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02/08

■魚雁千里共今緣 ○清靈-來電-1

Filed under: 書信 — avun1230 @ 00:54:50

 

【民國八十六年八月九日 星期六】

  農曆「七夕」,情人節,晚上十一點多——

  清靈打電話給阿文,叫問道‥「喂……請問‥〈阿文〉在不在?」

  阿文認得清靈的聲音,於是叫道‥「清靈啊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嗯!阿文哥哥!情人節快樂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快樂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今天……我本來想去找您的耶!」

  阿文應道‥「嘔!」

  清靈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您……」

  阿文叫道‥「清靈!妳就別再『您』了啦……聽起來,亂彆扭的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我就一直叫得很順口的嘛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算啦!隨妳高興吧!」

  清靈停了會兒,輕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好想你呢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謝謝啦!有人想我……真好!謝謝啦!」

  清靈停了一下,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你上次答應要來看我的……你黃牛!」

  阿文叫道‥「對不起嘛……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  清靈停了許久,叫問道‥「阿文哥哥!您知道嗎? 我就快死了耶!」

  阿文聽清靈的語氣,很是平和,有些詑異,不禁叫問道‥「什麼!?

  清靈叫道‥「我就快死了啦!您再不來看我……我會很難過的!」

  阿文不覺問道‥「妳快死了……妳什麼時候要死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都不知道我……七月——你都不知道‥我七月是怎麼過的!?

  阿文笑道‥「妳不說,我當然不知道啦!妳說了……我就知道了唄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你都不打電話給我……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妳可以打給我呀!妳知道的嘛!沒事,我是不會打電話……聊天的嘛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沒事,我可有事呀!」

  阿文問道‥「有什麼事呢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現在沒事了……本來,我也想打給你的,爸爸要打電話,請阿文哥哥來陪我,我點了頭,又搖了頭……後來,我靠自己,走過來了……現在很好!

沒事了!」

  阿文聽了,慎重地叫問道‥「清靈!妳發生什麼事了嘛?」

  清靈道‥「七月一日,晚上的時候,我的房間,發生了一場……『小火災』嘛!把我的書桌、書櫃、衣櫥,都燒掉了……而我,在浴室裡,昏睡著……」

  阿文叫問道‥「怎麼會這樣呢?」

  清靈道‥「我也不知道……爸爸研判‥可能是我插到了『電熱器』的插頭……之前,我把檯燈的插頭拔起來……把檯燈給擦一擦嘛!結果‥放回去的時候,插到電熱器的插頭……電熱器,放在書桌跟衣櫃中間嘛!還放在紙箱子裡,插頭線,卻沒放進去……都是黑色的電線,我一時沒注意,就拉錯了……而電熱器的開關,是開著的……後來,我去浴室洗澡……幸好,爸爸回來得早……趕緊拿滅火器,把火給滅了,要是再遲個三分鐘的話……恐怕阿文哥哥,就會在電視新聞上,看到我們家這棟公寓,失火的新聞了……」

  阿文道‥「人沒事……那就『阿彌陀佛』了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阿彌陀佛……可是‥我的書,全燒光了呀……還有衣服……你知道嗎? 衣服只剩兩套……一套晾在後陽台上……一套是身上穿的……還好‥床舖一點也沒燒到,我還有地方睡覺……可是‥我要聯考了,書燒光了……真是不好的預兆……最糟糕的是‥我的……我家的相片簿,全毀了……還有我們的信……這場火,燒得很奇怪呢!」

  阿文沉默了許久,說道‥「人沒事……就好了!」

  清靈也沉默了許久,又說道‥「後來,聯考那天早上,我也昏睡著,我爸爸、媽媽,怎麼也叫不醒我……高中的、五專的……我都沒去考……阿文哥哥!我就快死了……」

  阿文一時百感交集,也不知道,要說什麼好。

  清靈沉默了許久,方才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死了,你會不會想我?」

  阿文輕笑道‥「傻丫頭!我當然會……我當然會想念妳啦!」

  清靈突然笑問道‥「上次,我問我爸爸、媽媽說‥『如果我死了,你們會怎樣?』 我爸爸竟然還『笑著』說‥『那麼‥我們會想念妳的!』 阿文哥哥!我問你‥『這是不是‥你教我爸爸說的呀!?』 你說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是呀!是我教他的……妳爸爸打電話來,聊到妳嘛!

