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10/10

◎野薑花的回憶

Filed under: 散文 — avun1230 @ 21:08:33

   ◎野薑花的回憶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 

˙有花名野薑,叢生在溪旁;色白似蝴蝶,淡雅而清香。
 朝來摘幾朵,回家瓶中養;一室得芬芳,人亦覺悠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潘文良。野薑花
 
  屋旁溝邊的野薑花,又開得特盛啦!
  清晨,去摘個幾朵,置於屋內瓶中,就得滿室生香,人也「優雅」了起來呢!
 
  野薑花,一般常見的,總是「白色的」品種,其實‥野薑花的顏色,還有‥黃色、淡黃色、粉紅色、桃紅色的。
  阿文有一年,從「豐原縣。石崗鄉。土牛」附近,「豐勢溪」旁的人家,所摘回種植的「桃紅色」野薑花,今年,也開了不少。
  說來也奇怪‥記得當時所見,那戶人家,所種的「粉紅色野薑花」,其株不過一公尺,花苞也有如白色薑野花的花苞,不會全都抽長盛開。阿文帶回家種後,其株長高至三公尺,花苞全都抽長盛開呢——想是‥北部雨水豐富,營養好,牠也就長得特旺的了。 更奇怪的是‥居然開出來的花,是桃紅色的——也許‥花的顏色,是跟土壤養分有關。
 
  
 
  看到野薑花,總會想起一些‥昔日的事。
  阿文小時候,常會鑽到野薑花叢裡去,開闢一個「床位」,然後,躺在(躲在)那裡——看雲、聽蟬、賞花、聞香、觀蝶……還有尋找‥綠色的雨蛙;直到有一次,被一條「赤尾鮐」(赤尾青竹絲),從身上溜過(阿文動也不敢動,而牠待了半小時,也許更久才離開),才沒敢再時常去,賴在她的懷裡。

 
  就來說說‥阿文送野薑花,給一個女孩的糗事好啦——
有那麼點浪漫,卻有更多傻與蠢哩! 話說‥
  阿文有個讀者,名叫〈麗玉〉,後來,變成筆友。
  她是個超愛野薑花的女子,只要在市場裡,看到野薑花,就會買個幾朵回家。
  有一年,她生日時(八月二十一日)——
  她的朋友〈小真〉,在一個星期前,居然寫信給阿文,要阿文去參加‥她們一票朋友,為麗玉所辦的生日會——給她一個驚喜。 (因為‥麗玉在那陣子,家中事情多,令她很不開心。)
  阿文考慮了幾天,還是很猶豫。 心想‥〔如果‥真要去的話,就送她「一百朵野薑花」,讓她給驚喜得昏倒。〕
  奈何‥八月十九日下午,要去摘野薑花時,發現‥早有人捷足先登、先下手為強地,把野薑花,給「收成」去啦! (有人會來割去賣。)
  阿文逛了一大圈,居然只摘到「十一朵」,人家「漏網」的,而且多是‥花苞小小的,沒幾朵像樣的——真是教人「洩氣」哩!
  十九日晚上,打電話給小真,想跟她說‥不去了! 卻反被她給說服,莫名其妙地,也就答應要去……於是‥兩人約定‥八月二十一日下午,在「豐原火車站」見面——阿文會帶著一束「野薑花」…… (之前,彼此都沒見過面。)
 
  阿文於是打算‥八月二十日,先到「石崗」的阿姨家,等八月二十一日下午,再到豐原火車站。
  於是‥二十日,中午時,便帶著野薑花下山,先坐公車到台北火車站,再坐「復興號火車」——直奔「豐原」。
  看看那野薑花,像是被虐待似的「垂頭喪氣」(失水過多),早上,本來弄了個寶特瓶裝著的,只是‥行至山下,打翻了水,為了趕公車,沒來得及,去人家那裡「補水」,竟還把寶特瓶,往垃圾桶裡丟。
  上了公車——
  司機就笑道‥「啊!你真功夫嘔!坐車佫帶花來送我!」(佫‥還。台語。)
  阿文只得笑道‥「另工才送你!」 (改天再送你!)
  到了「台北火車站」——
  阿文下公車時,便抽出兩朵,已盛開的野薑花(花苞也沒多大,怕是那花,支持不到明天,所以‥不如送他的好),放進司機座位旁的水桶裡。(水桶裡有水,好笨嘔!怎沒想到「寄放」一下? 不過,要是寄放的話,只怕到時…… 因為‥車上開冷氣,花會「脫水」。)
  司機先生,還直笑著說‥「謝謝喔!謝謝喔!」
 
