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10/25

◎學騎腳踏車記

Filed under: 幽默小品 — avun1230 @ 21:15:16

   ◎學騎腳踏車記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在「無名小站」裡,看到一尾‥〈需要腳踏車的魚〉(暱稱),阿文留言道‥
 
     ⊕魚需要夢想
   ˙魚其實不需要腳踏車啦!
    因為‥縱使魚得到腳踏車,也是沒什麼用的。
    魚需要一對翅膀,如此‥
    便可以在大海裡遨遊,
    也可以到天空中飛翔。
   ˙如果‥魚得不到翅膀,
    那麼‥就給魚一些夢想吧!
    乘著想像的翅膀——
    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十方世界,
    就可以盡情的(     )。
  
    一時想不出‥「可以盡情的」什麼好(不想與前面的「遨遊、飛翔」重複只好當「填充題」嘍!
    年輕時,能到世界各處去走走,增廣見聞,真是件好事。
    阿文想要「雲遊四海」的夢,連台灣,都還沒走它一圈呢!
                 阿文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18.三 00:50:00

  
  她回覆道‥
    我還是尾‥需要腳踏車的魚。
    雖然‥一路跌跌撞撞,到目前為止,騎車技術,並不高明,
    但是‥我的夢想是‥當一尾能騎腳踏車飆車的魚。

  
  看到這麼一尾‥〈需要腳踏車、想當一尾能騎腳踏車飆車的魚〉,突然想起‥《我愛口哨》,這首歌來——
   ˙我愛吹口哨,騎著單車快跑,
    多麼輕快美妙!呼呼呼呼呼呼!(口哨聲。)
   ˙我愛吹口哨,一路到荒郊。幽雷伊!歐雷伊!雷伊啼!
    楊柳飄、小鳥唱,明媚春光,一片晴朗。
    你吹哨、我吹哨,排成一排,向前奔跑。

  (註‥《我愛吹口哨》,詞:佚名/曲:佚名。鳳飛飛唱,《蘋果花》專輯。民國六十七年十二月發行。)
  
  
  「騎著腳踏車——飆車」,這是好多人,童年時期,都有過的「夢想」,乃至都做過的事吧! (青少年時期,就改成「機車」;青壯年時期,就改成「轎車」也! 呵呵!看來,〈想飆腳踏車的魚〉,童年時,還沒騎過癮,以致於‥到現在,還在想要騎腳踏車飆車哩!)
 
  阿文國中畢業(民國六十九年),沒有繼續升學,也就開始工作啦!第一個月,領了薪水,就去買了一輛‥「四千五百元」的「十五段變速自行車」呢! (那時候,薪水一個月六千元,四千五百元的自行車,算是很高檔的了;現今的自行車,越來越便宜,二千多元的,就帥呆啦!)
  星期日,也就萬里長征,從「南港」騎到「淡水。沙崙海水浴場」,去看海啦!每到較沒人路段,就猛踏板,努力狂飆,還要放一下雙手,把兩臂伸直平舉,迎風飛馳……真是一大享受呀!
  路旁有人時,還會故意現一下「翹孤輾」,騎它一段路,一邊想像著‥別人是用那種「驚奇、讚賞、羨慕又嫉妒」的眼光,在一旁觀看呢! (只是‥「翹孤輾」,當放下前輪時,都會擔心‥愛車之前輪,在撞擊地面時,會把它給撞壞掉,所以‥也不敢多表演。)
  由於喜歡詩詞對聯,有一陣子,每到星期假日,就會騎著腳踏車,大街小巷的穿梭,或是到寺廟、墓仔埔去,努力地,抄錄人家的春聯,還有廟柱上、墓園裡的對聯呢!
  當然也做過‥「騎著腳踏車」,環遊台灣,乃至環遊世界的夢啦!
  只是咧!騎了半年的腳踏車,在春節時,到「石牌」的阿叔家,停到市場外頭,就被人給偷啦!
 (阿文怕腳踏車被偷,還去買了個電子鎖、鍊條鎖,鎖在欄杆上,結果‥多浪費了兩個鎖的錢,當天就被偷啦!
 果真應驗了,俗話所謂‥「鎖是防君子,不防小人也!」 阿叔在賣豬肉,春節前,缺人手,要阿文去幫忙「顧豬肉」——
假日人多,有人會趁機偷豬肉呢! 阿文就逮著了一個。)
  春節過後——
  阿叔就帶阿文,到「萬華」的二手市場,買了輛二手腳踏車——
由於「一朝被人偷,十年怕賊兒」,也只敢買一輛,看起來舊舊的腳踏車,相較於之前的,實在是遜斃啦!假日時,還懶得騎它出去亮相呢!
  也因此,什麼‥「單車天涯夢——騎著腳踏車,環遊台灣,乃至環遊世界的夢想」,始終也只是個‥「美麗而浪漫的夢想」。
 
