥到溪邊,能不能摘到「新鮮的」野薑花,奈何‥走了很遠,也沒找到。(倒是在人家屋旁,看到一叢「粉紅色野薑花」,還真是令人「驚艷」呢!居然‥除了白色野薑花之外,還有別種顏色的野薑花呢! 可惜!花都謝啦!阿文於是‥就去給人家,挖了一塊地下莖,帶回家種。)
 
  阿文說要送「野薑花」……
  阿姨、姨丈都在笑‥「哪有人,送這種花的!?」
  表妹也笑,不過她說‥「這才特別嘛!」 還用報紙,「試包」了半天,要阿文去買張包裝紙。 (那花,本來葉子沒剪、莖留很長的,只是昨天,阿文在洗澡時,阿姨回來,看到花,便把它剪成那副模樣。)
  好容易地,等到三點半,坐上車,到了豐原車站……
  等啊等的,四點半過了~五點過了~五點半過了……等得阿文坐到階梯上,直唸‥「南無觀世音菩薩!」
  突然,有人從背後拍了阿文一下肩膀。
  阿文起身,回頭一看——原來是〈小真〉(果然比阿文高),和她的同事。
  阿文跟小真說‥「想去買張包裝紙……」(因為‥到豐原車站,已四點二十分,不敢走開。)
  小真說‥「不用了吧!阿姐不會在意的。」(看來小真,還真是了解麗玉。)
 
  到了麗玉家樓下,上樓時,走到一半——
  小真居然說都沒說,就「搶」了阿文手裡的野薑花,帶頭上樓去啦! (她是想拿著野薑花,先去送給麗玉,讓麗玉猜猜看的——倒是教阿文,愣了一下呢!)
  阿文上樓,第一個見著的,是麗玉的妹妹……(還以為‥她是麗玉哩!麗玉當時,是在房間裡吧!)
  到了麗玉家裡,和麗玉匆匆一瞥……(那是第一次,和麗玉見面,但從頭到尾,都沒把麗玉看個清楚,所以‥印象很模糊。)
 
  和麗玉見面了……發現‥麗玉其實有很多人,關心著、依繞著。
  雖然‥有那麼多人、有麗玉在身旁,阿文卻彷彿‥回到自己的世界一樣,在「螢光幕」前,看一場戲,只覺得‥如夢似幻的……阿文呢!還是覺得很孤獨……像是‥「千山我獨行」一般……
  為麗玉唱了「生日快樂」~吃完了蛋糕。
  大家又提議‥到「KTV」唱歌……
  麗玉其實也不是很喜歡,那種場合,於是‥就問阿文‥「想不想回家了?」
  阿文便道‥「好呀!」
  麗玉於是就載阿文,回阿姨家去……兩人一路無語。
  晚上十一點多——
  阿文打電話給麗玉,問‥「麗玉回到家沒? 有沒有迷路?……」竟因一時無話可說,怕是‥「沉默無了時」,只得說再見、道晚安——把電話掛了。
  回想整個過程,還是如夢似戲——似實還虛……只是覺得累,像看了一天的電視一樣,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。 (原敘於信件‥B8A12。)
 
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 
  故事講完啦!
  呵呵!蠢蠢的阿文,第一次送花,給一個女子,送的居然是〈野薑花〉哩!
  好不容易,千里迢迢的,帶著那「要死不活」的野薑花,卻也沒能「親手」,交給她呢!
  雖然‥原本想送「一百朵」,卻只摘到「十一朵」,而送到麗玉手中,只剩下「五朵」,不過‥「禮輕情意重」嘛! 倒把麗玉,給感動得要哭要哭的。
  只是‥看到阿文的出現,麗玉也沒啥「驚喜」的,因為‥小真的安排,早就被她給看穿啦! 看到野薑花,她就知道‥阿文來啦!
  突然想起,這麼一首歌‥《野薑花的回憶》——
   ˙三月裡,微風輕吹,吹綠滿山遍野,
    雪白又純潔,小小的野薑花。
   ˙偶然一天,沉默的你,投影在我的世界裡,
    一朵朵,野薑花,點綴生命的芬芳。
   ˙三月裡,小雨輕飄,飄過滿山遍野,
    每一朵,野薑花,都是我的回憶。

