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03/06

■童年故事。童年的饗宴_05

Filed under: 幽默小品 — avun1230 @ 23:34:21

   ◎石尾堆上的家園

                 ○潘文良 撰

  阿文小時候,家鄉有個煤礦場。
  (今日的「台北市地圖.南港區」上,還有標示著‥「信和煤礦」呢!)
  礦坑中,除了挖出煤礦之外,就是泥土和石塊,一車又一車地,日積月累之後,堆滿了山谷,形成了個台地,名稱「石尾堆」。
  還流著兩條鼻涕的童稚年代,便時常會到石尾堆上去玩。
  當是七歲的時候吧!有天下午——
  阿文帶著鄰居的噢妹,一起到石尾堆上玩。
  石尾堆上,石塊多、泥沙多,於是‥也就用石塊,來堆砌「房屋」;刮一堆泥沙,舖成庭院,植以花草樹苗——建設自己的「家園」。
  阿文精挑細選的,撿了些較為方整、適合堆砌的石塊、石片,也利用柄材、黏土,蓋了棟高七十公分的「雙層別墅」;又堆起了圍牆做庭院、挖了個坑做水池。
  噢妹刮了一堆沙子,舖在「庭院」裡,栽上一些花草、小樹,佈置得「美輪美奐」。
  兩人建設好了家園,便開始辦家家。
  阿文屁股翹得高高的,推著石頭當的車子,要出門去「上班」。
  噢妹便騎到阿文背上,要阿文載她去「買菜」。
  阿文只好載著她——東市買雞鴨、南市買魚蝦、西市買蔬菜、北市買西瓜……轉了一大圈,才回到家。
  噢妹要作飯。
  阿文便又出門去上班——結果‥也沒去上班,而是開著「車子」,到處去「觀光」。
 
  後來,住在礦場事務所附近的幾個小孩,也到石尾堆上玩。
  他們也在石尾堆上的一角,蓋起「城堡」。
  阿文便前去參觀,一時雞婆,想幫人家砌圍牆,卻把人家的圍牆,給弄倒了。
  阿波叫道‥「厚……你很討厭也……」
  阿文叫道‥「對不起嘛……」趕緊蹲下身子,把圍牆給堆好,結果‥他們的「基礎」打得太爛,才一堆好,竟又倒了……
  阿波便推了阿文一把,叫道‥「走開啦!」
  阿文像烏龜翻背似的,倒在地上,爬了起來,抱起自己的「車子」‥「哼!」了一聲,便踢了圍牆一腳——
  圍牆又倒了一角。
  阿波起身,便想揍阿文。
  阿文趕緊起步就跑。
  阿波一腳沒踢著,居然抓起一把小石子,撒向阿文。
  阿文中彈連連,停下腳步,本想回過頭去,跟他打架的,但想想‥〔還是算了吧!〕於是‥就自己撫了撫頭(痛),走回「家」去。
  噢妹已準備好了‥一桌飯菜,看到阿文,就叫著‥「吃飯嘍……吃飯嘍……」
  阿文也就拋卻剛才的不愉快,跟噢妹兩個人,裝模作樣地,飽餐一頓。
  噢妹打了個哈欠,叫道‥「好累哦!要睡覺了!」於是‥就趴到一旁的石頭上去,也不知是‥真的要睡,還是假的要睡。
  阿文叫道‥「我要去種田了!」於是‥就到一旁,開闢田地,把小石子,排成田埂,還拔了些菅芒苗,像種稻似的,種了起來。
 