  阿文看到‥〈想飆腳踏車的車〉,言其「一路跌跌撞撞,到目前為止,騎車技術,並不高明」,可又想起‥國小時六年級時,學騎腳踏車,所發生一籮筐的倒楣事(糗事)呢!
  就來說說好了,讓大家能笑一笑,開心沒煩惱,也算是功德一件吧!
  
  學會騎腳踏車,對孩子來說,可是件‥很光榮、很興奮的大事呢!
  學會了騎腳踏車,可就能夠‥「跑得更遠」啦!
  腳踏車(乃至以後的機車、汽車),是雙腳的延展,可讓人走得更快、更廣,如此,也就能「增長見聞」。
  阿文家,小時候窮,可沒現代的小朋友,那麼幸福——
幼稚園時期,即使不要求,父母都有可能,會買一輛‥裝有輔助輪的小腳踏車,讓孩子去騎;上了國小,就買一輛「越野腳踏車」;讀國小高年級時,就買一輛「變速腳踏車」。
  阿文雖然也想要腳踏車,但哪裡還敢開口呢? 況且‥家住山上,即使有腳踏車,也無「馬路」可騎呀! (大概‥也只能在埕裡,騎著繞圈圈。)
因此‥一直到國小五年級,要升六年級的那個暑假,過了一半時,才開始學騎腳踏車。
  
  阿文有日下山,但見——
  阿興與一夥人,騎在腳踏車上,正要出發,到哪去的樣子。
  阿文於是叫問道‥「嘿!你們要到哪去啊?」
  阿興答道‥「游泳啊!」又問道‥「你要不要去?」
  阿文點頭道‥「好啊!」
  阿興便退到腳踏車的後座上,叫道‥「那你載我好了!」 (他還真「聰明」,想找個「司機」呢! 沒想到……)
  阿文叫道‥「我還不會騎腳踏車咧!」
  阿興叫道‥「嘔……遜斃了!」叫著,只好坐回「駕駛座」,又叫道‥「上來吧!」
  阿文也就坐上後座,被人說「遜斃了」,心裡實在很不是滋味。
  大夥於是就朝‥「麗山里」的「四分溪」出發。
  阿文坐在後座,看著大家,都會騎腳踏車,也就開始羨慕了起來,於是便叫問道‥「嘿!等一下,你腳踏車,借我學騎,好不好?」
  阿興很爽快的回答‥「好啊!沒問題!」
  阿文聽了,不由得樂了起來,突然聽到——
  阿興叫道‥「嘿!幫忙推車啦!你好重哦!」
  原來‥是到了「上坡路段」。 (有點上坡而已,還不是很陡的坡。)
  阿文只好跳下車,兩手抓著後座,幫忙推車——推了好幾百公尺,而且‥坡道是越來越陡,有人的,都下車用牽的啦!那個臭屁阿興,還騎著上頭,不肯下來,害阿文推得汗流浹背。 (嗐……為了向他借腳踏車,也只好「忍耐」嘍!)
  到了目的地‥一個較大的水池——
  阿興把腳踏車,推給阿文,叫道‥「哪!你去練習吧!」
  阿文看著他們,全都下到溪裡去了,卻還牽著腳牽車,愣在那裡,不知如何是好——因為‥一路都是蠻陡的坡道,這要教阿文,怎麼練習嘛? 阿文只好停好腳踏車,也下到溪裡,跟大夥玩水去啦!
  大夥玩水、抓蝦,直到黃昏,才上岸~回家。
  阿文看看時候,也該上山回家了,只得跟阿興說‥「我明天早上,再來跟你借車騎好了!」
  阿興說‥「沒問題!明天,我再教你!」
  阿文可真是高興呢!一路雀躍著,上山回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23.一 10:23:56
  