 
  註‥《野薑花的回憶》一歌,專輯‥風兒別敲我窗。
    作詞‥靈漪。作曲‥林詩達。編曲‥林家慶。演唱‥劉藍溪。
 
  野薑花,一種再平常不過的花了,感覺上,總沒有玫瑰,來得嬌艷,然而‥她卻會帶給許多人,許多記憶——
更教人相信的是‥那些記憶,都會是‥美麗、浪漫而動人的。
  朋友們!你有屬於自己‥關於野薑花的回憶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10.二 17:00:00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 ◎野薑花的回憶
           ○詞:靈漪/曲:林詩達/編曲:林家慶
           ○專輯:風兒別敲我窗/唱:劉藍溪
˙三月裡,微風輕吹,吹綠滿山遍野,
 雪白又純潔,小小的野薑花。
˙偶然一天,沉默的你,投影在我的世界裡,
 一朵朵,野薑花,點綴生命的芬芳。
˙三月裡,小雨輕飄,飄過滿山遍野,
 每一朵,野薑花,都是我的回憶。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歌名:野薑花的回憶
作詞:靈漪
作曲:林詩達
歌手:劉藍溪
編曲:林家慶
專輯:風兒別敲我窗
語言:國語
發行:Sony
年份:1978年
 

2006/09/26

◎寫網誌的壞處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06:54:16

   ◎寫網誌的壞處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一、時常得寫些新文章、搞些新花樣,才能吸引、留住讀者,
  如是絞盡腦汁,頭髮白得好快。
二、為了「豐富、充實」自己的網誌,寫太多私事,結果‥
  彷彿把自己,攤在陽光下,被別人給看透了,一無隱私。
三、老是關心‥身旁親人、朋友的狀況,但其實更關心的,是為了‥
  擷取題材,好能寫網誌……
  於是‥親友們,都不敢跟你,聊得太多,免得成了你文中的「主角」。
四、不可以在網誌裡,偷罵別人、說別人壞話,要不然‥會成為呈堂證供。
五、跟朋友講笑話、聊話題時——
  他竟然說‥「我在你網誌上,看過了……」
  於是‥話就講不下去啦! 尬尷…… ^o^|||~~
  (拜託!看過,也要裝作不知道,再聽一次,好嗎?)
六、雞皮蒜毛的事,也得小題大作(誇張)一番,讓你越來越會吹牛。
七、沒人留言,就覺得失望;有人留言,又得傷腦筋回應。
  到底是為了啥?為了誰,才寫網誌的呀?
八、有事沒事、三彎五轉,就會晃到自己的網誌看看,真是太浪費時間啦!
九、花太多時間,呆(待)在電腦前,結果是‥傷眼、傷神、傷身……
  昔日寫作的靈感觸角,彷彿變遲頓啦!老覺得腦袋空空,只一個累字了得。
  (真該關了電腦,重新拿起「筆紙」來寫啦!)
十、以為藉著網誌的交流,能夠「以文會友」,事實卻是‥
  在虛擬如夢境的世界裡迷失;(夢境不實——憶念,卻是真的。)
  在現實中,與自己的親人、朋友,更加疏離啦!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09.26.二 06:40:39
 

2006/07/04

◎輕妝淡抹方宜人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10:54:06

   ◎一點淡妝

                 ⊕Clair 撰

  「化妝是一種禮貌。」
  時常能聽到這一句話,可是到最近,我才能體會這一句話。
  以前,在服務業打工時,常被要求要化妝,那時,還在唸書的我,連塗個口紅,都覺得不自然,我自以為是的,認為‥「自然就是美」,也認為‥「不保養,就是最好的保養」,但隨著年齡增長,越覺得‥那是不正確的想法,這問題,我想了一陣了,未來也許會繼續想。
  「自然不一定美」,我不只是單純的,指外貌的彩妝,事實上,人與人相處時的應對進退,也需要「妝」,這化妝的技術,可又是另一種本領,可不是每個人,都能化得好——但有人化得太好、太濃,待卸妝後,判若兩人,我想也不太好,所以我覺得‥淡妝就好——外貌如此,人生也如此。
  讓我有感覺的原因,是從感慨人性的「裝」,開始產生的。
  我懊惱我的「真」愚蠢,也許愚蠢是我的真,我要學習‥把與人相處的「妝」化好,因為‥這樣是一種禮貌,也能少悼一些輕視的眼光。這樣的形容,好像有點偏頗,可能說‥「要修飾我們的外貌、充實我們的內在,注意我們的應對進退」,比較適當,可是‥那老掉牙的台詞,並不能讓我有感觸,我的感觸,還是‥人生的「妝」,如何「妝」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7.01.日 23:15:45 初稿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【阿文的回應】
Clair:
  最近,一無靈感,好寫些什麼——作家,真要變成「坐家」啦!
  看妳寫的這篇‥《一點淡妝》,也就寫了點感想,請移駕至阿文的網誌看看!
  感謝妳嘍!
                 阿文
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7.04.二 10:35:00

 

