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11/04/06

◎吃素食肉是與非

Filed under: 法海遊蹤 — avun1230 @ 09:22:18

 

   ◎吃素食肉是與非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二○○一年三月十一日星期五——
  日本本州島東北部,宮城縣以東海域,發生八.九級大地震,引發十公尺高的海嘯,致使成千上萬人傷亡,財物損失,難以估算。
  繼因地震,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,發生爆炸;接著,位於宮城縣的女川核電廠,在強震後,也引發大火,傳出輻射量,超過標準。
  面對日本,如斯天災人禍,世界各國(尤其鄰近各國),亦人心惶惶,深恐幅射塵飄來,危害自身安全……
 
  日本宮城縣東北部的漁港‥氣仙沼市,以盛產魚翅,而得聞名於世。
  所謂「魚翅」者,乃鯊魚鰭中,細絲狀軟骨,一直都被認為是珍饈佳餚。
  人類大量食用魚翅,已使得全球的鯊魚,日漸面臨滅絕。
  氣仙沼市的捕鯊量,約佔日本全國總量的九成,那地方的漁民,在宰殺鯊魚時,魚血流入海中,便染紅了一大片海水。(二○一○年,日本的捕鯊業中心氣仙沼市,總共捕殺約三萬一千五百噸鯊魚。)
  一些「有道人士」,不禁流佈著這樣的言論‥
日本宮城大地震、核電廠爆炸,乃因過度獵捕鯊魚之罪行,而受報應、遭天譴。
  (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說‥「日本人的自體意識,過於著重自我,凡事以私欲為主。這次海嘯,可以清洗這些執念,我覺得‥這次地震是天譴。」)
 
  台灣一些佛教、道教等,宗教團體,紛紛發起「消災法會、祈福法會」,或是「經懺法會」——期盼祈禱著‥勿遭天譴、勿遭報應,災難甚勿降臨寶島。
  一向素食的一貫道道親們,更加大力呼籲,社會大眾‥「當吃素,莫食肉。」
  慈濟證嚴法師,在日本震災後,函告全球慈濟人,其中有言道‥
「面對接連不斷的驚世大災難,只有人人,虔誠齋戒素食,
 以大懺悔的心,體認人類無止盡的貪欲,是造成人類苦難的源頭;
 覺悟清淨的心,才是地球永續生存的保障。」

  慈濟的師姊說‥「慈濟過去,不辦法會,但面對如此災難,也要舉辦『慈悲三昧水懺』,上人要弟子信眾們,至少吃素四個月,才能參加法會。」
 
  忽然憶起,昔日於「基隆廟口」,見一比丘尼,在一賣葷食攤前,努力地,講述「吃素功德、食肉罪過」,盼能勸化老閣娘。
  只見那老闆娘,表情由不解、無奈,變成不睬,繼而不耐、不屑、厭惡……
  後來,老闆來了,向比丘尼說‥「我們還要做生意,請妳走開吧!」
  阿文與友人,逛了一圈之後,又見那位比丘尼,在另一賣葷食攤前,努力地,講述「吃素功德、食肉罪過」……
  阿文不禁要欽佩那位比丘尼‥百折不撓、不氣餒的勇氣與毅力,但也不禁要為其「不識時務」的作法,而感到憂心、捏一把冷汗呢!
 
  吃素食肉的功與過、是與非、對與錯,一直是人們討論的話題。
  阿文也曾經是個很熱心,想「勸人少吃肉、別吃肉」的人,但見多了、想多了之後,有所感悟,再也不如是‥「惹人厭、討人嫌」地,勸人「要吃素、別吃肉」了。
  但觀芸芸眾論‥
「吃素的功德,比佈施還大。」
「吃素功德,勝過財物佈施。」
「佛說‥『吃素的功德,比任何物質佈施的功德,要大百千萬倍。」
「佛經說‥『僅僅是吃素功德,就可往生天界。』」
「吃素者,長養慈悲心,快得成就。」
「食眾生肉,斷大悲種。」
「食肉之事,為大罪過;食肉之人,為真羅剎。」
「吃肉罪過無邊,吃肉即非佛子。」
「食肉者,死墮惡道。」

  這些論述,似是而非,只是一些好心、善心的大德、居士、長者、師父們,為了「勸人吃素」,於是就「假『佛說』、假『佛經說』」一番,好能增其「權威」,教人信服。
  事實上,佛並非「素食主義」者;佛與常隨弟子們,托缽乞食,並不分別素食、葷食;佛也沒告訴弟子們,必要素食,才有功德、才能成就。
  佛之所以成佛、阿羅漢之所以成阿羅漢,成不成就,問題不在於「飲食」如何,乃是在於「業行」如何。
  我們自稱佛弟子,自稱學佛,不在「業行」上用功,卻在「飲食」上用功,實在是「本末倒置」也!於是乎‥儘管吃素一輩子,也不見得,真能有什麼成就。
  若吃素,真有功德、快得成就,吃素即可生天的話——
那麼‥馬、牛、羊、兔等,食草動物,當是更有功德、更快成就,死即往生天界,乃至更快成佛作祖——大家學著吃草,豈不更加有功德、更快成就?
  故知世人所言‥
「吃素快得成就,功德比佈施大,死可生天。」只是‥好聽的話,而非如實語。
  若食肉,果真罪過、斷大悲種的話——
佛在宿世修菩薩行時,曾割肉飼鷹、捨身餵虎、捨身供養餓鬼;因世饑饉,而願作摩竭大魚,以肉餵人——菩薩自己不食肉,卻以肉供養眾生,害他眾生,因食肉而得罪過、斷大悲種,豈非更大罪過? 再說‥佛在世時,與其出家弟子,並非素食,亦吃魚肉,豈非罪過無邊、斷大悲種,如是豈能成佛、成阿羅漢?
  故知世人所言‥
「食眾生肉‥斷大悲種、罪過無邊。」只是‥危言聳聽,真是‥豈有此理?
 
  須知‥「素食」乃是老喜歡,跟佛作對頭的提婆達多,所倡導的。
  《四分律》(大正二二冊五九四頁上)‥
  時,提婆達,即往伴比丘所語言‥
「我等今可共破彼僧輪,我等死後,可得名稱言‥
 沙門瞿曇,有大神力、智慧無礙,而提婆達,能破彼僧輪。」
  時,提婆達伴,名三聞達多,智慧高才,即報言‥
「沙門瞿曇,有大神力,及其弟子徒眾,亦復如是,我等何能,得破彼僧輪?」
  提婆達言‥
「如來常稱說‥頭陀少欲知足,樂出離者。
 我今有五法,亦是頭陀勝法,少欲知足,樂出離者‥
『盡形壽乞食、盡形壽著糞掃衣、盡形壽露坐、
 盡形壽不食酥鹽、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。』
 我今持此五法,教諸比丘,足令信樂。」

 
  提婆達多認為‥「佛食魚肉,我不食魚肉,佛不及我,故我比佛,更有功德、更有成就。」於是主張素食,為了倡導素食,不免就要宣傳,種種「素食功德」以利誘;而論說種種「食肉罪過」以恐嚇,教令大眾信服。
  古印度民眾,一向尊重、讚嘆苦行者,提婆達多,其論一出,立即引來,眾多樂於苦行的年輕比丘,以及外道行者的響應、支持、追隨,成為一股對抗佛陀的強大勢力。
  《四分律》(大正二二冊五九四頁中)‥
  佛告諸比丘‥
「提婆達,今日欲斷四聖種。何等四?
 我常以無數方便,說衣服趣得知足,我亦歎說,衣服趣得知足。
 我亦以無數方便說,飲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趣得知足,
 亦歎說,飲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,趣得知足。
 比丘當知‥提婆達,今日欲斷四聖種。」

  可想而知‥佛的心情,是如何的沉重乎?
  佛及弟子,吃魚吃肉,在提婆提多的主張中,「得無邊罪過、斷了大悲種」,於是‥佛哪值得尊敬?人人不學佛、不聽佛說,而學提婆達多去了。
  時至今日,我們自稱學佛、為佛弟子,卻不能辨別「法非法、義非義」,於無知中,憑著赤誠的善心,卻成了提婆達多的忠實信徒(打手),怎麼也搞不清楚‥
為何好心好意地「提倡素食、不食魚肉」,會導至「斷四聖種」,乃至於「破僧、滅佛」?
  所謂「四聖種」,指的是出家人,所賴以為生的‥衣服、飲食、臥具、醫藥。
由於出家人,不事生產,此四種生活資具,皆來自於在家人的供養;比丘持缽,依次乞食,不分貴賤人家,七家為止——果真要「吃素」的話,乞食便有困難。
  在家人,見佛弟子食魚肉,而提婆達多弟子,不食魚肉,故道‥
「佛弟子,不如提婆達多弟子殊勝。」
便於四事供養,逐漸打折扣,乃至不再敬重、尊崇佛弟子。
  提婆達多,破僧、滅佛之計,果然得逞矣!
 
  如今,吃素之功德利益,更誇大為‥
「吃素的功德,比佈施還大。」
「吃素功德,勝過財物佈施。」
「佛說‥『吃素的功德,比任何物質佈施的功德,要大百千萬倍。」
「佛經說‥『僅僅是吃素功德,就可往生天界。』」

  好啦!在家居士,只要吃素就好,吃素功德,勝於財施,吃素就能功德無量,何須對於出家眾,作「飲食、衣服、臥具、醫藥‥四事供養」?
(也難怪‥中國、台灣,現代的僧團,每須「自食其力」。)
  提婆達多,破僧、滅佛之計,果然得逞矣!
 