  翌日,一早——
  阿文吃過早餐,便興沖沖地,下山到阿興家。
  阿興牽了一輛舊舊的腳踏車出來,推給阿文道‥「我今天,要到姑媽家去,你自己去練習。」
  阿文叫道‥「好吧!」心想‥〔反正有腳踏車,可以練習,也就好了。〕
  阿興又說‥「要大膽一點,不要怕跌倒;有危險,就記得‥煞車、煞車,趕快煞車,就能保你平安……」扯了一堆,最後竟然說‥「小心腳踏車,別摔壞了!」
  阿文也只能說‥「好啦!好啦!」於是‥牽著腳踏車,到馬路邊,一時竟然不知所措,只是牽著腳踏車,往前直走,心想‥〔腳踏車,就是要用腳踏嘛!〕於是‥就將右腳,踩到踏板上(人在腳踏車左側,右腳踩左邊的踏板),用左腳在地上踢踏,向前滑行,不知怎的,難以保持平衡,整輛腳踏車就像左邊傾倒,只好兩腳落地,免得摔倒,結果‥試了幾次,腳踏車,還是一直傾倒;於是‥就改成用左腳,去踏(左邊的)踏板,腳踏車還是一樣會傾倒。 阿文想想,也就改到腳踏車右側,用左腳踩右邊的踏板,結果‥腳踏車,還是向左傾倒,真是教人洩氣……
阿文就這麼‥左側、右側地,試了好半天,有好幾次,還讓傾倒腳踏車,給摔到地上去,還好‥速度也不快,人也只是手腳上,小小的擦傷而已。
阿文自來,就是喜歡「動動腦」的,左試不行、右試不行,半天也沒坐到腳車車的椅墊上,還可以向前行呢! 就這麼‥向前滑呀滑的,居然到了「胡適公園」,心想‥〔嗯!到中央研究院裡去練習,也不錯唷!〕
  中央研究院裡,路是又平、又寬、又長,最主要的是‥沒什麼車子。 (現在是‥到處停滿了車子。)
  阿文又坐在後座上,滑來滑去地,練了許久,便試著去踩踏板,果然是‥有很大的進步,至少能夠抓穩把手,而不會東倒西歪,心想‥〔總不能,永遠都坐在後座騎吧!〕於是‥兩腳用力一撐,屁股坐到椅墊上,不知怎麼‥嘩啦啦啦……腳踏車還是倒了,幸好人跳得快,沒有怎樣。 阿文只好還是乖乖的,坐在後座上練習,在研究院裡,逛來逛去的看風景。後來,騎到一條斜坡道前(通往「調查研究專題中心」)——
  斜坡道,斜度約三十五度,路長約一百五十公尺。
  阿文靈機一動‥〔嗯!要是從上面衝下來,一定很過癮!〕(嗐!真是‥不知死活的傢伙!)也沒多想,便把腳踏車,給牽到斜坡道上,坐到到後座,就往下衝啦! 第一次,一路平安,果然刺激又好玩,於是‥就再來一次吧!
第二次、第三次,還是很平安。從斜坡上衝下來,不煞車的話,還可以直衝到「大門口」呢! 阿文第四次,從斜坡上往下衝,衝到斜坡道的路口時——
  一隻黑狗,突然從路旁的草地上,竄了出來,還朝著阿文‥「噢噢噢噢!噢噢噢……」的叫著。
  阿文嚇了一跳,把手一歪,就朝路旁的七里香叢(研究所前的庭院,路旁種了一整排七里香,修剪得整整齊齊的,當作籬笆),撞了上去——整個前輪,就卡在七里香的樹叢裡,腳踏車因而沒倒,人也沒摔倒,只是‥身子往前衝的力道不小,阿文坐在後座,「小鳥」就撞上椅墊——好痛唷……還嚇得冒了一身冷汗,不過,這算是‥有驚無險啦!
  那隻黑狗,竟還在那裡‥「噢噢噢……噢噢噢噢……」的叫著。
  阿文氣得沒管腳踏車,就朝黑狗衝上去,想要狠狠的跩牠幾腳。
  黑狗倒是很識相,撒腿就溜,卻還一邊吠著。
  阿文只有兩隻腳,也跑不過牠隻腳,追不上,只好放棄,回頭去牽腳踏車——
  腳踏車的前輪,卡在七里香的樹叢裡……
  阿文費了好會兒工夫,才把前輪,給拉出來呢!阿文經過這麼一次‥有驚無險的刺激,竟然又把腳踏車,給牽到斜坡道頂端——再來一次。結果‥騎到斜坡道的一半時——