   ◎輕妝淡抹方宜人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當女人的妝,越化越濃時,就表示‥對自己,越來越沒信心。
  化妝當是輔,而非為主。濃妝艷抹,是反客為主,像戴上「面具」一樣,失去「本來面目」,也就不是自己啦!
  小丑、戲子,化上濃艷、奇特的妝,那是因為‥他在演別人,而不是演自己。
 
  當稱讚女人說‥「哇……妳這套衣服,好漂亮啊!」
  女人便會喜孜孜,笑了開來。
  阿文就覺得奇怪‥
「衣服漂亮,又不是人漂亮,這有什麼值得好高興的?
 若是稱讚‥『哇……妳真有眼光,買了這麼一套漂亮的衣服!』
 因為『眼光好』,這要高興,也才是個好理由呀!」

  「妝」,亦何嘗不是呢?
  當人稱讚‥「哇……妳今天,好漂亮啊!」
  先別高興得太早,因為‥或許別人,所稱讚的是「妝漂亮」,而非「人漂亮」呢!
  (只是‥女人要為這些「客套的假話」而高興,也難可厚非啦!
若說‥「哇……妳化妝技術真厲害!把自己『妝』得這麼漂亮!」
此雖是真話,然而‥想必女人是不會喜歡聽到的。」
 
  人謂‥「化妝是一種禮貌。」
  阿文覺得‥「化妝,當是一種陪襯,而非一種掩飾。」
  「陪襯」者,從旁襯托也。用來烘托主體,使主體更明顯突出的事物,稱之為陪襯。
  陪襯者,若是過於「搶眼」,也就會「喧賓奪主」啦! 譬如‥
  女孩子,第一次與網友見面,不敢單獨赴約,也就找朋友同行。
  結果‥網友卻看上她的朋友,因為‥她的朋友,比她漂亮。這可真會叫人嘔死呢!
  「掩飾」者,掩蓋裝飾。 常被用於負面,像是‥「掩非飾過」。
  濃妝艷抹,就會遮蔽「真相」——令人有「沒臉見人」的感覺呢!
  掩飾者,往往就會變成「虛偽」。
 
  人際之間的往來,謙恭、客套,本是一種禮貌,但以「真誠正直」為主——
倘若「虛情假意」,那麼‥即使表現謙卑,也只是「扮豬吃虎」的手段;就算對人讚美,也只是「阿諛奉承」的策略……一切,都會變得「矯揉造作」,而顯現一副「小人嘴臉」,令人心生厭惡。
  處世固當圓融,設若心懷奸邪,那可比戴上鬼面具嚇人,更加令人可怕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7.07.04.二 10:07:20 初稿
 
