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10/23

◎回覆士心_關於標點用法

Filed under: 作文 — avun1230 @ 10:36:26

   ◎關於標點用法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士心‥
  看你問到這些問題,不禁笑了起來,因為‥會問到這些問題,就表示‥
士心實在是太「認真」啦! 果真要步上‥阿文的後塵嘍!
  有時,真要正確使用的話,就會產生‥士心所受的困擾,像是‥「同一句,甚至同一段,用兩個冒號,感覺很亂。」
  因為‥冒號之用處,在於「總起下文、總結上文」,偏偏中間沒幾句,看起來,就會讓人覺得‥「怎麼都是冒號?」
  而所謂‥「總起下文、總結上文」,往往也只是‥把「主題」,擺在「釋題」(內文)之前面或後面的差別而已。譬如‥
「六根‥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」 冒號於此,叫作‥總起下文。
「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‥六根。」 冒號於此,叫作‥總結上文。
  再者,由於一些詞句,本身就具有「總起下文、總結上文」之性質,像是‥
「因為、所以、所謂、至於、譬如、反正、雖然、但是、希望、但願、結果」等等,其後,就當用冒號,但有時,接著就是敘述句,譬如‥
「因為‥他說‥『……』 所以‥我就說‥『……』 結果‥我們就吵架啦!」
兩個冒號太接近,往往就會教人,看得很不順眼啦!(阿文是不覺得怪啦!但有人就會抗議。)
  阿文使用標點符號,有兩個依據‥「一、當用則用;二、能省則省。」
當無法達成「一」時,只好退而求其次,使用「二」啦! 如前之譬喻,則作‥
「因為他說‥『……』 所以我就說‥『……』 結果‥我們就吵架啦!」
(反正‥句子短,唸起來,也不會教人有「喘不過氣」的感覺,省之可也!)
  有時候,整段太多冒號,也只好用逗點,來取代一些冒號了。 (人也真是奇怪!在同一段裡頭,看到那麼多逗點,就不覺得它怪;看到幾個冒號,或是驚嘆號,卻會覺得它怪。這種「情緒上的感受與認知」,實在是‥有理說不清也!)
 
  關於「破折號」的運用‥
  阿文也不知‥當有什麼「規範」,恐怕再多的「規範」,也敵不過‥個人使用的「習慣」啦!
  破折號,用於「語意轉折」處。
  所謂「語意轉折」,譬如‥正在敘述甲事,「突然」改變話題,扯到乙事去。
  例句‥「我們今天,看到大象、獅子——你去過動物園嗎?」
「我們今天,看到大象、獅子」,是在敘述其至動物園所見,破折號之後‥
「你去過動物園嗎」,是突然問別人。 可以想像其畫面‥
甲在描述今天的「動物園遊記」,正說得天花亂墜之際,卻突然轉頭,問乙道‥
「嘿!你去過動物園嗎?」
  「語意轉折」之下,往往也就是‥偏離正在敘述之「主題」的話。
  寫文時,扯到其他話題,通常可用「夾注號」,或是「破折號」。 譬如‥
兩個冒號太接近,會教人看不順眼。(阿文是不覺得怪啦!但有人就會抗議。)
  亦可作‥
兩個冒號太接近,會教人看不順眼——阿文是不覺得怪啦!但有人就會抗議。
  兩種用法,其效果,是會給人不同感受的。用夾注號,比較正式,而用破折號,則有「歇後語」之況味也! (想必‥這也就是為什麼‥夾注號,可用「括號」,或在句子前後,加上「破折號」,兩種形式。)
  阿文覺得‥破折號,亦有「指示、指引、引導」的作用,故於文中,每作‥
「你看——」 這就好像‥用手指,指某物,要人去看似的。
「某日——」 這像是引導人,進入某一時空之中。
  若作‥
「你看!」 這就有「命令」的味道。
「從前從前……」 這有教人,陷入「回憶」之中的效果。
  若作‥「你看,從前,某日,」等等,則只是「平舖直述」而已。
  故可知‥標點符號的運用,也不是「死板板」的,可觀所要之效果,而加以靈活運用。
 
  關於「並列詞」之「頓號」用法‥
  阿文覺得‥簡短之字句(單句,四字以內),使用「頓號」,會比使用「和」字,要來得好。
譬如‥「歲寒三友‥松、竹、梅。」 這看起來,就很清楚。
若作‥「歲寒三友‥松、竹和梅。」 這「和」字於此,看來實在多餘。
乃至‥「歲寒三友‥松與竹和梅。」 這就像把「松、竹、梅」,給藏起來似的。
  五字以上,七字以下,則看情形。若一定要用「和」字,或「以及、還有」等字詞(連接詞、介詞),其前可以加個逗點,以免句子過長。
譬如‥「我們一家人、你們一家人,還有他們一家人,可以一同出國旅行。」
 