  佛制「日食一餐、過午不食」,中國、台灣的僧眾,不行乞食,還日食三餐,既出了家,也得在飲食上,花工夫張羅,自炊自食——
至於現代,寺裡的飲食,往往料理得跟餐廳似的,色香味俱全,精緻可口,難怪諸多出家人,吃素也能吃得肥肥胖胖的。
倘於飲食上用功、放逸、不知量、不知足、不知止,所謂修行,無形之中,也就大打折扣矣!
 
  佛陀只教弟子們「戒殺」,但好心好意的外道、居士、大德、高僧們,更加以延伸為「不吃肉」——實際上,「殺生」與「食肉」,是兩碼子事,卻被「素食主義」者,給畫上等號。
  食肉,只是殺生的原因之一,人之所以殺生,有種種原因,就算不食肉,也會有人會殺生;而食肉,也未必一定要殺生。
  有言‥「食肉助長殺業。」
  這話,倒也說得通,譬如‥
海產店到旺季,生意好,不免就要多批些水族、魚貨來賣。
賣豬肉的,星期假日、逢年過節,生意好時,不免就要多宰幾頭豬。
  但人之所以殺生,其理由多得很‥
有因貪而殺生者‥如圖口腹之欲,而殺熊取熊掌烹食;
        如欲得狐裘而殺狐、如欲得象牙而殺象、
        如欲得貂皮大衣而殺貂、如欲得蠶絲而殺蠶繭。
有因瞋而殺生者‥如蚊子叮人,忿而殺之;蟑螂看了就討厭,必殺之而後快。
有因痴而殺生者‥如宰殺牛羊豬、雞鴨鵝、魚蝦等為牲禮,祭祀鬼神。
有因慢而殺生者‥人自謂高等動物、萬物之靈,故對於鳥獸蟲魚,要殺便殺。
有因懼而殺生者‥如害怕禽流感,危及人類,便大舉撲殺,乃至活埋雞鴨;
        如害怕口蹄疫,危及人類,便大舉撲殺豬;
        如害怕狂牛症,危及人類,便大舉撲殺牛。
  可見‥就算全人類都素食,也未必能止斷殺業——
  正常人,不吃人肉,但殺人害命之事,可也沒停止過啊!
  那些穿皮大衣、穿絲綢、穿皮鞋、背皮包、坐皮沙發、蓋蠶絲被者,不也統統都是殺生者的「幫兇」嗎?
  再說‥眾生者,有生不免自然老死,若不自己動手殺,亦不教人殺,而食‥
「不見殺、不聞殺、不疑為我殺、自死、鳥獸殘‥五淨肉」,豈負殺生之名耶?
  譬如‥獅子為填飽肚子,獵殺糜鹿,此有殺生之名;然禿鷹只是撿便宜,食其殘屍,禿鷹豈負殺生之名?
  譬如‥鯨魚攔淺身亡,眾多肉食動物,群集食之——鯨魚乃自死,眾多肉食動物,食此鯨屍,豈負殺生之名?
 
  或道‥「己欲食肉,致使他人殺生——我不殺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」
  但問‥「素食,就不會助長殺業嗎?」
  若稻、麥、玉米、黃豆,需求量大增,農民砍伐雨林、焚燒草木,廣作田地以種植,此行豈不致使,眾多昆蟲鳥獸傷亡?
  墾地除草時,亦不免致使,蟲蟻小獸傷亡。
  為防蟲害,不論手抓、誘捕,都不免傷生害命;若噴灑農藥,死傷更難數計。
  番薯、花生、玉米,每遭田鼠光顧,農民不堪受損,不免想方設法,予以驅逐,乃至捕殺、毒殺,豈不傷生害命?
  澳洲之袋鼠、野兔,繁衍過盛,侵害農作物,農民不堪受損,不免想方設法,予以驅逐,乃至捕殺、毒殺,豈不傷生害命?
  稻田、麥田、玉米田中,常有鳥類,築巢下蛋,如今以收割機收成,豈不傷生害命?
  如此亦是‥「己欲吃素,致使他人殺生——我不殺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」
  若素食者,不昧著良心,睜眼說瞎話,自欺欺人欺眾生,當知‥米麥蔬果之收成,也是犧牲眾多昆蟲、小獸之性命而獲得的。
  一隻牛被宰,或可供五十人,一餐之食;若五十人吃素,一餐之量,得需多少米麥蔬果?為了收成此量之米麥蔬果,其過程中,又會造成多少「冤魂」呢?
  一隻牛,是一命;一條蟲,也是一命——彼命此命,有何貴賤輕重之分?
  想想‥吃素所害死的生命,難道不比食肉,所害死的生命多嗎?
  素食者,怎敢稱誇自己「吃素功德」,而數落他人「食肉罪過」呢?
 
  或有言‥「吃素長壽、食肉短命。」
  須知‥人命壽夭,決定於人之業報(身口意行)‥
善業善報‥福德大者,生則長命,樂多苦少;福德少者,生則短命,樂少苦少。
惡業惡報‥罪過大者,生則長命,苦多樂少;罪過少者,生則短命,苦少樂少。
有人長壽,或因福德大者;有人長壽,或因罪過大者。
有人短命,或因福德少者;有人短命,或因罪過少者。
如罪重者,刑期甚長;而罪輕者,刑期則短。
若長壽而多病,求生困難、求死不能,多受折磨,苦痛難當,如此長壽何益?
若短命而健康,生時多樂、死時少苦,若還債盡,一身輕快,如此短命何妨?
  所謂「飲食、運動」,也只是「健康長壽」之助緣,而非主因也!
  注重飲食養生、醫藥衛生、運動強身之人,或得身體健康,然若福德不足,不因老病而死,恐因車禍、意外而亡也!
  素食者,倘若偏食、貪食,於飲食放逸,一樣會危害身體健康啊!
  故知‥「吃素未必一定長壽、食肉未必一定短命。」
 
  吃素食肉,實無所謂「功過、是非、對錯」的問題,該談論的,當是‥
吃素有何好處、壞處、優點、缺點;食肉有何好處、壞處、優點、缺點。
  實勿稱誇‥吃素功德;亦勿數落‥食肉罪過。
  在家居士,應勸導的,不是‥「你當吃素、你別食肉。」而當是‥
「你該飲食知量、該注意營養均衡,好維持身體健康。
 當如何吃,才能攝取均衡的營養。」

  頗有葷食者,吃得瘦巴巴;也有葷食者,吃得肥滋滋。
  頗有素食者,吃得瘦巴巴;也有素食者,吃得肥滋滋。
  其人顯然,營養失衡,而有害身體健康。
  若真為修行,所該問的,則非「當素食乎?可葷食乎?」而應是‥
「我於飲食,有無放逸?
 我於飲食,有無貪乎?
 我於飲食,有無瞋乎?
 我於飲食,有無痴乎?
 我於飲食,有無慢乎?
˙若飲食時‥
 好吃,當如實知好吃;難吃,當如實知難吃。
 但不因好吃而生貪,亦不因難吃而生瞋。
 若好吃者,心欲多吃,便是生貪。
 若難吃者,心起厭嫌,便是生瞋。
 倘是不知‥好吃難吃,便是生痴。
 於飲食生貪而不知、於飲食生瞋而不知,便是生痴。
˙若飲食時,起勝負想‥
 我因富貴,方得此食;他人貧賤,不得此食。
 我能素食,高人一等;他人葷食,低我一等。
 如是心念,是為傲慢。
˙若於飲食,有所放逸、貪瞋痴慢,當知止斷。
 如不止斷,其心自污,其行則劣,其德當敗。
˙飲食功德,非自素食,乃得自於,能夠止斷‥貪瞋痴慢。
 飲食罪過,非自葷食,乃得自於,未能止斷‥貪瞋痴慢。

˙飲食當懷感恩心‥因眾人辛勤所作,我方得此飲食。
 飲食當懷慚愧心‥因眾生有所犧牲,我方得此飲食。
˙人身雖難得,但也無須『養尊處優,過於寵愛』——
 飲食者,只是為了滋養、維持色身,好能運用,此身修行;
 倘不善用此身,不知修行,縰使長壽,又何所益?」
 