 ※阿文回應Clair寫的《一點淡妝》一文。
 ※阿文過去,所寫的,關於「化妝」的一些話‥
  按此前往下載檔案:B1b02.xls閱讀。
 
  淡雅清麗最可人、濃妝艷抹會嚇人。
 

2006/06/05

◎酒精丸子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16:10:03

   ◎酒精丸子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阿文問道‥「有誰能替我製造,一種‥『酒精丸子』呢?」
  人問‥「什麼『酒精丸子』?」
  阿文答道‥「一小顆,就等於一瓶‥酒精濃度百分之九十之高粱酒的丸子——最好做得像『魚肝油丸子』似的,便於吞服。」
  人問‥「為什麼要製造這種‥『酒精丸子』呢?」
  阿文道‥「一者、省錢;二者、省時;三者、省事;四者‥製造商,可以大賺錢;五者、可以完成阿文的心願。」
  人問‥「怎麼說?」
  阿文道‥「一者、省錢‥一瓶高粱酒,要好幾百元,乃至幾千元;一顆酒精丸子,定價就五元吧!想要『買醉』的人,可就省了好多錢呢!
二者、省時‥台灣人喝酒……其實‥全天下,有很多人,喝酒,都不是在『品酒』,而是在『拚酒』,一喝酒,就停不住,時常都要喝得『不醉不歸』,乃至喝得『醉不得歸』;喝酒不喝醉,就不甘心,每每喝得爛醉如泥——英雄變狗熊、一條龍變一條蟲;喝酒,總是浪費很多時間,若有『酒精丸子』,吃一顆,不到三、五分鐘,馬上醉倒,那可就省了很多‥『喝酒的時間』啦!而且,最好是‥吃一顆,就能醉上一整天。
三者、省事‥喝酒的人,老愛借酒裝瘋,酒後鬧事,或是酒醉駕車,危害自己、危害別人的安全,製造很多家庭、人生的悲劇——若能很快,就讓他醉倒,醉得不省人事,那麼‥也就會省了很多很多事端啦!
四者、製造商,可以大賺錢‥此乃『薄利多銷』之策也!想喝酒的人,就不必花很多錢買酒,因此‥可以造福那些‥酒肉朋友是也!
五者、可以完成阿文的心願‥讓『國家菸酒公賣局』的『酒廠』,關門大吉。
  人問‥「為何你希望‥公賣局的酒廠,關門大吉?」
  阿文道‥「酒,是亂人心智、傷人身體的東西,國家竟還設『公賣局』,靠它來『賺錢』,危害自己的人民,這真是很渾蛋也!政府,當是站在‥勸誡、輔導民眾『改酒、戒酒』的位置上,那才對呀!而不是‥一方面,製酒賣民眾賺錢;一方面,又抓酒醉駕車者,收取罰金……」
  人問‥「那酒精丸子,不也會亂人心智、傷人身體嗎?你還想製造啊!」
  阿文道‥「那是為愛喝酒的人著想,也為不喝酒的人著想呀!愛喝酒的人,可以因為『酒精丸子』,而省錢省事;而他的家人、親友,也能因此,而省錢省事呀!所謂‥『兩害相權取其輕』——這是非常無奈的做法。」
  人問‥「酒精丸子,吃下去,三、五分鐘就醉倒,還醉上一整天……這樣好嗎?」
  阿文道‥「反正‥有些人,活著,找不到人生的意義、方向、標的,心志消沉,不圖振作,只會藉酒澆愁,還『但願長醉不願醒』——有酒精丸子,多方便啊!早上醒來,就吃一粒,醉到明天早上,才會醒來;醒來,再吃一粒,又醉到明天早上…… 那可就『省油又省米』啦!反正‥酗酒之人,別人看了,也很頭大,不知拿他怎麼辦,往往也只能‥眼睜睜的看著,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,而愛莫能助也!他要醉了、睡了,不煩人、不鬧事,也就算是‥天下太平啦!」
  人問‥「天天就這麼醉著、睡著……」
  阿文道‥「俗諺道‥『人到中年兩不堪,生不如意死不甘。』 他就算這麼‥醉死、睡死的話——也罷啦! 活著,對他們,乃至對周遭的人來說,無異都是一種折磨呀!」
  人道‥「你這麼說……好無情哦!」
  阿文道‥「所謂‥『自古多情空餘恨』哩!人生,就像是在畫紙上繪畫,有的人,並沒有盡心盡力,還胡作非為,結果‥把畫紙給畫壞了、畫爛了,那該怎麼辦呢? 能怎麼辦呢? 再換一張紙——重新再畫吧! 有些人,不用心生活,把這一生,過得亂糟糟的,能怎麼辦呢? 也只能‥下輩子,再重新來過啦!」
  人問‥「唉!果真能夠『重新來過』,那也好啦……對了!要是有人,拿『酒精丸子』,來做壞事,譬如‥讓女孩子吃……」
  阿文道‥「壞人要幹壞事,就算沒槍、沒刀、沒迷幻藥……沒『酒精丸子』,他也會用甜言蜜語去拐騙,或是用威逼利誘的手段,去進行他的壞事呀! 若因此,就要怪罪、歸罪於『酒精丸子』,那麼‥全天下,就當禁止賣槍、賣菜刀、水果刀、剪刀,或者是繩子、棍棒等等,連路旁的石頭,也都得清乾淨……連人的手腳,也都得綁起來;嘴巴也得貼上膠布,因為這些,都有可能,會被人拿來當『犯罪工具』呀!若要『追根究根』的話,當把腦子給挖起來——使人永遠不會再動『歪腦筋』呀!」
  人道‥「呵呵呵!你說得真是……太嚴重、太恐怖了吧!?」
  阿文道‥「事實如此呀!其實‥若能『善用』酒精丸子,則可助人也!」
  人問‥「哦!是嗎?」
  阿文道‥「外科醫生,要開刀的話,可以不用麻醉劑;病人只要服下酒精丸子,就可以‥『任人宰割』啦! 再者‥要是有病患,疼痛難當,或於將死之際,苦痛難言,皆可給予酒精丸子,以減輕其痛苦,這總比用『嗎啡』止痛,要來得經濟實用吧!」
  人道‥「呵呵呵!我真是‥服了你啦!」
  阿文道‥「酒精丸子,乃嗜酒、酗酒,又窮得缺錢買酒之人的福音是也!
聰明的釀酒業者,想賺錢的話,就趕快研製‥『酒精丸子』吧!
還要研製『多種口味』,乃至添加『維他命』的酒精丸子,那可就賺爆啦!
阿文不藏私守秘,公佈這個點子,讓你們賺大錢——
也只能希望‥你們賺了錢,就多做點善事吧!阿彌陀佛!」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06.04.日 12:00:00 撰稿
 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