  在火車上——
  阿文看那野薑花,漸漸因失水而枯萎,只得想用車上的紙杯子,去裝些水,然而‥火車上的廁所,門壞了,打不開,而前節車箱的廁所,竟然沒水,有的,僅是車上的「熱開水」(復興號附茶水間),那開水,又是滾燙的,好容易地,等水冷了,路程,都已過一大半;一不小心,花倒了~水流光了,只得再盛一杯,等水冷,都快到目的啦!(看那花的樣子,實在是很不樂觀。)
  阿文走出「豐原火車站」,發現一塊路標上,寫著‥
    往豐勢路行人陸橋
  阿姨家的住址是‥「台中縣(石岡鄉)豐勢路一一○號」。 阿文看到「豐勢路」,也就走過天橋啦!只是‥那「豐勢路」,怎麼會有「一段」呢? 找到了「一一○號」,看了之後,不是阿姨家(阿姨家,本來在「三五號」,後來搬了,阿文還沒去過)。
  阿文心想‥〔不是一段的一一○號,大概是二段的一一○號吧!〕結果‥走到二段的一一○號,還是「不是」,又想‥〔那麼‥是三段的一一○號嘍!?〕 房子的距離(兩號之間),是越走越遠,阿文又怕坐車,坐過頭,也不知道,所以‥還是——走啦! 結果‥一段是「六百多號」……二段竟是「一千兩百多號」……
走到腳痠啦!還沒走到「三段」哩!(豐原市的豐勢路,沒有三段啊!)
  阿文走到‥「半張加油站」,看到公共電話,便打電話到阿姨家——
  表妹竟然說‥「就快到了嘛……再坐到『土牛站』下車,就到了嘛!」
  阿文叫道‥「土牛!?」阿文這才發現(想到)‥阿姨家的「豐勢路」,是「石岡鄉」的豐勢路,而非‥「豐原」的豐勢路。 (阿文真是‥遜斃了! 原來‥「豐勢路」者‥從豐原到東勢,途經石崗鄉。只是‥豐原市、石崗鄉,各有「豐勢路」。)
  阿文心想‥〔有豐原客運——坐車嘛!〕阿文走著走著,找到了站牌,等了好久,車子來了,阿文舉手…… 可是‥車子開得太快——沒停。
  阿文心裡叫道‥〔好嘛!想考驗我!走嘛!誰怕誰!?〕阿文又走過了一站,到了站牌,想想還是等車好了…… 結果‥車子還是過站不停。(大概是平時,那幾站少有人上下車,司機沒注意到吧!?) 阿文性子一發‥〔乾脆就走到底好了! 以後,還想‥「雲遊四海」呢!走這點路,算什麼?〕
  阿文好容易地,走進了‥「石岡鄉」的豐勢路,心想‥〔就快到了吧〕
  一路上的人家,居然都沒看到門牌,等走到有門牌的人家,才發現‥豐原的豐勢路,門牌號是由「豐原」數往「東勢」方向的,而石岡鄉的豐勢路,則是由「東勢」往「豐原」方向的,一看——「一千二百多號」,心裡不禁笑道‥〔這下子,可有得走了。〕
  房子的距離,稀稀落落、時有時無,要走多久,才到「一一○號」呢? 一路上,只看到五輛計程車,即使是空車,也都跑快車道,一閃就過了,走到紅綠燈的路口,想看看有沒有「善面人士」,好搭個便車,可是‥一個個都在「趕路」,阿文也提不起勁,去跟人家……搭訕——還是‥走吧!
  走得天都快下雨了,後來,看到一個阿伯仔,在門前穿雨衣,打算要上機車。阿文趕上前去,厚著臉皮,想麻煩他順載一程,哪知‥他竟然不肯,還叫阿文去搭車。
  阿文又到站牌,等了許久,一時不察,竟讓車給跑了。 阿文笑了笑,乾脆舉步又走——走著走著,雨就開始下了…… 實在不好玩,腳可真的痠了,又到了站牌,便走到柏油路上(離路旁四公尺)去等車,遠遠的看到車,便舉起野薑花,大揮特揮一番——車子,總算停下來了。
  結果‥沒坐幾站,就到了「土牛站」啦!
  阿文下了車,找著了「一一○號」,是家佛像雕刻的——
  阿文心想‥〔這哪會是阿姨家呢?〕 問了裡頭的老闆,竟也不認識阿姨、姨丈(他們只知「偏名」,而不識本名),後來,告訴阿文,到別家去問問看。
  阿文到處問了一遍‥問這家也不是、問那家也不是,後來——
  佛像店裡的阿婆,才說‥「會不會是‥在巷子裡的那家?」
  阿文心想‥〔哪家呢?〕阿文看阿婆忙著走進屋裡,也不好意思「追問」,便走進巷子裡,看看一家家,關門閉戶的,只得高唱‥「劉淑雯……」還好,沒叫幾聲,表妹就出來了。(那門牌號,重編編過了。 劉淑雯‥阿文的表妹。)
  呵呵!真是的……真是‥「出師不利」喲!
  (註‥由台中豐原火車站,走豐原市豐勢路一段、二段,進入石崗鄉之豐勢路,到接近豐勢溪之「土牛派出所」,全程約「一萬零五百公尺」。阿文至少走了「一萬公尺」也!)
 