  世間無常、國土危脆。
  如今,資訊發達,一處發生重大天災人禍,即傳遍全球。
  世人不免起「天譴、報應、自作孽不可活」之說。
  雖是「惡業所致惡報」,但面對災難,當起慈悲心,哀矜憐憫,而非幸災樂禍。
  每見世人,論說殺生之報,而食肉者,便不免要遭池魚之殃,彷彿食肉,也是罪大惡極之事。
  今撰此文,或為食肉者,平反冤屈,但非為支持、鼓勵食肉——
  唯盼見聞者,能多想想,當持正知正見、平心而論‥
不必稱誇吃素功德、亦莫數落食肉罪過也!
                  2011.04.05.二 12:12:34 初稿
 
~~~~~~~~~~
◇日本驚震,證嚴法師致全球慈濟人信函:按此前往閱讀。
 
 

廣告

4 則迴響 »

  1. 「吃素的功德,比佈施還大。」
    「佛說‥『吃素的功德,比任何物質佈施的功德,要大百千萬倍。」
    「佛經說‥『僅僅是吃素功德,就可往生天界。』」
    「吃素者,長養慈悲心,快得成就。」
    「食眾生肉,斷大悲種。」
    「食肉之事,為大罪過;食肉之人,為真羅剎。」
    「吃肉罪過無邊,吃肉即非佛子。」
    「食肉者,死墮惡道。」

    Q:這些論述,似是而非,只是一些好心、善心的大德、居士、長者、師父們,為了「勸人吃素」,於是就「假『佛說』、假『佛經說』」一番,好能增其「權威」,教人信服。
    A:这些都是佛经原文所记载,请自行查证。比如:

    【大方广华严十恶品经】
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食肉者得何等罪。佛告迦叶。善哉善哉。一切众生不食肉者。是吾遗腹之子。则非凡夫。善男子。一切众生若受大乘大般涅槃。善男子。一切众生若住一劫不听食肉。世尊。食肉者堕何处地狱。佛告迦叶。食肉者堕阿鼻地狱。纵广正等八万由旬。四方有门。一一门外各有猛火。东西南北交通彻地。周匝铁墙铁网弥覆。其地赤铁。上火彻下。下火彻上。铁鉫铁钮铁衔铁[金*亥]。持火烧之。驱食肉之人入此地狱受其大苦。心生重悔而怀惭愧。又莫更食。犹如浊水置之明珠。以珠威力水即为清。如烟云除月则清明。作恶能悔亦复如是。佛告迦叶。一切众生食肉者断大慈种。不食肉者有大功德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煮肉炙肉斩肉杀生之人分别几处。佛告迦叶。煮肉者堕镬汤地狱。纵广五百由旬。其中有水其下有火。持火烧之溃溃乃沸。驱煮肉之人入此地狱受其大苦。炙肉之人堕炙床地狱。纵广八万由旬。其上铁床其下有火。持火烧之。驱炙肉之人卧之在上。肉干燋烂受其大苦。斩肉之人堕剉碓地狱。其中力士其数五百。斩令万段吹令微尘还复受其大苦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食肉者非如来弟子。即是外道眷属也。佛告迦叶。食肉者不觉不知不闻不见当食肉。或君食臣肉。或臣食君肉。或子食父肉。或父食子肉。或弟食兄肉。或兄食弟肉。或妹食姊肉。或姊食妹肉。或妻食夫肉。或夫食妻肉。佛告迦叶。食肉之人即食父母眷属肉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食肉者堕何处地狱。佛告迦叶。食肉者堕粪秽地狱。纵广正等八万由旬。其中有粪乃深万丈。驱食肉之人入此地狱受其大苦。五百万世无有出期。善男子。食肉者犹如群狗争骨各各贪多。食肉之人亦复如是。善男子。斩肉者即斩其父。割肉者即割父肉。割害其母。譬如父死必作牛羊持刀害之。即是其父。一切众生心则颠倒。食肉者即食父肉。啮骨者即啮父骨。若饮肉汁者即饮父血。善男子。一切众生若有惭愧不应食肉。虽先食肉又能发露心生重悔。亦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唯愿如来为我解说。破斋者堕何处地狱。佛告迦叶。破斋者堕饿鬼地狱。其中饿鬼身长五百由旬。其咽如针。头如太山。手如龙爪。朝食三千暮食八百。一呼三万驱。破斋之人入此地狱受其大苦。复离此地狱绕其太山山犹如绯色驱。破斋之人将背倚之。肉干燋烂受其大苦。复离此苦转形更受。善男子。若食斋讫者。或裹斋食者与父母兄弟君臣师长朋友知识。未来世中堕铁轮地狱。左腋入右胁出融铜灌口。若受斋食者亦复如是。佛言。食鸡肉者当堕地狱。三人共偿倍半相迎同入地狱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实如圣教实如圣教。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唯愿如来为我解说。不饮酒不食肉者得几所福。佛告迦叶。假使有人象马牛羊琉璃珍宝璎珞国城妻子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人百千两金遍满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能铸金为人数百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人造作幡华宝盖遍满三千大千世界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

    【梵网经】
    若佛子。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。断大慈悲性种子。一切众生见而舍去。是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。食肉得无量罪。若故食者。犯轻垢罪。

    【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】
    吾当度六种之人 第一度者。孝顺父母敬重三宝 第二度者。不杀众生 第三度者。不饮酒食肉 第四度者。平等好心不为偷盗 第五度者。头陀苦行。好修桥梁并诸功德 第六度者。怜贫念病。布施衣食。极济穷无。

    【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】
    清净比丘及诸菩萨。于岐路行不踏生草。况以手拔。云何大悲取诸众生血肉充食。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。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。如是比丘于世真脱。酬还宿债不游三界。

    【央掘魔罗经】
    我于无量阿僧祇劫恒河沙生,舍离一切鱼肉美食,亦教众生令舍离故,生美妙身。

    【佛说佛名经】
    马头罗刹答曰。此诸沙门受佛净戒而不净持。心无慈心饮酒食肉言无罪报。食肉之罪理不可恕。以是因缘故受此罪。宝达菩萨闻之悲泣而去。

    【师子素驮娑王断肉经】
     多劫食肉杀生者,  夙习故入师子胎,
    (……)
     号为师子素驮娑,  御殿朝政理臣民。
     师子展转恶习故,  多劫食肉害众生,
     虽居人王不食谷,  唯餐鸟兽水陆虫。
    (……)
      又念:“过去阿僧祇劫,释提桓因处忉利宫,以于过去食肉余习,变身为鹰而逐于鸽。我时作王,名曰尸毗,愍念其鸽,枰身割肉代鸽偿命。尸毗王者,我身是也,后当作王名曰闻月;其时帝释化为鹰者,后当作王师子素驮。释试我故尚生恶道,况余众生无惭专杀,食啖血肉无止足时。”
      一切众生从无始来,靡不曾作父母亲属,易生鸟兽,如何忍食?夫食肉者,历劫之中生于鸟兽,食他血肉展转偿命。若生人间专杀嗜肉,死堕阿鼻无时暂息。若人能断一生食肉,乃至成佛无由再食。

    【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缘不食肉经】
    舍利弗白佛言:“时彼仙人,投火坑已,为生何处?”佛告舍利弗:“时彼仙人,投火坑已,生于梵世,普为一切说大梵法,乃至成佛转大梵轮,所说经典亦名“慈三昧光大悲海云”。“所制波罗提木叉,不行慈者名犯禁人;其食肉者犯于重禁,后身生处常饮热铜,至彼仙人得作佛时,如《弥勒菩萨下生经》说。”

    Q:事實上,佛並非「素食主義」者;佛與常隨弟子們,托缽乞食,並不分別素食、葷食;佛也沒告訴弟子們,必要素食,才有功德、才能成就。
    A:佛陀制戒,說明不可食一切肉,這裡引經為據:

    【佛说大般泥洹经】
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我从今日制诸弟子,不听食三种净肉,及离九种受十种肉,乃至自死一不得食。

    Q:我們自稱佛弟子,自稱學佛,不在「業行」上用功,卻在「飲食」上用功,實在是「本末倒置」也?
    A:吃肉是在造惡業,所以不吃肉是在『業行』上用功。

    Q:儘管吃素一輩子,也不見得,真能有什麼成就。
    A:吃素功德,非肉眼能見,儘管吃素積德,也有可能因其他惡緣而不現,怎能說『不見得有』,而認為『完全沒有』?

    Q:馬、牛、羊、兔等,食草動物,當是更有功德、更快成就,死即往生天界,乃至更快成佛作祖——大家學著吃草,豈不更加有功德、更快成就?
    A:動物之所以會投生成動物,是因為他們前世所造的惡業所致,所以他們都處在還債的狀態,即使不吃肉也未必能升天,所以不能說『食草動物更有功德』。而且你確定人家說的是『草食動物吃素也可以升天』,而不是說『只有肉食或雜食的生物吃素可以升天』嗎?

    Q:「吃素快得成就,功德比佈施大,死可生天。」只是…好聽的話,而非如實語。
    A:吃素的意思是不殺生不吃肉,不殺生就是布施眾生『無畏』,以無畏故,無怨、無憎、無害。這裡引經為據:

    【佛说五大施经】
    佛.世尊一时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,与苾刍众俱。