  再者‥頓號適用於單字、單句,而分號適用於複句。
因為‥頓號給人的節奏感,是比分號,來得短促的。
像一些「對仗的詩句、對聯、排句」等,就得注意一下。 譬如‥
˙世間唯有讀書好、 ←單句用頓號即可。
 天下無如吃飯難。——《益世精聯》
˙守身勿妄為,免貽羞父母; ←複句末,用分號。
 創業不深慮,必貽害子孫。——《益世精聯》
˙好學近智、力行近仁、知恥近勇; ←複句末,用分號。
 在官惟明、蒞事惟正、立身惟清。——《益世精聯》
˙為草當作蘭、為木當作松;蘭秋香風遠、松寒不改容。——唐。李白
  譬如‥
˙為天地立心;為生民立命;為往聖繼絕學;為萬世開太平。——北宋。張載
此並列句(排句),為單句,不宜用分號或逗點,當用頓號為適,如‥
˙為天地立心、為生民立命、為往聖繼絕學、為萬世開太平。——北宋。張載
 
  關於‥句子需用引號及句號時,下引號,當置於句號之前或後?
  這可分成兩方面‥
  一、引號用於引用句、稱述句時,下引號,當置於句號之後。 譬如‥
先人有偈曰‥「調養怒中氣、提防順口言、留心忙裡錯、愛惜有時錢。」
  二、引號用於強調字句時,下引號,則置於句號之前。 譬如‥
觀其一家人,相處融洽,子女皆有成,正所謂‥「家和萬事興」。
  引用句、稱述句,上下引號之間,當是一「完整」之段落,故應將句號(或嘆號、問號、刪節號),置於下引號之前。
  士心之所以有此問,乃因‥有時,所強調之句子過長,變得像在敘述,故教人難以辨別‥下引號,當置於句號之前或後。
  可知‥強調之句子,實不宜過長也!
 
  關於「用字」問題‥
  「裏、裡」二字,音義皆同,乃「一字二形」(不一樣的寫法)是也!端看個人習慣,誰也說不得誰錯。 (阿文習慣用「裡」字,乃因‥「裏」字像「裹」字;而「裡」字之字形,也較均勻;若要用毛筆寫「裏」字,筆畫間的距離,可就較難拿捏了。)
  至於‥「注」與「註」者。 「注」乃古用字、「註」乃今用字。 (今用字‥後來才有的字。)
  因為‥古代造字不多,不夠用時,往往也只好「假借」了,借久了,也就變成「自己的——不用還」啦!
  後來,一字太多義,往往教人搞混,只得另造字,或另加偏旁,以作區分。
然而‥有了「適意、合義」的字之後,人們「習慣成自然」,也難以捨棄使用「假借字」,結果就變成‥二字「通用」啦!
  「注解」與「註解」,看來,是「註解」二字,更為符合字義。然而‥既是自古通用,也就不好論其,誰是誰非啦!
  但一般通用的字,往往只在某個特定的詞性上通用,而非全都通用。 譬如‥
【注】字,在「動詞‥用文字解釋文義;名詞‥解釋或說明的文字」時,才通「註」字。 其它像是‥「灌注、大雨如注、專注、全神貫注、賭注、下注、孤注一擲」等,就不可言其「兩字通用」,便用「註」字啦!
  像「具」字,副詞為‥「皆、都、全」之意,則通「俱」字。如‥具備、具全,又作‥俱備、俱全。
  而「具」字,為名詞時,乃「器物、用器、量詞」。譬如‥家具、器具、一具。 「俱」字,並無名詞之義,是故‥不可寫作「家俱、器俱、一俱」也!
 
  大陸有一友人,於文中寫道‥「坐在我對面的週週……」
  阿文問之曰‥「此〈週週〉者,是以姓稱之乎?還是以名稱之乎?」
  其曰‥「是姓。『週、周』二字,不是『通用』嗎?」
  阿文笑曰‥「若是姓,當為〈周〉才對,若是其名為〈週〉,那就沒錯啦!
蓋‥『周、週』二字雖通,但姓『周』者,可不能教人家改姓『週』呀!若人家,名為〈週〉,則可喚之暱稱為〈週週〉,也不好教人家,改名為〈周周〉啦!」
  今人不辨詞性,全都「通用」,結果就是‥「積非成是——大家錯了,就變對的」,要與之「辯解」,實徒費口舌也!
 
  好啦!一扯,又這麼一大篇,實在很累人,休息吧!
                 阿文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25.三 17:52:00
 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