  阿波他們,想是也完成了他們的城堡,便開著車子,來「參觀」阿文的家園。
  阿波一到,竟把車子,衝到阿文的田裡,把稻子都壓倒了。
  阿文便叫道‥「厚……你很討厭也……」叫著,便推著他,又吼道‥「走開啦!」
  阿波居然‥「哈哈哈……」的笑了一陣,叫道‥「種什麼爛東西嘛!我這是推土機(石頭),幫你把地用平……」接著,就用「推土機」,把阿文種的稻子,全給推平了。
  阿文氣了起來,就踢了阿波一腳,叫道‥「滾蛋啦!」
  阿波居然還笑著,叫道‥「哈哈哈!生氣了喔!」
  阿文看得有氣,又一拳揮了過去。
  阿波‥「嘿……」了一聲,往側邊一跳,閃了開來,卻一腳踩進阿文的庭院,又一個退步,踢到牆壁……
  阿文辛苦建造的雙層別墅,也就垮啦!
  噢妹叫道‥「你們好討厭喔!幹嘛弄倒我們家?」
  阿波又踹了別墅兩腳,讓它垮得更厲害,笑道‥「哈!哈!哈!爛房子!」
  阿文可真是火了,一念心起‥「哼!」了一聲,便怒氣沖沖地,走向他們的城堡;半路上,撿了塊排球大的石頭,扛到肩上。
  阿波會過意來,叫道‥「啊!他要弄壞我們的城堡……擋住他!」
  阿清趕緊起步跑,追向阿文。
  阿文也趕緊起步跑,說實在的,石頭還真是重哩!但心裡有氣,哪管它重不重,扛在肩上‥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著,加快腳步,衝到他們的城堡前,就將石頭,給砸了下去。
  城堡也是爛得很,一顆石頭,就炸垮了。
  阿文拍了拍手,心裡才在得意,背後突然挨了一拳;阿文轉身,肚子又挨了一拳,看個清楚,原來是阿清,於是就出手反擊……
  阿波跟大箍仔,趕來助陣。
  阿文挨了好幾拳,雙拳難抵六手,只好轉身落跑。
  他們卻還是緊追不捨。
  阿文於是撿起一根柄材,不管三七二十一,朝他們亂揮亂舞。
  他們也撿了柄材,跟阿文「相殺」了起來。
  阿文寡不敵眾,顧前難顧後,被打了好多好多下,氣得就專攻阿波,也把他給打得慘兮兮的。
  也不知是阿清,還是大箍仔,居然拿了塊拳頭大的石頭,丟向阿文。
  阿文背後,也沒長眼睛,不知曉得要閃開,後腦袋,就被砸到了‥「啊……」的一聲,蹲到地上,只覺得‥後腦有股「暖流」……手一摸,果然「流血」啦! 只得「五體投地」的,跪在地上「裝死」……
  阿波他們,也沒敢再打了,趕緊「離開現場」。
  噢妹‥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哭著,在一旁叫問道‥「你怎樣了……你怎樣了?」
  阿文只好裝勇敢的,抬起頭來‥「嘿嘿嘿嘿……」的笑道‥「沒怎樣啦!」
  噢妹這才沒再繼續哭,又叫道‥「流血了……」
  阿文搖頭笑道‥「沒關係啦!」站起身來,看阿波他們,在那裡整修城堡,於是朝他們‥「哼!」了一聲,拉著噢妹,也回去整修自己的家園。
  兩人忙了許久,總算是修復了。
 
  時近黃昏——
  大姐姐找人來了。
  噢妹看到大姐姐,便叫道‥「姊姊!阿文跟他們打架……」
  大姐姐看阿文灰頭土臉的,問道‥「你怎麼跟人家打架?」
  阿文吸了吸鼻涕,叫道‥「他們破壞我們家呀……我就去破壞他們家呀…… 然後‥我們就打架呀……」
  大姐姐想是「哭笑不得」吧!拉起阿文的手,叫道‥「好啦!回家啦!」
  噢妹又叫道‥「阿文的頭……流血……」
  大姐姐趕緊看阿文的頭,叫道‥「你看你……頭上一個洞……你還玩呀!? 走啦!回家!」
  阿文卻掙開大姐姐的手,叫道‥「不行走啦!」
  大姐姐叫道‥「哼……不聽話唷……」
  阿文叫道‥「等一下,他們又會來破壞……我要保護我的家園……」
  大姐姐叫道‥「壞掉,再蓋就好了嘛!先回家去嘛!」
  阿文叫道‥「不行……等他們走了,再回去……」說完,便坐到「別墅」的屋頂上,兩手抱胸,遠遠地,看著阿波他們,心裡打算著‥〔等他們走了,一定要再去‥砸爛他們的城堡……〕
  大姐姐叫道‥「好……再等十分鐘,就回去……」
  阿波他們,大概也在「擔心」‥阿文會去破壞他們的城堡,居然也「守」在那裡。
 