  阿文留了阿姨家的電話給小真,她說「下午」五、六點,會打來,結果‥到了晚上九點,電話還是靜悄悄的。 阿文知道小真,會在麗玉家,於是‥只得「冒險」打了過去——嘿嘿!還正好是小真接的,(她記錯阿姨家電話,還打電話到阿文家裡去問,只是‥那群糊塗弟妹,一時也找不到阿姨家的電話……)便和小真約隔天下午四點半,在「豐原火車站」相見……
 
  「八月二十一日」,上午很無聊,和表弟〈劉自立〉,到外頭逛了一圈,回家,看了半天的錄影帶。
  中午,阿文「自己動手」,炒了幾盤菜……
  十二點四十,表妹上學(暑期輔導)回來,就教她們摺紙……
  下午,看看那帶來的野薑花,實在不是很好看,便又騎著腳踏車,出去逛了一圈,想說‥到溪邊,能不能摘到「新鮮的」野薑花,奈何‥走了很遠,也沒找到。(倒是在人家屋旁,看到一叢「粉紅色野薑花」,還真是令人「驚艷」呢!居然‥除了白色野薑花之外,還有別種顏色的野薑花呢! 可惜!花都謝啦!阿文於是‥就去給人家,挖了一塊地下莖,帶回家種。)
 
  阿文說要送「野薑花」……
  阿姨、姨丈都在笑‥「哪有人,送這種花的!?」
  表妹也笑,不過她說‥「這才特別嘛!」 還用報紙,「試包」了半天,要阿文去買張包裝紙。 (那花,本來葉子沒剪、莖留很長的,只是昨天,阿文在洗澡時,阿姨回來,看到花,便把它剪成那副模樣。)
  好容易地,等到三點半,坐上車,到了豐原車站……
  等啊等的,四點半過了~五點過了~五點半過了……等得阿文坐到階梯上,直唸‥「南無觀世音菩薩!」
  突然,有人從背後拍了阿文一下肩膀。
  阿文起身,回頭一看——原來是〈小真〉(果然比阿文高),和她的同事。
  阿文跟小真說‥「想去買張包裝紙……」(因為‥到豐原車站,已四點二十分,不敢走開。)
  小真說‥「不用了吧!阿姐不會在意的。」(看來小真,還真是了解麗玉。)
 