  黑狗突然從一旁,竄到路上‥「噢噢噢……噢噢!噢噢……」的吠著。
  阿文趕緊煞車,不知怎的,把手一偏,便往路旁的崁,衝了下去……
  路旁的崁,也是斜坡,還種草皮呢!
  阿文也不知怎的,說時遲,那時快,人居然跟腳踏車分離,而「飛了起來」,朝一棵大龍柏樹,撞上了去…… (呵呵!好像是‥卡通片的情節哦!)
  腳踏車,撞到龍柏樹——倒了。
  阿文則是‥抱在龍柏樹上,魂飛九重天,找不到路回家……
  過了好久……
  阿文驚魂甫定,從龍柏樹上,下到地面,氣得爬上斜坡道,撿了幾顆石子,便朝那隻還在吠的黑狗,扔了過去——
  黑狗中彈‥「該該該該……啊嗚……啊嗚……」的邊叫邊跑下斜坡道去。
  阿文不禁叫道‥「吼……真是可惡!我今天,犯狗厄了……」看看遠去的黑狗,也拿牠沒轍,只好下坡去,把腳踏車,給扛到斜坡道上,看看腳踏車,還好,沒什麼損傷,於是‥又牽著腳踏車,爬到斜坡道頂端,心想‥〔就最後衝一次吧!〕於是‥跨坐到腳踏車的後座,兩手抓穩把手,做了幾下深呼吸,兩腳踩到踏板上,便往下衝去,心想‥〔要是那隻臭黑狗,膽敢再來擋路,我就撞牠……牠就別怪我……〕阿文放遠目光,但見——
  黑狗在一百公尺外的路上閑晃。
  阿文看得放了心,正在得意之際,突然發現‥後輪煞車不靈,抓了幾下之後,居然就沒了,緊張了一下,但馬上鎮定下來,心想‥〔只要衝到平路時,稍為轉彎,就能衝到大門口去,不煞車,也沒關係。〕(研究院的大門〔舊大門〕,離斜坡道,約還有一百五十公尺。)阿文衝到斜坡道下方時,眼睛一亮,但見——
  黑狗又跑了來,已快接近斜坡道入口。
  阿文緊張了起來,要是轉彎的話,勢必會撞上黑狗的,於是就往前直衝,待再注意前方時,腳踏車已衝過馬路,朝七里香叢,撞了上去;阿文趕緊煞車,不知怎的(想是只有前煞車)——
  腳踏車,竟然整個往前翻……
  阿文也來了個「前空翻」,還翻過七里香叢——啪!的一下,整個人,呈一「大」字形,摔在草皮上,平平躺著看天……真是‥欲哭無淚哩!
  有個小姐,趕緊衝到阿文身旁,蹲了下來,緊張地,叫問道‥「小弟弟!小弟弟……你有沒有怎樣?」
  阿文扭了扭身子、脖子,坐了起來,笑道‥「還好啦……沒怎樣……」
  小姐聽了,突然起身,便跑到(化學)研究所裡去了……
  阿文只聽到——
  研究所裡頭,響起一陣‥「哼哼哼哼哈哈哈……」的狂笑聲。 (想是‥剛才的情景,她全都看在眼裡,實在太好笑了,卻見阿文摔到地上,才會緊張的,上前詢問,看阿文沒事,便忍不住想笑,又不好意思,在阿文面前笑,只好跑進所裡頭去笑啦!)
  黑狗居然也跑到草地上,朝阿文‥「噢噢噢噢……噢噢噢噢……」的叫著,像在嘲笑阿文似的。
  阿文起身,做了個「丟石頭」的姿勢——
  黑狗‥「噢噢噢噢……」的叫著,往後退了幾步,看阿文只是「虛張聲勢」,便又呲牙裂嘴地,朝阿文直吠。
  阿文又氣又無奈,心想不理牠,於是‥上前想撿方才「踢掉」的拖鞋,撿起了一隻,要再撿另一隻時——
  黑狗居然捷足先登,先下「口」為強,咬起那隻拖鞋,撒腿就跑。
  阿文叫道‥「吼……我跟你有仇啊……」氣得便追上前去……
  黑狗東跑西跑,到處亂跑……
  阿文也就東追西追,到處亂追,追了一大圈。
  黑狗跑了許久,總算把拖鞋給放掉了。
  阿文衝上前去,撿起拖鞋,一時氣不過,便又追著牠跑……
  黑狗在路上跑了一陣,又竄過路旁的七里香叢,跑到草地上……