妳爸爸說‥『我的女兒,擔心自己會死,問我說‥「如果我死了,你們會怎樣?」

 我還真不知‥如何回答她呢!』

我就告訴妳爸爸說‥『如果清靈再問你‥「如果我死了,你們會怎樣?」 那麼‥你就告訴她說‥「那麼‥我們會想念妳的!」』

結果‥妳還真的又問妳爸爸呢!所以‥妳爸爸,會覺得好笑呀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我就知道!」

  阿文喝了口茶,一時也沒話說。

  清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你什麼時候,要來看我嘛?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想去的時候吧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總是這麼說……」

  阿文道‥「妳知道的嘛!沒事,我不喜歡到處跑的嘛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都還沒來過我家呢……你再不來,我就快死了……」

  阿文不禁問道‥「妳一直說‥『快死了!快死了!』什麼時候呢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十月啦!我真的感覺到了……我就快死了……」

  阿文過了許久,方才問道‥「妳現在,可以『不怕死』了嗎?」

  清靈道‥「嗯!死並不可怕!我知道‥死並不可怕!」

  阿文道‥「那就好!」

  清靈沉默了許久,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你說‥

『不求死、不拒死、不怕死、不著死——生命值得珍惜,但並不值得留戀!』

這如何解釋呢?」

  阿文做了下深呼吸,說道‥「以生人對死人而言,譬如‥父母子女,至親好友將死,則不求他快死;他就要死了,也不拒絕他要死;更不怕、不擔心‥他會死;他死了之後,也不至於‥為他死而憂悲惱苦終生…… 君不見——子女走失、遭人綁架,則憂悲惱苦終生,茶不思、飯不想,想到就愁煩啼哭,乃至因而精神失常;設若能夠『不著死』,則不至於‥終日、終年、終生,為之憂悲惱苦;也不至於‥茶不思、飯不想的,愁煩啼哭;更不至於‥因而精神失常,這就叫作『不著死』。

至於‥以個人而言‥自己生命未盡,不必求死,活得不耐煩,也不能求死,譬如『自殺』,就是『求死』;而生命將盡,也不必百般搶救地‥『拒絕死亡』;而人之所以『不怕』,有兩種‥一是『無知』故不怕、二是『了知』故不怕,對於人之生死,能夠『了知』,才真的能夠『不怕死』,至於‥『不著死』嘛……」

  清靈道‥「這『不求死、不拒死、不怕死』,我都明白了,那『不著死』,怎麼解釋呢?」

  阿文搖頭笑道‥「至於‥『不著死』,就等妳死了,妳再去體會吧!妳只要記住‥『不著死』三個字,死了也要記得,到時候,妳死了就知道啦!」

  清靈笑叫道‥「你們佛家,就喜歡『打啞謎』……什麼‥『死了就知道』嘛!我都死過好幾次了,也還不知道呀!」

  阿文問道‥「妳……妳『死過好幾次了』嗎?」

  清靈竟然笑道‥「嗯!如果我真想死了的話,那我就真的會死去呢……不過‥時間還沒到……我知道‥死後的世界……那很好玩的喔!」

  阿文聽了,還真覺得「不可思議」呢!心想‥〔清靈怎麼會說這種話呢?〕

  清靈高興地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跟您說喲!以前,我昏睡的時候,腦海是一片空白、迷茫,不過現在,我昏睡的時候,『靈魂』會出竅耶!您知道嗎? 那時候的我,可以『隨心所欲』喔!那時候,我可以『心想事成』呢……真的是‥『一切唯心造』耶!」

  阿文眼睛一亮——叫道‥「那妳說說看吧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你來……我再說給你聽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哼嗯!妳還跟我『賣關子』嘔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明天——好不好? 明天,你來!」