  到了麗玉家樓下,上樓時,走到一半——
  小真居然說都沒說,就「搶」了阿文手裡的野薑花,帶頭上樓去啦! (她是想拿著野薑花,先去送給麗玉,讓麗玉猜猜看的——倒是教阿文,愣了一下呢!)
  阿文上樓,第一個見著的,是麗玉的妹妹……(還以為‥她是麗玉哩!麗玉當時,是在房間裡吧!)
  到了麗玉家裡,和麗玉匆匆一瞥……(那是第一次,和麗玉見面,但從頭到尾,都沒把麗玉看個清楚,所以‥印象很模糊。)
 
  和麗玉見面了……發現‥麗玉其實有很多人,關心著、依繞著。
  雖然‥有那麼多人、有麗玉在身旁,阿文卻彷彿‥回到自己的世界一樣,在「螢光幕」前,看一場戲,只覺得‥如夢似幻的……阿文呢!還是覺得很孤獨……像是‥「千山我獨行」一般……
  為麗玉唱了「生日快樂」~吃完了蛋糕。
  大家又提議‥到「KTV」唱歌……
  麗玉其實也不是很喜歡,那種場合,於是‥就問阿文‥「想不想回家了?」
  阿文便道‥「好呀!」
  麗玉於是就載阿文,回阿姨家去……兩人一路無語。
  晚上十一點多——
  阿文打電話給麗玉,問‥「麗玉回到家沒? 有沒有迷路?……」竟因一時無話可說,怕是‥「沉默無了時」,只得說再見、道晚安——把電話掛了。
  回想整個過程,還是如夢似戲——似實還虛……只是覺得累,像看了一天的電視一樣,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。 (原敘於信件‥B8A12。)
 
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 
  故事講完啦!
  呵呵!蠢蠢的阿文,第一次送花,給一個女子,送的居然是〈野薑花〉哩!
  好不容易,千里迢迢的,帶著那「要死不活」的野薑花,卻也沒能「親手」,交給她呢!
  雖然‥原本想送「一百朵」,卻只摘到「十一朵」,而送到麗玉手中,只剩下「五朵」,不過‥「禮輕情意重」嘛! 倒把麗玉,給感動得要哭要哭的。
  只是‥看到阿文的出現,麗玉也沒啥「驚喜」的,因為‥小真的安排,早就被她給看穿啦! 看到野薑花,她就知道‥阿文來啦!
  突然想起,這麼一首歌‥《野薑花的回憶》——
   ˙三月裡,微風輕吹,吹綠滿山遍野,
    雪白又純潔,小小的野薑花。
   ˙偶然一天,沉默的你,投影在我的世界裡,
    一朵朵,野薑花,點綴生命的芬芳。
   ˙三月裡,小雨輕飄,飄過滿山遍野,
    每一朵,野薑花,都是我的回憶。

 
  註‥《野薑花的回憶》一歌,專輯‥風兒別敲我窗。
    作詞‥靈漪。作曲‥林詩達。編曲‥林家慶。演唱‥劉藍溪。
 
  野薑花,一種再平常不過的花了,感覺上,總沒有玫瑰,來得嬌艷,然而‥她卻會帶給許多人,許多記憶——
更教人相信的是‥那些記憶,都會是‥美麗、浪漫而動人的。
  朋友們!你有屬於自己‥關於野薑花的回憶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10.10.二 17:00:00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 ◎野薑花的回憶
           ○詞:靈漪/曲:林詩達/編曲:林家慶
           ○專輯:風兒別敲我窗/唱:劉藍溪
˙三月裡,微風輕吹,吹綠滿山遍野,
 雪白又純潔,小小的野薑花。
˙偶然一天,沉默的你,投影在我的世界裡,
 一朵朵,野薑花,點綴生命的芬芳。
˙三月裡,小雨輕飄,飄過滿山遍野,
 每一朵,野薑花,都是我的回憶。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歌名:野薑花的回憶
作詞:靈漪
作曲:林詩達
歌手:劉藍溪
編曲:林家慶
專輯:風兒別敲我窗
語言:國語
發行:Sony
年份:1978年
 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