  阿文以為‥自己可以跳越七里香(一公尺高,寬也約一公尺),哪知道‥居然沒跳過……不知怎的,人就陷在七里香叢裡……搞了好會兒,才脫離七里香叢,爬到草地上,坐著休息,望著跑到遠處的黑狗,心裡叫道‥〔可惡的臭狗!你就不要被我抓到,被我抓到,我就……踢死狗!〕 (踢死狗‥DISCO,迪斯克舞。諧音。)
  剛才那個小姐,走到阿文身旁,笑道‥「嗯嗯嗯嗯……小朋友……你好……厲害哦……」說著,指著屋簷下的水龍頭,又道‥「快去洗一洗啦,看你……都是傷。」
  阿文的手腳,還有臉上,不知怎麼搞的,多了好幾道割傷,於是‥就到水龍頭處,洗洗臉,又洗了下手腳。
  小姐招著阿文,叫道‥「來來來!擦擦藥吧!」
  阿文也就跟著小姐後頭,進到所裡。
  小姐從櫃台處,拿出了急救箱,便幫阿文消毒、擦紅藥水,還貼了好幾塊「好貼繃」。
  阿文心裡叫道‥〔這點小傷,又沒什麼大不了的……貼成這樣子……〕心裡不以為然,不過,還是得很有禮貌的笑道‥「大姐姐!謝謝妳哦!」
  小姐笑道‥「不客氣!」收了急救箱之後,便問阿文道‥「你是不是‥還不會騎腳踏車呀?」
  阿文尷尬地笑道‥「哼哼哼……我今天,第一次學騎……腳踏車……」
  小姐笑道‥「吼……你真是好大膽!第一次騎,就從斜坡上,衝下來……你不要命了哦!?」
  阿文一時無言以對,抓了抓頭,便叫道‥「我想……我會騎了哦!」
  小姐笑道‥「是哦!這麼厲害……一次就學會了……」
  阿文不禁臭屁了起來,叫道‥「噯呀……那也沒什麼,騎一騎,就會了。」
  小姐笑道‥「那很好啊!」
  阿文突然想到腳踏車,還在七里香叢裡,便叫道‥「啊……腳踏車……」於是便起身,走出化學所的大門,但見——
  腳踏車,已被一個大哥哥,幫忙弄到路邊。
  那個大哥哥,看到阿文,笑道‥「吼……沒煞車,你也敢騎……難怪會摔得那麼慘……」
  阿文叫道‥「我哪知道……最後衝下來……才發現‥沒煞車……」阿文上前,檢查了一下煞車——原來是‥鎖煞車線的螺絲鬆了。
  那大哥哥,進到所裡,拿了支魚口鉗出來,幫阿文把螺絲給鎖緊。
  阿文叫道‥「謝謝你啊!」
  大哥哥笑道‥「不客氣!」
  阿文笑了笑,看了下,在遠處草地上蹓躂的黑狗,便指著牠,回頭問道‥「那隻黑狗……是誰的啊?」
  小姐笑道‥「不知道耶……牠很聰明哦!」
  阿文叫道‥「都是牠害我的啦……我跟牠有仇……」
  小姐和大哥哥,大概想到剛才的情景,便又‥「嗯嗯嗯……」的笑了起來。
  阿文牽著腳踏車,回頭揮了揮手,叫道‥「大姐姐!大哥哥!再見……我要去找牠報仇……」
  小姐姐笑道‥「再見!再見……你小心一點……」
  阿文揮了揮手,便兩手抓住腳踏車把手,左腳踩住(左)踏板,右腳往地上一踢~再踢——
  腳踏車便往前行去……
  阿文以為‥自己已經學會了,可以像別人一樣,接著就可以把右腿,跨到腳踏車右側,坐到椅墊上,哪知道‥居然「出乎意料」地……
  腳踏車向前駛沒多久,不等阿文跨坐上去,便往右側——碰!的一下,倒了。
  阿文也不知怎的,便朝路旁的椰子樹,撞了上去……抱個正著,鼻子都要撞掉了,只聽到後頭——
  有人‥「哼哼哼哼哈哈哈……」的笑了起來。
  阿文也顧不得痛,上前牽起腳踏車,背對著他們,舉手揮了幾下,便跨坐到腳踏車後座,兩腳往地上踢,就這麼「騎」著腳踏車,到十字路口,便趕緊拐彎右轉(他們就看不到了),逃離現場。
阿文看看時候,也快中午的樣子,於是‥便放棄去找那隻黑狗報仇,把腳踏車,「騎」回阿興家,然後‥上山回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28.六 09:05:23
  