    佛告诸苾刍言:“有五种大施,今为汝说。何等为五?所谓:一、不杀生,是为大施;二、不偷盗;三、不邪染;四、不妄语;五、不饮酒。是为大施。
    “以何义故,持不杀行而名大施?谓不杀故,能与无量有情施其无畏。以无畏故,无怨、无憎、无害。由彼无量有情得无畏已,无怨憎害已,乃于天上、人间得安隐乐。是故不杀名为大施。不偷盗、不邪染、不妄语、不饮酒,亦复如是。”

    【大方广华严十恶品经】
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。世尊唯愿如来为我解说。不饮酒不食肉者得几所福。佛告迦叶。假使有人象马牛羊琉璃珍宝璎珞国城妻子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人百千两金遍满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能铸金为人数百持用布施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复置是事。假使有人造作幡华宝盖遍满三千大千世界。犹亦不如有人能断酒肉。百千万分不如其一。

    Q:佛在宿世修菩薩行時,曾割肉飼鷹、捨身餵虎、捨身供養餓鬼;因世饑饉,而願作摩竭大魚,以肉餵人——菩薩自己不食肉,卻以肉供養眾生,害他眾生,因食肉而得罪過、斷大悲種,豈非更大罪過?
    A:佛陀宿世都是自願以自身肉布施,所以食者無罪,而現在人們所吃的動物肉,不是那些動物自願給人們吃的,所以食者有罪。

    Q:佛在世時,與其出家弟子,並非素食,亦吃魚肉,豈非罪過無邊、斷大悲種,如是豈能成佛、成阿羅漢?
    A:其實佛教的戒律是『不可吃所有肉,但為了治病可吃』,所以才會有『可吃魚肉』的誤會,這裡引經為據:

    【弥沙塞五分戒本】
    若诸家中有如是美食。乳酪酥油鱼肉。若比丘无病为己索得食者。波逸提。(波逸提=犯戒律之罪名)

    【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】
    若诸家中有如是美食乳酪酥油鱼肉。若比丘无病为己索得食者波逸提。若为病比丘索。若从亲里家。若知识家索。皆不犯。

    佛教的戒律是『不可吃所有肉,但為了治病可吃』,但實際上是要得到佛陀的許可,特別開例才可以吃的。

    Q:「食眾生肉…斷大悲種、罪過無邊。」只是…危言聳聽,真是…豈有此理?
    A:『食眾生肉…斷大悲種、罪過無邊。』真是…實話實說,這裡…引經為據:

    【梵网经】
    若佛子。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。断大慈悲性种子。一切众生见而舍去。是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。食肉得无量罪。若故食者。犯轻垢罪。

    Q:提婆達多言:『我盡形壽乞食、盡形壽著糞掃衣、盡形壽露坐、盡形壽不食酥鹽、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。』,提婆達多認為:『佛食魚肉,我不食魚肉』,佛告諸比丘:『提婆達多今日欲斷四聖種。何等四?我常以無數方便、我亦歎說,說衣服、飲食、床臥具、病瘦醫藥趣得知足。比丘當知,提婆達多今日欲斷四聖種。』為何好心好意地「提倡素食、不食魚肉」,會導至「斷四聖種」,乃至於「破佛、滅佛」?
    A:如果說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的意思是『這一輩子都不吃魚和肉,但為了治病可吃』的話,那麼佛所說的『衣服趣得知足。』對應提婆達多說的『盡形壽著糞掃衣』,『飲食趣得知足。』對應『盡形壽乞食』,『床臥具趣得知足。』對應『盡形壽露坐』,『病瘦醫藥趣得知足。』對應『盡形壽不食酥鹽』(酥鹽是可以用來治療某些疾病的。),五法斷四種,還有一法,那就是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,也就是說佛陀並沒有反對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。而且要怎麼證明提婆達多所說的『五法』是一百巴仙違反佛陀教理的呢?為什麼不能是提婆達多為了對應佛陀的『五戒』所以將四法加上一法而湊成『五法』?而且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是對應斷『衣服種』、『飲食種』、『床臥具種』、還是『病瘦醫藥種』?如果說是斷『飲食種』的話,那麼不吃魚和肉也能活得好好的,為什麼說會斷了『飲食種』呢?
    如果說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的意思是『這一輩子都不吃魚和肉,為治病也不可吃』的話,那麼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就會由『病瘦醫藥趣得知足。』來對應,但是這也只能說明佛教弟子『這一輩子都不吃魚和肉,但為了治病可吃』而已,也就是說佛陀和提婆達多都認為不可以吃肉,但是佛陀認為為了治病可吃,而提婆達多認為就算為治病也不可吃。
    之所以提婆達多沒有說『這一輩子都不吃魚和肉,為治病也不可吃』,而是說『盡形壽不食魚及肉』,那是因為不吃肉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因此不會特別聲明不可吃肉,所以在平常的談論中會被省略,而直接說『不管怎樣都不可吃魚和肉』。
    提婆達多認為『佛食魚肉,我不食魚肉』,意思是『佛為了治病可食魚肉,我不食魚肉』。

    Q:果真要「吃素」的話,乞食便有困難。
    A:為什麼要吃素的話,乞食便有困難呢?難道不可以告訴施主只能接受素食嗎?還是說施主給什麼都必須接受嗎?如果施主給毒飯呢?
    乞食有困難不代表就不用乞食了,而且不論能不能吃什麼,乞食本來就是一件有困難的事情,要輕鬆的話,為什麼不自己煮呢?

    Q:佛陀只教弟子們「戒殺」,但好心好意的外道、居士、大德、高僧們,更加以延伸為「不吃肉」——實際上,「殺生」與「食肉」,是兩碼子事,卻被「素食主義」者,給畫上等號。
    A:虽然是兩碼事,但也是很有關係的事,因為『食肉』就是『殺生』的主要原因。就好像『中毒』和『吃毒』是兩碼事,因為也有可能吸到毒氣而中毒,所以是兩碼事,因此人們就不需用注意飲食中有沒有毒了嗎?

    Q:食肉,只是殺生的原因之一,人之所以殺生,有種種原因,就算不食肉,也會有人會殺生。
    A:雖然『就算不食肉,也會有人會殺生』,但是可以盡量不殺生的話還是應該要盡量不殺生的。不能說:『因為某個原因有可能導致殺生,所以乾脆殺生。』

    Q:食肉,也未必一定要殺生。
    A:雖然食肉不一定要殺生,但是人們所吃的肉都是從殺生而來的。

    Q:就算全人類都素食,也未必能止斷殺業。
    A:就好像你口渴時會盡量想喝水,而不會想:『這整大壺水這麼多,我怎麼喝得完呢?』,然後乾脆不喝。

    Q:正常人,不吃人肉,但殺人害命之事,可也沒停止過啊!
    A:豈止?就算人們全部都變得很善良,這個世界和平了,但是可能在遙遠的另一個星球並沒有因此和平,所以說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們不需用變得善良了嗎?

    Q:那些穿皮大衣、穿絲綢、穿皮鞋、背皮包、坐皮沙發、蓋蠶絲被者,不也統統都是殺生者的「幫兇」嗎?
    A:沒錯,所以佛教不允許(或不贊同)弟子使用間接殺生的產品,如皮革製品等。沒有人使用這些產品就會減少殺生。

    Q:五淨肉,豈負殺生之名耶?
    A:雖然五淨肉不負殺生之名,但是佛教教人不殺生不吃肉,是因為慈悲(不殘忍)和斷除殺業(以後不會被殺也不會被吃肉)。(主要不是以健康為理由,要不然的話怎會教人乞食?)就算不殺生,吃肉也是一種殘忍的行為,想像一下血淋淋的生肉,吃肉不是一種殘忍的行為嗎?別告訴我吃生肉是殘忍的行為,煮熟擺盤後就不是殘忍的行為?
    而且,如果佛戒可以吃肉的話,那為什麼還要分三淨肉、五淨肉呢?筆者的意思到底是佛戒『可以吃任何肉』,還是『只可吃五淨肉』?如果說是『只可吃五淨肉』的話,佛陀也在經中說明就算是自己死的肉,都不可食:

    【佛说大般泥洹经】
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我从今日制诸弟子,不听食三种净肉,及离九种受十种肉,乃至自死一不得食。

    Q:一隻牛被宰,或可供五十人,一餐之食;若五十人吃素,一餐之量,得需多少米麥蔬果?為了收成此量之米麥蔬果,其過程中,又會造成多少「冤魂」呢?
    A:飼養一隻牛,需要多少年的米麥?如果說人吃的米麥會造成殺生,牛吃的米麥就不會造成殺生嗎?多年的米麥、加上多年種麥所除的蟲、在加上一隻牛的生命,只供五十人一餐之食。而五十素食者的一餐之量,只需要五十餐米麥蔬果、加上五十餐種植所除的蟲,遠不及養牛一年的米麥價值、及種麥所除的蟲。

    Q:一隻牛,是一命;一條蟲,也是一命——彼命此命,有何貴賤輕重之分?
    A:對啊,所以消耗很多蟲的生命來餵養一隻牛,實在是很不划算。雖然也許吃素免不了要除蟲,但是所除的蟲遠遠少過蓄養畜牲所需要除的蟲。

    Q:吃素未必一定長壽、食肉未必一定短命。
    A:就好像你生病了,你不能說:『吃藥也未必會好。』,所以不吃藥,然後說:『有些人不吃藥也還不是自然痊癒?』,所以人們生病的時候都不需要吃藥了嗎?

    Q:吃素食肉,實無所謂「功過、是非、對錯」的問題,該談論的,當是…
    A:當是『吃肉殘不殘忍?』

    Q:吃素有何好處、壞處、優點、缺點;食肉有何好處、壞處、優點、缺點。