  阿文叫道‥「明天……我朋友,會上山來種菜……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不來,那我去找你喔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啊!妳想來就來嘛!隨時都歡迎妳啦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可是‥我想要你來我家嘛!我媽媽,也想看看你呢!」

  阿文道‥「等我那本‥《小王子與阿文》出書了,我送書到『板橋』,去給我表姊、表妹……再過去,找妳好了。」

  清靈叫問道‥「那什麼時候出?」

  阿文道‥「快了啦!應該這個月……『如果沒意外的話』,應該這一兩個星期,就會出了啦!要不然,月底一定會出的。」

  清靈沉默了會兒,叫道‥「好嘛!到時候,您可別又『黃牛』了嘔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啦……現在要想看到『黃牛』,機會也很少了呀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哼!你再『黃牛』,我就……」

  阿文笑問道‥「就怎樣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我就不理你了啦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啦!好啦!到時候,我一定去啦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好!打勾勾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!打勾勾!打勾勾!」阿文心想‥〔在電話裡,也能「打勾勾」呢?〕

  清靈叫道‥「好……現在……說笑話給我聽吧!好嗎?」

  阿文喝了口茶,叫問道‥「清靈!妳現在……好嗎? 妳沒有聯考……以後打算怎麼辦呢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跟你說了嘛!我就快死了……我可不是在騙你啊!……那些,都已經不重要了!那些,都是活著的人的牽絆,死了就不是問題了。」

  阿文沉默了許久,笑道‥「好吧!不談這個……說笑話好了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好吧!你先說!」

  阿文想了想,說道‥「講個《澆花》的笑話好了!

有天,有三個媽媽在聊天——

王媽媽說『我家〈聰明〉啊!每次叫他澆花,他都推三阻四的不澆,要不然,就是拖拖拉拉的,半天才去澆。』 (註王媽媽的兒子很聰明。)

李媽媽說『我家〈德庸〉很乖!叫他去澆花,他就很負責,每天都會去澆,連下雨天,他也會穿著雨衣去澆呢!』 (註李媽媽家的兒子較平庸。)

張媽媽說『我家兒子更乖,不但每天都澆、下雨天出去澆,連花被人偷了,他也照樣在澆呢!』 (註張媽媽家的兒子,智能不足。)

  清靈聽了‥「哼哼哼哼!」的笑了一陣,叫道‥「真好笑!花被人偷了,他也照樣在澆……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再來,換妳說了!」

  清靈道‥「好!等一下!」

  阿文道‥「好!」

  清靈過了會兒,叫道‥「喂!阿文哥哥!」

  阿文點頭道‥「嗯!我在!」

  清靈道‥「我講一個‥《健忘》的笑話——

有一個很健忘的教授,常會遺失東西,有一天,他回家後,發覺‥傘掉了。

太太為了要使他想起‥傘究竟放到哪去了,便問‥『親愛的!你是在哪裡,才發覺‥傘沒有了呢?』

教授想了半天,說‥『啊!就是在那場傾盆大雨,停了之後,我想要將傘摺起來,把手放下來的時候,我才發覺‥手裡的傘,不見了!』」

  阿文聽了‥「哼哼哈哈……」的笑了一陣,叫道‥「還真的是很健忘呢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該你說!」

  阿文道‥「嗯!我想到一個,《糊塗的教授》——

有個糊塗的教授,有天下課,一路思索著,回到家門前,便按門鈴——

教授的太太,在屋裡叫道‥『教授晚一點,才會回來!』

教授聽了,應道‥『嘔!那我晚一點再來!』於是‥又回頭走回學校去。」

  清靈‥「呵呵呵呵……」的笑了一陣,叫道‥「真是有夠糊塗的!忘了自己,就是教授。 我再講一個。

有一對男女朋友,深深相愛著,可是‥有一天——

女的哭著對母親說‥『他是個基督徒,非常不願意‥娶天主教的女子為妻……』

母親說‥『不哭不哭!我們只要做一點‥「宣導工作」就好了!他是個通情達理的孩子……妳就找他,把我們偉大的教義,講給他聽,像是‥悠久的歷史、偉大的門徒、英勇的殉道者,和高貴的聖人等等,去吧!妳好好的,跟他導傳一番,相信他會接受的!』