  隔天——
  阿文睡晚了,吃了早餐後,想再去練習腳踏車,便又興沖沖地,跑下山去。
  到了山下,一個山洞(防空洞)口時——
  阿文突然靈光一閃,心裡叫道‥〔耶……剛才,經過阿章家裡,看到阿爸在那裡聊天……今天,阿爸沒去工作……我可以偷騎他的腳踏車呀……老是跟阿興借,也不太好……〕
  阿文小時候,下山的路,還只是一條山路呢!(國中時,才有條產業道路。)
  阿爸的腳踏車,就停在山洞裡(山洞離馬路沒多遠),雖然有鎖著,但是‥那種爛鎖,隨便一根髮夾,或是鐵絲,也就能打開啦!
  阿文不知是鬼神,還是神差,於是就去找了根鐵絲,用石頭搥一搥,稍為加工一下,便把鎖給打開了;牽著腳踏車,走了段小路,也就到街上的馬路了,於是便又騎到腳踏車後座,兩腳踩著踏板,騎了一段路,便兩腳一撐,屁股坐到椅墊上,兩腳踩呀踩地,不禁叫道‥「哇……我會騎了……騎腳踏車,也不是很難嘛!」一念心起,也就騎回頭,想到阿興家去,跟他「現」一下,騎著騎著,發現不太對勁,下車一看,不禁驚叫道‥「哇……怎麼破風了?」(腳後車後輪爆胎。)
阿文心裡叫道‥〔完蛋了……要是被阿爸知道……就完蛋了……〕
阿文趕緊牽著腳踏車,到阿興家。
  阿興看到阿文,便問道‥「誰的腳踏車啊?」
  阿文道‥「我爸的……」
  阿興問道‥「你昨天……騎得怎樣啊?」 (昨天,阿文還車時,阿興還沒回來;他家的大門,總是開開的,把車給牽到屋裡,也就行啦!)
  阿文叫道‥「我會騎了!」
  阿興笑問道‥「真的假的?」
  阿文叫道‥「真的啊……嘿!補胎要多少錢啊?」
  阿興叫道‥「二、三十塊吧!幹嘛?」
  阿文厚著臉皮,叫問道‥「你能不能借我錢?我把我爸的腳踏車……騎爆胎了……要是被我爸知道,會被打死……真是倒楣……」
  阿興‥「哼哼哼哼……」的笑了一陣,叫道‥「好啦!等一下!」阿興這朋友,還算不錯,便去拿了三十元,借給阿文。
  阿文借了錢,也就牽著腳車,走了一公里多的路,到「舊莊街」的自行車店,結果‥店居然沒開;只好又走了將近兩公里的路,到「南港路」的自行車店,去把車胎給補了。然後,也就試著想從腳踏車的左側,跨坐到椅墊上,左腳踩著左側的踏板,右腳往地上踢了幾下,覺得可以跨上去了,便將右腿抬起,跨坐到椅墊上,好容易地,也就「成功」啦! 正在得意之際,身後突然響起一陣喇叭聲——
  「叭!叭!叭……」
  阿文嚇了一跳,這才發現‥自己騎到馬路中央了,趕緊閃到馬路邊,跳下車,只覺冷汗直冒……
  司機竟還不忘趁機罵道‥「猴囡仔!你呣知死活……騎車騎到路中央……」
  阿文心兒碰碰跳,好會兒,神魂方定,心想‥〔馬路如虎口……還真是危險呢!還是到研究院去練習好了……〕於是‥便牽著腳踏車,到研究院大門口,又想‥〔還是回家吧!今天出師不利……要是又很倒楣的話……阿爸的腳踏車,又舊舊爛爛的……要是把腳踏車弄壞了,那我就吃不完,兜著走啦!〕於是‥便繼續往前走,到了「凌雲五村」時——
  隔壁班的女同學,想是遠遠的,就看到阿文,一路牽著腳踏車,居然騎著她的腳踏車,到阿文身邊,停下車來,朝阿文叫問道‥「嘿!潘文良!你有腳踏車,幹嘛不騎啊?」
  阿文隨口便答道‥「因為我還不會騎呀!」阿文說了,才覺得「失言」了,心想‥〔至少也當說‥因為我還「不太會」騎嘛!〕
  她聽了,瞪大眼睛,叫道‥「啊!你還不會騎喔!」
  阿文也懶得辯解,沒啥心情理她,只是朝前直走。
  她慢慢地,騎著腳踏車,跟著阿文旁,好會兒,想是覺得無聊,便叫道‥「再見!」
  阿文笑道‥「再見!」接著,也就埋頭推著腳踏車。
  夏天,天氣好熱……
  阿文汗流浹背的,心想‥〔不會騎腳踏車,這腳踏車,倒成了累贅呢!要是能騎著腳踏車兜風,那會有多棒啊?〕
阿文把腳踏車,牽回山洞裡去放,上了鎖後,不禁「嗐……」的嘆了口氣,心想‥〔早知道‥今天不下山就好……早上起來,眼皮就在跳……還跟人家,借了三十塊……什麼時候,才能還呢?〕走出山洞,看到溪裡,潺潺的流水,很清涼的樣子,本想下去玩玩水,但時已至晡,肚子好餓,只得加快腳步回家去。
  