    A:關於吃素和吃肉的優缺點可以參考:
    http://bookgb.bfnn.org/books2/1937.htm

    http://zhydn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1649810220107321336428/
    http://zhydn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16498102200942321943325/

    Q:在家居士,應勸導的,不是…「你當吃素、你別食肉。」而當是…
    A:當是『想像一下動物被屠宰前的垂死掙扎,吃肉殘忍嗎?』

    Q:我於飲食,有無貪乎?
    A:若是無貪,何以食肉?

    Q:不必稱誇吃素功德、亦莫數落食肉罪過。
    A:不至於要『不必稱誇吃素功德』吧?難道吃素有罪嗎?筆者也寫『非為支持鼓勵食肉』,為什麼不必稱讚素食呢?我想以筆者的角度,若表達『可以稱誇吃素功德、但莫數落食肉罪過』會比較恰當吧?

    【佛说法灭尽经】
    五逆浊世魔道兴盛。魔作沙门坏乱吾道。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。饮酒啖肉杀生贪味。无有慈心更相憎嫉。

    【大般涅槃经后分】
      佛复告阿难:“吾未成佛,示入郁头蓝弗外道法中,修学四禅八定,受行其教。吾成佛来毁呰其法,渐渐诱进,最后须跋陀罗皆入佛道。如来以大智炬烧邪见幢,如干草叶投大火焰。阿难!今我亲戚诸释种子吾甚忧念,我涅槃后,汝当精勤以善教诫我诸眷属,授与妙法深心诲诱,勿得调戏放逸散心,入诸境界受行邪法,未脱三界世间痛苦,早求出离于此五浊爱欲之中。应生忧畏无救护想,一失人身难可追复,毕此一形常须警察,无常大鬼情求难脱。怜愍众生莫相杀害、乃至蠢动,应施无畏。身业清净常生妙土,口业清净离诸过恶,莫食肉、莫饮酒,调伏心蛇令入道果。深思行业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,三世因果循环不失,此生空过后悔无追。涅槃时至,示教如是。”

    【像法决疑经】
    未来世中诸恶比丘不解我意各执己见迭相是非破灭我法。诸恶比丘亦复在座演说经法。不达我深意。随文取义违背实相无上真法。口常自叹我所说义应着佛意。其余法师诳惑道俗。作是语者永沈苦海。诸恶比丘见他修定复作是言。此人愚痴犹如株兀。不觉经论何所修行。作是语者殃咎累劫。诸恶比丘为名利故迭相毁呰。诸恶比丘或有修福不依经论。自逐己见以非为是。不能分别是邪是正。遍向道俗作如是言。我能知是我能见是。当知此人速灭我法。诸恶比丘亦复持律。于毗尼藏不达深义便作是言。毗尼藏中佛听食肉。善男子。我若解说食肉义者。声闻缘觉及下地菩萨之所迷闷。凡夫比丘闻之诽谤故。毗尼藏听食肉者皆是不可思议。善男子。我从初成道乃至今日。所有弟子处处受肉食者。凡夫之人实见食肉。复有众生见诸比丘示现食肉。复有众生知诸比丘食肉之时深入无量诸对治门。无量比丘断上烦恼。无量比丘断中烦恼。无量比丘断下烦恼。无量比丘度脱众生令入佛道。如来教化不可思议。我从成佛已来。我诸弟子未曾食啖众生肉也。我于毗尼中听食肉者。定知此肉不从四大生。不从胎生。不从卵生。不从湿生。不从化生。不与识合。不与命合。当知世间都无此肉。善男子。未来世中诸恶比丘。在在处处讲说经律。随文取义。不知如来隐覆秘密。善男子。佛出于世令诸弟子食众生肉者。无有是处。若食肉者何名大悲。

    【示所犯者瑜伽法镜经】
      复次善男子。我诸恶弟子。自言我解经律。彼实不解。自身破戒。不能会解我真实义。作如是言。世尊所说毗奈耶中。听许食肉。善男子。我若解说食肉之过。一切声闻缘觉。初地菩萨。心皆迷闷。无所了知。情怀忧苦。善男子。如是等人。虚妄谤我。善男子。毗奈耶中。为病患人。听食三种清净肉者。皆是不可思议。汝应知之。善男子。吾从成佛已来。乃至今日。我声闻弟子。处处受肉食者。凡夫众生。见彼食已。作是念言。实见食肉。不知我有善巧方便。颠倒妄说。获大重罪。复有众生。见诸病患苾刍食肉之时。深入无量智慧法门。复有无量见者。断下烦恼。断上烦恼。断中烦恼。复有苾刍。度脱众生。出离生死。入如来道。得达彼岸。何以故。善男子。此是如来。教化说法。不可思议。为欲调伏一切众生故。汝应知之。我声闻弟子。未曾食啖众生肉也。况诸菩萨。我于毗奈耶中。为病苾刍。顺世间医。须食三种清净肉者。是何等肉。善男子。当知彼肉不从四大而生。不从胎生不从卵生不从湿生。不从化生。不与识合。不与命合。非实非虚。当知世间。都无此肉是我方便。作如是说。不解我意。自损己身。
      复次善男子。未来世中。诸恶苾刍。于国国城城村村寺寺处处。讲说经律论等。随文取义。不达如来深密要义。善男子。我出于世。为大众说食众生肉。无有是处。若食肉者。无有慈悲。无慈悲者。非我弟子。我非彼师。何以故。此大众中。各有异性。各有异见。何况未来世者。

    【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】
      阿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。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本出尘劳。杀心不除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禅定现前。如不断杀必落神道。上品之人为大力鬼。中品即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。下品尚为地行罗刹。彼诸鬼神亦有徒众。各各自谓成无上道。我灭度后末法之中。多此神鬼炽盛世间。自言食肉得菩提路。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。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。汝婆罗门地多蒸湿。加以沙石草菜不生。我以大悲神力所加。因大慈悲假名为肉。汝得其味。奈何如来灭度之后。食众生肉名为释子。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。皆大罗刹。报终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。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。云何是人得出三界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断杀生。是名如来先佛世尊。第二决定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若不断杀修禅定者。譬如有人自塞其耳。高声大叫求人不闻。此等名为欲隐弥露。清净比丘及诸菩萨。于岐路行不踏生草。况以手拔。云何大悲取诸众生血肉充食。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。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。如是比丘于世真脱。酬还宿债不游三界。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。如人食其地中百谷。足不离地必使身心。于诸众生若身身分。身心二途不服不食。我说是人真解脱者。如我此说名为佛说。不如此说即波旬说。
    (……)
      阿难如是众生入三摩地。要先严持清净戒律。永断淫心不餐酒肉。以火净食无啖生气。阿难是修行人。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者无有是处。
    (……)
      复次阿难从是畜生酬偿先债。若彼酬者分越所酬。此等众生还复为人返征其剩。如彼有力兼有福德。则于人中不舍人身酬还彼力。若无福者还为畜生偿彼余直。阿难当知若用钱物。或役其力偿足自停。如于中间杀彼身命或食其肉。如是乃至经微尘劫。相食相诛犹如转轮。互为高下无有休息。除奢摩他及佛出世不可停寝。汝今应知彼枭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顽类。彼咎征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愚类。彼狐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于佷类。彼毒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庸类。彼蛔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微类。彼食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柔类。彼服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劳类。彼应伦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于文类。彼休征者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合明类。彼诸循伦酬足复形。生人道中参于达类。阿难是等皆以宿债毕酬复形人道。皆无始来业计颠倒相生相杀。不遇如来不闻正法。于尘劳中法尔轮转。此辈名为可怜愍者。
    (……)