  頓時,大家都沒再說話;時間,彷彿停止了似的。
  也不知‥過了多久。
  寧靜的氣氛中,響起一陣呼叫聲——
  「阿清仔……」 (阿清他媽媽,在找人啦! 阿清家,在礦場事務所旁,離石尾堆,沒多遠。)
  阿清應道‥「嘔……」接著,就跟阿波他們叫道‥「我要轉來去啊!」 (我要回去啦!)
  大箍仔也叫道‥「我嘛要轉來去啊!」
  阿波也只好跟著他們兩個,走下石尾堆去。
  阿文心裡,得意了起來,起身打算去破壞他們的城堡。
  大姐姐拉起阿文的手,叫道‥「好了吧!可以回家了吧!」
  阿文想想,便笑道‥「好啦!回家……」
 
  當天晚上——
  阿文半夜醒來,又去當〈黑夜王子〉……
  趁著月色明亮,跑到石尾堆上,把他們的城堡,給「夷為平地」……
  阿文看著蕩然無存的「城堡遺址」,心裡得意得很呢! 接著,又去整理自己的「田園」。 但後來,又想‥〔要是他們看到城堡被破壞了,一定會找我算帳的……那可怎麼辦?〕想到這點,頭就大了,一屁股,坐到別墅的屋頂上,一時沒坐好,坐到邊邊,居然把別墅給坐垮了,還跌了個四腳朝天,好容易地,爬了起來,心裡叫道‥〔真倒楣……〕本想動手整修,但忽然想道‥〔這樣也好啦!他們要是說我破壞他們的城堡,我就說他們破壞我的別墅……大家平手……〕
  阿文這才‥得意又放心地,踏著月色歸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03.06.一 23:00:00 修校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【附記】
  今日,到附近的「慈岩宮」,看到昔日的「石尾堆」,想起一些小時候的事情;從舊的手稿中,翻出這篇‥一直沒寫好的《童年故事》,重新將它給「整修」了一番。
  今日的石尾堆,已是長滿了菅芒、灌木;還有一大半,成了「土石流」呢!
  童稚時,那麼「認真」的,「保衛」著「家園」,還跟人家打架,打得頭破血流的;今日想想,卻覺得‥還真是好笑呢!
  看著一些朋友,那麼「認真」地,為著「情愛」等問題,而憂悲惱苦、愁煩啼哭……
  多年之後,回想起來,也當會覺得‥「當年那麼『認真』,還真是好笑呢!」
 
  阿文想作首詩偈,以為紀念,卻沒能作好,就先這麼「擱著」吧!以後想好了,再補之也罷!
˙余憶童稚時,嬉戲石尾堆;砌石為莊園、累土作庭院。
 沙土煮為飯、花草炒成菜;雖是作兒戲,心情也愉快。

 (暫缺。)
 當年爭戰地,如今是荒台;昔日認真事,一切付塵埃。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03.06.一 23:30:00
 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■【註解】
【柄材】 樹枝截成的木棍,通當是相思樹。礦坑中,用來搭架、擋土的材料。
  較細的,可以拿來當枴杖用。
【大箍仔】 大胖子。
【相殺】 「殺」字,台語用字,當為{台+到-至}。
【黑夜王子】 阿文幼時,常會在夜晚,到處遊蕩;
  到「墓仔埔」去,也不會害怕,自稱‥黑夜王子。
 

廣告

1 則迴響 »

  1. 阿文‥
      真是好看!把小阿文寫得活龍活現(這個成語用得對嗎?)!讀起來像看電影似的!呵~剛說完小阿婆寧死也不給人欺負,看來咱倆又有雷同了呢~!
     
    還有啊,阿文,這兩天,因為讀〈力口一卜〉的文章,心情一下子有點沉重起來!阿文和阿婆都有著不很順遂的童年,但我們都靠著毅力走了過來,而且走得比很多幸福小孩來得有意義!真希望他也能像我們一樣‥終於踏上自己要走的路!我們一起祝福他吧!
     
    日安
     
               阿婆
     
     

    迴響 由 Unknown — 2006/03/07 @ 10:38:27
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