  後來,有一天——
  阿爸跟人家聊天,說到他的腳踏車……
  有一次,腳踏車被一根小釘子刺破,想是很小的洞,拔掉釘子後,風消得很慢,騎到「湖仔口」,才沒氣,便又到〈阿長伯〉家去灌風,後來居然沒再消氣了。後來,又破胎,去補胎,卻發現‥內胎上,有個補胎片——之前,是換新胎的,一直也沒再補胎,怎麼會有那塊補胎片呢?真是奇怪!
  阿文聽了,心裡直叫屈呢!
  難怪‥那天,自行車店的老闆,再找內胎的破洞時,內胎在水裡,繞了兩圈,才找到了破洞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1.07.二 10:11:20
  
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  
  阿文小時候,總是覺得自己挺倒楣的(或許當說是‥「不幸中的大幸」),比如‥
俗話說‥「跋一倒,拾一箍。」 (摔一跤,撿一元。)
阿文卻是‥自己摔一跤,痛得要命,後面的同學,卻撿到十塊錢。
夜裡,臨睡時,想想這兩天,學騎腳踏車的情景,實在也是有夠「幸運」的——沒摔得骨折,還真是「不幸中的大幸」呢! 又想‥〔我現在,應該已經算是‥會騎腳踏車了吧?要是能有一台,自己的腳踏車,那就好了……〕 突然靈光一閃‥〔前天,在「十八羅漢洞。四分溪」那裡,路邊崁下,溪畔的菅芒叢中,好像有看到一輛腳踏車……想是做大水,被沖到那裡的,不知損壞情形如何?修不修得好?要是修一修,還能騎的話,那就太棒了!〕阿文想得興奮了起來,半夜還難以入睡呢!
  翌日一早——
  阿文吃過早餐,便跑下山去,直奔十八羅漢洞的四分溪旁——
  一輛黃色的腳踏車,躺在菅芒叢裡,車身被樹幹壓著、前輪還埋在砂石裡呢!
  阿文費了番功夫,把腳踏車給挖了出來——
  腳踏車的前輪,像是發生車禍,被撞得歪七扭八的;想是曝屍荒郊太久,車身、鏈條,到處都在生鏽。
  阿文看看腳踏車,只要換個前輪,再加加潤滑油,整修一下,還是可以騎的,心裡樂得要命,趕緊把腳踏車,給抬到馬路上,然後‥一下牽著走、一下抬著走,把它給弄到阿興家。
  阿興家屋旁後面,有搭了個棚子,放了堆工具(木工)。
  阿興也很熱心地,把一輛舊了、壞了的越野腳踏車的前輪,給拆了下來,換下阿文撿來的腳踏車前輪——雖然‥後輪大、前輪小,車把矮了一截,但總是可以騎的。
  阿文還拿鐵刷子,刷掉腳踏車的鐵鏽,再擦一擦油漆呢!搞了好半天,總算可以騎上路啦!
  