      又彼定中诸善男子。见色阴销受阴明白。于明悟中得虚明性。其中忽然归向永灭。拨无因果一向入空。空心现前。乃至心生长断灭解。悟则无咎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则有空魔入其心腑。乃谤持戒名为小乘。菩萨悟空有何持犯。其人常于信心檀越。饮酒啖肉广行淫秽。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谤。鬼心久入或食屎尿。与酒肉等一种俱空。破佛律仪误入人罪。失于正受当从沦坠。

    【佛说大般泥洹经】
      佛告迦叶:“善哉!善哉!善男子!善察佛意,护法菩萨法应如是。善男子!我从今日制诸弟子不听食肉,设得余食常当应作食子肉想。云何弟子而听食肉?诸佛所说其食肉者断大慈种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:“云何世尊,听食三种净肉?”
      佛告迦叶:“此三种肉随事渐制故作是说。”
      迦叶复问:“何因?”
      佛言:“有九种受离十种肉。”佛告迦叶:“此亦渐制,当知则现不食肉也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又白佛言:“云何世尊,称叹鱼肉以为美食?”
      佛告迦叶:“我不说鱼肉以为美食,我说甘蔗粳米石蜜及诸甘果以为美食,如我称叹种种衣服为庄严具,又叹三种坏色之服,当知鱼肉随顺贪欲腥秽食耳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:“若世尊制不食肉者,彼五种乳麻油缯绵珂贝皮革亦不应受。”
      佛言:“异想,莫作外道尼揵子见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:“世尊!今当云何?”
  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我从今日制诸弟子,不听食三种净肉,及离九种受十种肉,乃至自死一不得食。所以者何?其食肉者,若行住坐卧一切众生见皆怖畏,闻其杀气如人食兴蕖及蒜,若入众会悉皆憎恶,其食肉者亦复如是,一切众生闻其杀气恐怖畏死,水陆空行有命之类见皆驰走,是故菩萨未曾食肉,为化众生随时现食,其实不食。复次,善男子!我般泥洹后久远世时,当有比丘虽为学道而自贡高言:‘我是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。’于恶世中流离贫乏困苦出家,种种妄解名字比丘,为利养故恭敬白衣,形状憔悴如放牧者,身着袈裟如猎师像,悕望世利如猫捕鼠,病瘦疥癞身体不净,而被牟尼贤圣被服,形如饿鬼贫穷寒悴,非真沙门为沙门像。于当来世正法坏时,于我所制法律行处,经典正论皆悉违反,各各自造经论戒律,言我戒律食肉清净是佛所说,自造颂论各相违反,皆称沙门释迦弟子。复次,善男子!我说教法受生谷米,及食鱼肉自手作食则非清净,习押油业学诸技术,工巧木匠皮革之师,往来国王观星历造医方,学音声论巧世文辞,畜奴婢聚钱财,金银珊瑚珂贝玉石真珠宝物,畜养师子虎豹狖鼠猫狸,居毒药持咒术,作画师造书牒,茂罗业起蛊道,歌舞幻惑捔力,染齿香薰涂身,着花鬘治形体,及余种种非法像类非法器服,我说斯等非清净法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白佛言:“世尊!若有国土多食肉者,一切乞食皆悉杂肉,诸比丘.比丘尼.优婆塞.优婆夷,云何于中应清净命?”
  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若食杂肉,应着水中食与肉别,然后可食,非越比尼。”
     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:“若食与肉不可分者,此当云何?”
  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若常食肉国一切食皆有肉现,我听却肉去汁坏其本味然后可食,若鱼鹿肉等自分可知,食者得罪,我今日说有因缘者制不食肉,无因缘者因说大般泥洹,亦复制令不应食肉。是名能随问答。

    【央掘魔罗经】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世尊!因如来藏故,诸佛不食肉耶?”
      佛言:“如是。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,无非父母兄弟姊妹,犹如伎儿变易无常,自肉他肉则是一肉,是故诸佛悉不食肉。复次,文殊师利!一切众生界我界即是一界,所宅之肉即是一肉,是故诸佛悉不食肉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世尊!珂贝蜡蜜皮革缯绵,非自界肉耶?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勿作是语。如来远离一切世间,如来不食,若言习近世间物者,无有是处。若习近者是方便法,若物展转来者则可习近,若物所出处不可习近,若展转来离杀者手则可习近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今此城中有一皮师能作革屣,有人买施,是展转来,佛当受不?复次,世尊!若自死牛,牛主从旃陀罗取皮,持付皮师使作革屣,施持戒人,此展转来可习近不?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若自死牛,牛主持皮用作革屣,施持戒人,为应受不?若不受者是比丘法,若受者非悲,然不破戒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世尊!亦不得用不净水熟食,比丘不应受,若如是者如是现。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此名世间想。若有优婆塞者,以净水作食而不得作用;若无优婆塞者,诸佛其如之何?陆虫水虫虚空亦虫,若如是者于净宗为恶,世间云何得修净宗?此名非问论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世尊!世间久来亦自立不食肉。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若世间有随顺佛语者,当知皆是佛语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世尊!世间亦说有解脱,然彼解脱非解脱,唯佛法是解脱;亦有出家而非出家,唯有佛法是出家。世尊!世间亦说我不食肉,彼等无我亦无不食肉,唯世尊法中,有我决定不食肉。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汝欲闻世间建立外道因不?当为汝说。”
      文殊师利白佛言:“唯然世尊!愿乐欲闻。”
      佛告文殊师利:“乃往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时世有佛,名拘孙陀跋陀罗,出兴于世在此城中。时彼世界无诸沙砾,无外道名唯一大乘,彼诸众生一向快乐。尔时,如来久住于世乃般涅槃,般涅槃后正法久住,法欲灭时持戒者减,非法者增。有一阿兰若比丘名曰佛慧,有一善人施无价衣,比丘愍彼即为受之。比丘受已示诸猎师,诸猎师众见此好衣生劫盗心,即于其夜将是比丘至深山中,坏身裸形悬手系树。尔时,其夜有采花婆罗门,至阿兰若处,见虎恐怖向山驰走,见彼比丘坏身裸形悬手系树,见已惊叹:‘呜呼沙门!先着袈裟而今裸形,必知袈裟非解脱因,自悬苦行是真学道。’彼人岂当舍离善法,当知分明是解脱道因,坏正法故即舍衣拔发作裸形沙门,裸形沙门从是而起。尔时,比丘自得解缚已,即取树皮赤石涂染以自障蔽,结草作拂用拂蚊虫。更有采花婆罗门见已念言:‘是比丘舍先好衣,着如是衣、捉如是拂。彼人岂当舍离善法,当知分明是解脱道。’即学彼法,出家婆罗门从是而起。时彼比丘暮入水浴,因洗头疮,即取水衣以覆疮上,取牧牛人所弃弊衣以自覆身。时,有樵者见已念言:‘是比丘先着袈裟而今悉舍,必知袈裟非解脱因,故被发弊衣日夜三浴修习苦行。彼人岂当舍离善法,当知分明是解脱道。’即学彼法,苦行婆罗门从是而起。比丘浴已身体多疮蝇蜂唼食,即以白灰处处涂疮,以水衣覆身。时,有见者谓言是道。即学彼法,灰涂婆罗门从是而起。时彼比丘然火炙疮,疮转苦痛不能堪忍,投岩自害。时,有见者作是念言:‘是比丘先着好衣今乃如是。彼人岂当舍离善法,当知投岩是解脱道。’投岩事火从是而起。如是九十六种,皆因是比丘种种形类,起诸妄想各自生见。譬如有国一一相视而起粗想,粗想生已各各相杀,九十六种道各生异想,亦复如是。犹如鹿渴于炎水想追逐乏死。正法灭时,因彼比丘非法法想亦复如是。如是文殊师利!世间一切所作之上,尸罗威仪种种所作,一切悉是如来化现,法灭尽时如是事生,若如是者正法则灭。如是,文殊师利!于真实我世间如是,如是邪见诸异妄想,谓解脱如是,谓我如是出世间者,亦不知如来隐覆之教,谓言无我是佛所说,彼随说思量如外道因起。彼诸世间随顺愚痴,出世间者亦复迷失隐覆说智。是故如来说一乘中道离于二边,我真实、佛真实、法真实、僧真实,是故说中道名摩诃衍。”

    【楞伽阿跋多罗宝】
      大慧菩萨说偈问已,复白佛言:“惟愿世尊,为我等说食不食肉功德过恶。我及诸菩萨于现在未来,当为种种悕望食肉众生,分别说法,令彼众生慈心相向。得慈心已,各于住地清净明了,疾得究竟无上菩提。声闻、缘觉自地止息已,亦复逮成无上菩提。恶邪论法,诸外道辈,邪见断常,颠倒计着,尚有遮法,不听食肉。况复如来,世间救护,正法成就,而食肉耶?”
      佛告大慧:“善哉,善哉!谛听,谛听!善思念之,当为汝说。”
      大慧白佛:“唯然受教。”