女的於是擦乾了眼淚,約了男的見面。

母親在家裡等著,有些著急,但是‥滿懷信心。

當晚,女兒回來,還沒進門,就已經放聲大哭。

母親趕忙上前去安慰她,問她說‥『怎麼回事啊? 你沒把他勸化嗎?』

女兒哭著說‥『什麼沒有把他勸化!? 我說得太過火了……他現在,要去當『神父』了啦!』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太好了!」

  清靈叫問道‥「什麼『太好了』?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那女的說‥『當神父太好了,可是‥我並不希望他太好呀!』」

  清靈‥「哼哼哼哼!」的笑了一陣,然後,沉默了會兒,叫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覺得好無聊喔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無聊……那就看看書呀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書都燒光了……」

  阿文一時,也不知說些什麼好。

  清靈又說道‥「嘔!我爸爸的書房,還有好多書啦……只是‥看書,也覺得很無聊啊!」

  阿文問道‥「那妳打算……怎麼辦呢?」

  清靈想了想,說道‥「我想去看海、看夕陽、看星空……阿文哥哥陪我,好嗎?」

  阿文沉默了好會兒,問道‥「清靈!妳怎麼了?」

  清靈輕聲說道‥「我在哭呀!我在流淚……拿面紙擦淚啦!」

  阿文輕嘆道‥「呵……傻丫頭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你就喜歡叫人家‥傻丫頭!」

  阿文笑問道‥「不然,要怎麼說呢? 傻丫頭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討厭!」

  阿文笑了笑,問道‥「清靈!妳爸媽呢?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他們去過『情人節』啦!明天才會回來!」

  阿文笑問道‥「妳就一個人在家呀!?

  清靈道‥「我喜歡一個人,靜靜的……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剛才,是誰在叫『無聊』的呀?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討厭……有時候,會覺得很無聊的嘛!你沒有無聊過嗎?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有啦!有啦!」

  清靈‥「哼!」了一聲,過了會兒,叫問道‥「阿文哥哥!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一件事?」

  阿文笑問道‥「妳有沒有告訴過我什麼事? 什麼事,我怎麼知道?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我有沒有告訴過你‥『我媽媽懷孕了。』這件事?」

  阿文搖頭道‥「沒有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我媽媽懷孕……四個多月了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真的啊!? 那恭禧妳啦!要當姊姊了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當不到了啦!我就快死了……」

  阿文沉默了會兒,笑道‥「死了,也還是姊姊呀!」

  清靈竟嘆道‥「嗐……我真服了你!聽到我要死了,還能說這種話!」

  阿文笑問道‥「不然,我要怎麼說呢?」

  清靈叫問道‥「你都不會‥捨不得我呀?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捨不得,也『無法渡』啦!就算捨不得,也是要死呀!」

  清靈輕叫道‥「討厭!討厭……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啦!不要『討厭』了啦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哼……阿文哥哥!你要快來看我啦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好啦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一定哦!」

  阿文只能道‥「嗯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好啦!我累了……讓你睡覺吧!晚安!」

  阿文應道‥「晚安!」

  清靈笑道‥「祝您有個美夢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謝啦!」

  清靈叫道‥「再見!」

  阿文應道‥「再見!」

 

 

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

 

 

廣告

1 則迴響 »

  1. 阿文啊阿文..
      先說:不喜歡你啦~好冰冷哪~
      讀的時候,看到你們可愛的談話,沒覺怎樣。讀完了就流起淚來。看來小清靈真得要走了。我想她走得會無牽無掛,真得去做小菩薩去了。(我還在掉淚呢,就說再見了~)

    迴響 由 Unknown — 2006/02/08 @ 10:26:26
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 WordPress.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