  阿興問道‥「你真的會騎了嗎?」 (他大概不相信‥阿文只兩天,就學會騎腳踏車吧!)
  阿文叫道‥「真的呀!我騎給你看!」阿文耍帥地,左腳踩著左邊踏板、右腳往地上踢,接著‥就跨坐到椅墊上,往前騎了一陣,又折回頭。 (還好‥沒漏氣。)
  阿興比起大拇指,叫道‥「各得!各得!」 (各得,GOOD之諧音。)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啦!我要去兜風了!」於是‥便用力地,踩著腳踏車,往前直衝。
  腳踏車,雖然沒有機車、汽車來得快,但總比用兩腳走路,還要來得快嘛!
腳踏車,是雙腳的延伸,使人可以走得更快、走得更遠……
  阿文有了一輛‥「屬於自己的腳踏車」,真是太高興啦!一直往前騎,騎到麗山里(研究院路四段),連上坡路段,都騎到無法再往上騎時,才肯用牽的,累得大氣直喘、汗水直流,卻也甘之如飴哩! 阿文也不知騎了多久,騎到路的最高點,一處三叉路口,一邊通往崇德街、和平東路;一邊通往木柵。看看時候,也快中午了,心想‥〔下次,再帶個便當,騎遠一點吧!〕
  回程一路都是下坡,輕鬆多了。
  騎到十八羅漢洞,一處「下坡路段兼連續轉彎」(S彎)時——
  阿文一捏煞車——糟糕!煞車線斷啦!說時遲,那時快,阿文一緊張,腳踏車沒來得及轉彎,而往前直衝,衝出馬路,朝一隻「大石豬」撞去…… 阿文還好在腳踏車撞上石頭之前,屁股退到後座,然後‥兩腳往地上一站、把手一放,腿一軟,便坐到地上去了。 (大石豬,一塊大石,有如趴著的豬,被人用水泥,將豬頭塑得更像。)
  腳踏車——碰!的一聲,撞得龍頭骨都折了,還有鏈條也斷了……
  阿文呆坐在地上,大嘴開開,真是哭笑不得呢!
  俗話說‥「天有不測之風雲、人有旦夕之禍福。」
  世事無常,變化萬端……
  阿文一早起來,走了三、四公里的路;費了一番工夫,把腳踏車,從砂石、木頭中,給挖了出來;又費了一番工夫,整修到可以騎…… 剛才,還騎得好開心呢!怎麼一轉眼間,它就撞壞了?
阿文一下子,像是從雲端,跌到谷底似的,一時間,意興闌珊;好不容易,才有一輛‥屬於自己的腳踏車,轉眼之間,就「得而復失」啦!
  可笑的是‥腳踏車「出土」處,與腳踏車撞壞處,相距不到十公尺。
  阿文心想‥〔怎麼來,怎麼去……乾脆!把它給扔回去好啦!這下子,骨架都壞了,要修理,可就得花錢了……還是算了吧!〕又想‥〔還是把它抬回去,當廢鐵賣了也罷!要不然‥辛苦半天,都白廢了……〕阿文於是‥打起精神,把腳踏車,一下牽、一下抬的(只有後輪,牽起來不方便,用抬的,走得快些,只是‥抬久了,花力氣,也很累人),把腳踏車給弄回山下的「防空洞」……
(阿文放學時,有時會到工地、垃垃堆,去撿一些破銅爛鐵、廢紙,堆在防空洞裡,然後,再賣給收破爛的,賺點零用錢。後來,賣了五十塊錢,還給阿興三十元。)
  阿文回到家裡,累得躺到床上去,很快就睡著了,午餐都忘了吃呢!
  
  過沒幾天,學校也開學啦!
  阿文也只好‥收拾起「腳踏車夢」嘍!
  
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  
  現在的小朋友,還可真是幸福呢!想要腳踏車,只要開口,父母通常就會買給他——即使不開口,也可能會在生日時,收到腳踏車的禮物。
  而小朋友,要學騎腳踏車,也不是很難的事,因為‥後輪可以加兩個「輔助輪」,要把腳踏車給「騎倒」,還真是不容易呀!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2.13.三 11:05:36
 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