      佛告大慧:“有无量因缘不应食肉,然我今当为汝略说。谓:一切众生从本已来,展转因缘,常为六亲,以亲想故,不应食肉。驴骡骆驼狐狗牛马人兽等肉,屠者杂卖故,不应食肉。不净气分所生长故,不应食肉。众生闻气,悉生恐怖,如旃陀罗及谭婆等,狗见憎恶,惊怖群吠故,不应食肉。又令修行者慈心不生故,不应食肉。凡愚所嗜,臭秽不净,无善名称故,不应食肉。令诸咒术不成就故,不应食肉。以杀生者,见形起识,深味着故,不应食肉。彼食肉者,诸天所弃故,不应食肉。令口气臭故,不应食肉。多恶梦故,不应食肉。空闲林中虎狼闻香故,不应食肉。令饮食无节量故,不应食肉。令修行者不生厌离故不应食肉。我常说言,凡所饮食作食子肉想,作服药想故,不应食肉。听食肉者,无有是处。
      “复次,大慧!过去有王,名师子苏陀娑,食种种肉,遂至食人,臣民不堪,即便谋反,断其奉禄。以食肉者有如是过故,不应食肉。
      “复次,大慧!凡诸杀者,为财利故、杀生屠贩。彼诸愚痴食肉众生,以钱为网而捕诸肉。彼杀生者,若以财物,若以钩网,取彼空行水陆众生,种种杀害,屠贩求利。大慧!亦无不教不求不想,而有鱼肉。以是义故,不应食肉。大慧!我有时说,遮五种肉,或制十种。今于此经,一切种、一切时,开除方便,一切悉断。大慧!如来.应供.等正觉,尚无所食,况食鱼肉?亦不教人。以大悲前行故,视一切众生,犹如一子,是故不听令食子肉。”
    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:
    “曾悉为亲属,  鄙秽不净杂,
     不净所生长,  闻气悉恐怖。
     一切肉与葱,  及诸韭蒜等,
     种种放逸酒,  修行常远离。
     亦常离麻油,  及诸穿孔床,
     以彼诸细虫,  于中极恐怖。
     饮食生放逸,  放逸生诸觉,
     从觉生贪欲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由食生贪欲,  贪令心迷醉,
     迷醉长爱欲,  生死不解脱。
     为利杀众生,  以财网诸肉,
     二俱是恶业,  死堕叫呼狱。
     若无教想求,  则无三净肉,
     彼非无因有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彼诸修行者,  由是悉离远,
     十方佛世尊,  一切咸呵责。
     展转更相食,  死堕虎狼类,
     臭秽可厌恶,  所生常愚痴。
     多生栴陀罗,  猎师谭婆种,
     或生陀夷尼,  及诸肉食性,
     罗刹猫狸等,  遍于是中生。
     缚象与大云,  央掘利魔罗,
     及此楞伽经,  我悉制断肉。
     诸佛及菩萨,  声闻所呵责,
     食已无惭愧,  生生常痴冥。
     先说见闻疑,  已断一切肉,
     妄想不觉知,  故生食肉处。
     如彼贪欲过,  障碍圣解脱,
     酒肉葱韭蒜,  悉为圣道障。
     未来世众生,  于肉愚痴说,
     言此净无罪,  佛听我等食。
     食如服药想,  亦如食子肉,
     知足生厌离,  修行行乞食。
     安住慈心者,  我说常厌离,
     虎狼诸恶兽,  恒可同游止。
     若食诸血肉,  众生悉恐怖,
     是故修行者,  慈心不食肉。
     食肉无慈悲,  永背正解脱,
     及违圣表相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得生梵志种,  及诸修行处,
     智慧富贵家,  斯由不食肉。”

    【大乘入楞伽经断食肉品第八】
     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:“世尊!愿为我说食不食肉功德过失,我及诸菩萨摩诃萨知其义已,为未来现在报习所熏食肉众生而演说之,令舍肉味求于法味;于一切众生起大慈心,更相亲爱如一子想,住菩萨地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或二乘地暂时止息,究竟当成无上正觉。世尊!路迦耶等诸外道辈,起有无见执着断常,尚有遮禁不听食肉,何况如来.应.正等觉,大悲含育世所依怙,而许自他俱食肉耶?善哉世尊!具大慈悲哀愍世间,等观众生犹如一子,愿为解说食肉过恶、不食功德,令我及与诸菩萨等,闻已奉行广为他说。”
      尔时大慧菩萨重说颂言:
    “菩萨摩诃萨,  志求无上觉;
     酒肉及与葱,  为食为不食?
     愚夫贪嗜肉,  臭秽无名称;
     与彼恶兽同,  云何而可食?
     食者有何过?  不食有何德?
     惟愿最胜尊,  为我具开演。”
      尔时佛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:“大慧!谛听!谛听!善思念之。吾当为汝分别解说。大慧!一切诸肉有无量缘,菩萨于中当生悲愍,不应啖食,我今为汝说其少分。大慧!一切众生从无始来,在生死中轮回不息,靡不曾作父母兄弟男女眷属,乃至朋友亲爱侍使,易生而受鸟兽等身,云何于中取之而食?大慧!菩萨摩诃萨观诸众生同于己身,念肉皆从有命中来,云何而食?大慧!诸罗刹等闻我此说尚应断肉,况乐法人。大慧!菩萨摩诃萨在在生处,观诸众生皆是亲属,乃至慈念如一子想,是故不应食一切肉。大慧!衢路市肆诸卖肉人,或将犬马人牛等肉,为求利故而贩鬻之,如是杂秽云何可食?
      “大慧!一切诸肉皆是精血污秽所成,求清净人,云何取食?大慧!食肉之人众生见之悉皆惊怖,修慈心者云何食肉?大慧!譬如猎师及旃陀罗,捕鱼网鸟诸恶人等,狗见惊吠兽见奔走,空飞水住一切众生,若有见之咸作是念:‘此人气息犹如罗刹,今来至此必当杀我。’为护命故悉皆走避。食肉之人亦复如是,是故菩萨为修慈行不应食肉。大慧!夫食肉者,身体臭秽恶名流布,贤圣善人不用亲狎,是故菩萨不应食肉。大慧!夫血肉者,众仙所弃群圣不食,是故菩萨不应食肉。大慧!菩萨为护众生信心,令于佛法不生讥谤,以慈愍故不应食肉。大慧!若我弟子食啖于肉,令诸世人悉怀讥谤,而作是言:‘云何沙门修净行人,弃舍天仙所食之味,犹如恶兽食肉满腹游行世间,令诸众生悉怀惊怖,坏清净行失沙门道。’是故当知佛法之中无调伏行,菩萨慈愍为护众生,令不生于如是之心,不应食肉。大慧!如烧人肉其气臭秽,与烧余肉等无差别,云何于中有食不食?是故一切乐清净者不应食肉。大慧!诸善男女冢间树下阿兰若处寂静修行,或住慈心或持咒术,或求解脱或趣大乘,以食肉故,一切障碍不得成就,是故菩萨欲利自他不应食肉。大慧!夫食肉者,见其形色则已生于贪滋味心,菩萨慈念一切众生犹如己身,云何见之而作食想?是故菩萨不应食肉。大慧!夫食肉者诸天远离,口气常臭,睡梦不安觉已忧悚,夜叉恶鬼夺其精气,心多惊怖,食不知足,增长疾病易生疮癣,恒被诸虫之所唼食,不能于食深生厌离。大慧!我常说言:‘凡所食啖作子肉想。’余食尚然,云何而听弟子食肉。大慧!肉非美好、肉不清净,生诸罪恶败诸功德,诸仙圣人之所弃舍,云何而许弟子食耶?若言许食,此人谤我。
      “大慧!净美食者,应知则是粳米粟米大小麦豆苏油石蜜,如是等类,此是过去诸佛所许,我所称说。我种性中诸善男女,心怀净信久植善根,于身命财不生贪着,慈愍一切犹如己身,如是之人之所应食,非诸恶习虎狼性者心所爱重。
      “大慧!过去有王名师子生,耽着肉味食种种肉,如是不已遂至食人,臣民不堪悉皆离叛,亡失国位受大苦恼。大慧!释提桓因处天王位,以于过去食肉余习,变身为鹰而逐于鸽。我时作王名曰尸毗,愍念其鸽,自割身肉以代其命。
      “大慧!帝释余习尚恼众生,况余无惭常食肉者。当知食肉自恼恼他,是故菩萨不应食肉。大慧!昔有一王乘马游猎,马惊奔逸入于山险,既无归路又绝人居,有牝师子与同游处,遂行丑行生诸子息,其最长者名曰班足,后得作王领七亿家,食肉余习非肉不食,初食禽兽后乃至人,所生男女悉是罗刹。转此身已,复生师子豺狼虎豹雕鹫等中,欲求人身终不可得,况出生死涅槃之道。
      “大慧!夫食肉者有如是等无量过失,断而不食获大功德,凡愚不知如是损益,是故我今为汝开演,凡是肉者悉不应食。大慧!凡杀生者多为人食,人若不食亦无杀事,是故食肉与杀同罪。奇哉世间贪着肉味,于人身肉尚取食之,况于鸟兽有不食者,以贪味故广设方便,罝罗网罟处处安施,水陆飞行皆被杀害,设自不食为贪价直而作是事。
      “大慧!世复有人心无慈愍,专行惨暴犹如罗刹,若见众生其身充盛,便生肉想言此可食。大慧!世无有肉,非是自杀亦非他杀,心不疑杀而可食者,以是义故我许声闻食如是肉。大慧!未来之世有愚痴人,于我法中而为出家,妄说毗尼坏乱正法,诽谤于我言听食肉亦自曾食。大慧!我若听许声闻食肉,我则非是住慈心者,修观行者,行头陀者,趣大乘者,云何而劝诸善男子及善女人,于诸众生生一子想断一切肉?大慧!我于诸处说遮十种许三种者,是渐禁断令其修学;今此经中自死他杀,凡是肉者一切悉断。大慧!我不曾许弟子食肉,亦不现许亦不当许。大慧!凡是肉食,于出家人悉是不净。
      “大慧!若有痴人,谤言如来听许食肉亦自食者,当知是人恶业所缠,必当永堕不饶益处。大慧!我之所有诸圣弟子,尚不食于凡夫段食,况食血肉不净之食。大慧!声闻缘觉及诸菩萨尚惟法食,岂况如来。大慧!如来法身非杂食身。大慧!我已断除一切烦恼,我已浣涤一切习气,我已善择诸心智慧,大悲平等普观众生犹如一子。云何而许声闻弟子食于子肉?何况自食。作是说者无有是处。”
     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:
    “悉曾为亲属,  众秽所成长,
     恐怖诸含生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一切肉与葱,  韭蒜及诸酒;
     如是不净物,  修行者远离。
     亦常离麻油,  及诸穿孔床;
     以彼诸细虫,  于中大惊怖。
     饮食生放逸,  放逸生邪觉;
     从觉生于贪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邪觉生贪故,  心为贪所醉;
     心醉长爱欲,  生死不解脱。
     为利杀众生,  以财取诸肉;
     二俱是恶业,  死堕叫唤狱。
     不想不教求,  此三种名净;
     世无如是肉,  食者我诃责。
     更互相食啖,  死堕恶兽中;
     臭秽而癫狂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猎师旃茶罗,  屠儿罗刹娑;
     此等种中生,  斯皆食肉报。
     食已无惭愧,  生生常癫狂;
     诸佛及菩萨,  声闻所嫌恶。
     《象胁》与《大云》,  《涅槃》、《央掘摩》,
     及此《楞伽经》,  我皆制断肉。
     先说见闻疑,  已断一切肉;
     以其恶习故,  愚者妄分别。
     如贪障解脱,  肉等亦复然;
     若有食之者,  不能入圣道。
     未来世众生,  于肉愚痴说;
     言此净无罪,  佛听我等食。
     净食尚如药,  犹如子肉想;
     是故修行者,  知量而行乞。
     食肉背解脱,  及违圣表相;
     令众生生怖,  是故不应食。
     安住慈心者,  我说常厌离;
     师子及虎狼,  应共同游止。
     若于酒肉等,  一切皆不食;
     必生贤圣中,  丰财具智慧。”

    ~~~~~~~~~~
    ◇日本震災背後的真相:http://areya.pixnet.net/blog/post/33544307

    人類動物有情緒,動物亦從人道來,
    以是義觀屬同類,何以殘忍食其肉?
    雞只拔毛首離身,魚若離水如皮剝,
    豬只割頸放血死,動物臨死驚恐懼,
    拼命掙扎無法脫,嗚呼哀叫奮力求,
    無聲過後離眷屬,何以不慚言食肉?
    弱肉強食非道理,因果報應是真諦,
    殺一身命還一身,食一塊肉還一肉,
    何以不慚而言說,殺生有罪食肉無?
    人們食肉我不食,人們造業我不造,
    莫言人食故我食,莫作隨波逐流想。
    不為健康與功德,只因食肉甚殘忍。

    迴響 由 someone — 2011/05/10 @ 07:01:38

    •   感謝如此熱烈回應!
       
        佛、阿羅漢、比丘眾,只是「食」,而不分葷食、素食。
        佛制僧眾「日中一食」,但事至今日,僧眾不守「日中一食」,卻守「素食」……
        佛教比丘五正食‥飯、麥豆飯、麵、肉、餅(魚為肉攝)——到了晚年,卻稱說「吃素功德、食肉罪過」?
        佛陀重重地,打了自己一巴掌耶?
        佛會自打嘴巴嗎? 不會吧!
        實乃「大乘學者」,打了佛陀巴掌也!
       
        人可謂‥「我為發願還願而吃素、為健康養生而吃素、為環保護生而吃素……為種種理由而吃素。」
        但終不能言‥「我因信佛、學佛而吃素。」
        因為‥佛並未吃素(至少不是吃全素)。
        是故‥不論吃素、食肉,都可信佛、學佛也!
        不是只有吃素者,才可以信佛、學佛啊!
        而學佛成不成就,實在跟吃什麼沒關係,而跟善行、惡行、無漏行有關係哪!
        人不在除滅貪瞋痴上用功,而在飲食上用功,乃是次第不分也!
        到底除滅貪瞋痴重要,還是分別素食、葷食重要?
       
        呵呵!阿文沒精神,好多作回應啦!
        請君自己看看‥從信法師所撰《我從迷信出走》中的《日日素食日日增長慈悲嗎?肉食和殺生同罪嗎?誰斷了大慈悲種性?》等文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.05.10.二 12:48:32

      迴響 由 avun1230 — 2011/05/10 @ 12:57:11

  2. 博主似乎沒有看我所摘錄的經文,我在這裡再次摘錄幾段特別重要的經文:

    【佛说大般泥洹经】
    佛告迦叶:“善男子!我从今日制诸弟子,不听食三种净肉,及离九种受十种肉,乃至自死一不得食。

    佛陀告訴迦葉:『善男子!我從今日起制戒於各位弟子,不允許吃三淨肉,及離九種受十種肉,甚至是自己死的肉,也一一不能吃。』

    (這是佛陀在臨涅磐前所制的戒,也就是說不管之前有沒有允許吃三淨肉,以後都不可以吃。博主要怎樣解釋這段經文?)

    【楞伽阿跋多罗宝】
    大慧!亦无不教不求不想,而有鱼肉。以是义故,不应食肉。大慧!我有时说,遮五种肉,或制十种。今于此经,一切种、一切时,开除方便,一切悉断。

    大慧!也沒有『不教、不求、不想』,而有魚和肉的。以這個緣故,不應該吃肉。
    大慧!我有的時候會說,遮五种肉,或制十种。今天於此經宣布,一切種類、一切時候所開設的方便,全部斷除。

    (佛陀再一次說明,以前可以吃三淨肉的方便,從此以後全部斷除。博主要怎樣解釋這段經文?)

    【大乘入楞伽经】
    大慧!夫食肉者有如是等无量过失,断而不食获大功德,凡愚不知如是损益,是故我今为汝开演,凡是肉者悉不应食。大慧!凡杀生者多为人食,人若不食亦无杀事,是故食肉与杀同罪。

    大慧!吃肉的人有這般的無量過世,斷而不吃能獲得很大的功德,凡夫愚人不知道這樣的好壞處,所以我今天為你開演,凡是是肉的都不應該吃。
    大慧!凡是殺生的多數都是為了給人們吃的,人們如果不吃也不會有殺生的事情,所以『吃肉與殺生同罪』。

    (『吃肉與殺生同罪』是佛陀親口所說。博主要怎樣解釋這段經文?)

    關於五正食中的肉,是指三淨肉、五淨肉,以前的戒律有開方便可以吃淨肉,不過後來佛陀開除了方便,如上經文所說。

    關於人在除滅貪瞋痴上用功,當然應該要在除滅貪瞋痴上用功,但是也要在飲食中注意有沒有造業。就好像如果人們吃人肉,你可以跟他們說:『沒有關係,問題不在於「飲食」如何,乃是在於「業行」如何。』嗎?

    以上摘錄的經文不是佛陀親口所說、親自所教嗎?
    以上摘錄的經文內容不是在說不可以吃三淨肉和五淨肉嗎?
    信佛的人可以不用相信佛陀所說嗎?
    學佛的人可以不用學習佛陀所教嗎?
    為什麼佛陀所說的經文不看,卻看後代和尚所說的呢?

    迴響 由 someone — 2011/05/10 @ 14:44:10

  3. someone:
      你好!
      吃素、食肉,或者「咒語非佛說、大乘小乘」之爭,一些佛教論壇,如「台灣原始佛教論壇」,兩派人馬,早已吵得天翻地覆啦!
      咱們還是省些口水吧!因為‥你所舉論者,人家都已經辯過了。
     
      阿文希望,並且祝福素食者‥真的能夠日日增長慈悲心、真的功德無量、真的死後即能往生天道!
      但思‥不論吃素或食肉者,都會幹壞事,也會做好事。
    (可別跟阿文說‥「只要吃素,就不會幹壞事了。」)
      蓋看新聞報導,社會案件,不僅吃素的假和尚、假佛堂堂主(一貫道),會騙財騙色,就是吃素多年的真和尚、真佛堂堂主,一念之差,照樣也在騙財騙色。
    (假者,自己剃頭、穿袈裟,而自稱比丘;真者,有經儀式而入門者。)
      若言‥
       吃素行善,得獲善報,可說是「吃素功德」,所致善報。
       食肉行惡,得獲惡報,可說是「食肉罪過」,所致惡報。
      但問‥
       吃素行惡,得不得惡報?
       食肉行善,得不得善報?
      假若‥
       吃素獲善報,歸功於吃素。
       食肉獲惡報,歸咎於食肉。
      那麼‥
       吃素獲惡報,是不是要歸咎於吃素?
       食肉獲善報,是不是要歸功於食肉?
      因為‥獲善報、惡報,實不得歸功、歸咎於吃素、食肉——
      是故‥人之所以獲善報、惡報的因緣,不在於吃素或食肉的關係,而在於「身口意之善惡業行」的差別也!
      故知‥所謂吃素的功德,非來自於吃素,而來自於身口意之善行——
    要不然‥吃素行惡者,當可不獲惡報也!
      故知‥所謂食肉的罪過,非來自於食肉,而來自於身口意之惡行——
    要不然‥食肉行善者,豈當能獲善報耶?
      若「僅僅是吃素功德,就可往生天界;食肉者,斷大悲種、死墮惡道。」——
      試問‥若一輩子吃素,卻老是在為非作歹,彼死後,得以往生天界耶?
      試問‥若一輩子食肉,卻時常在行善佈施,彼死後,不當往生善道耶?
     
      若「僅僅是吃素功德,就可往生天界」是真的,那麼‥吃素者,在世為非作歹、行兇幹壞(僅不殺生),又有何可懼呢? 難怪‥也是素食主義的〈希特勒〉,膽敢肆無忌憚,連殺生也不怕遭惡報,他「有恃無恐」,因為‥「僅僅是吃素功德」,就得以保證‥「死後往生天界」也!
      但觀世上,尚有千千萬萬未吃全素者、千千萬萬食肉者,本性良善,亦常行善,但因有食肉故,其死後,豈非全不得往生善道,而都得往生惡道?
      君可知‥提倡「素食主義」的提婆達多之下場乎? 提婆達多,死下地獄也!
      可以怪罪‥「因為吃素,所以害他下地獄」嗎?
      不行啦!因為‥他下地獄,不是因為吃素的關係,而是因為種種惡行,以及‥「非法說法、非律說律;法說非法、律說非律‥破僧戒」是也!
     
      殺生與食肉之間,實在不好畫上等號——請不要硬把「殺生」的罪過,給套到「食肉」者身上也!
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.05.10.二 19:30:28

    迴響 由 avun1230 — 2011/05/10 @ 19:54:12
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