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02/04

■魚雁千里共今緣 ○清靈-32

Filed under: 書信 — avun1230 @ 00:51:28

 

阿文哥哥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◇三二.1

  聯考的日子,越來越近了……

  這陣子,把心思,轉移在課業上,電視少看了……信也少寫了。

  「自己出題目——自己考自己」——阿文哥哥這招,還蠻好用的呢!

  突然不知‥要說些什麼好呢!

  有寫信的心,可是‥沒有寫信的情緒。

  好吧!

  晚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60322    2320

 

 

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

阿文哥哥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◇三二.2

  昨天,和阿叔一家人去掃墓;墓園裡的六棵杜鵑花,雖然不太大,雖然沒有‥「陽明山國家公園」裡的多,但是‥紅紅白白的,也開得好燦爛哦!

  我把掉落的杜鵑花,全給拾了起來,原本是當「垃圾」的,可是靈機一動——

  就把杜鵑花,撒在阿公的墳墓上了。

  叔叔笑著問我說‥「怎麼啦!『墓紙』還不夠『花』呀!?

  我笑著說‥「我覺得這樣子,好『詩情畫意』啊!」

  突然想起一首詩句‥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」

  也想起一句成語‥「落葉歸根」。

  想起阿文哥哥,上一封信所說的,清靈突然覺得有些「茫然」——

就是那種‥「無根的感覺」。

  阿公一家人,很早就從「新竹」(在新竹,也是住公寓),搬到「板橋」了,而在板橋,也搬了幾次家(原先是租的),清靈出生以來,也搬了三次——

想想‥還真是有「漂泊」的感覺。

  「落葉歸根」,可是‥哪裡才是「根」呢?

  若是「無根」,那麼‥落葉將歸於何處呢?

  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」

  若是「無泥、無花株」,那麼‥落紅,又將歸於何處呢?

 

  「宇宙是我的家鄉、眾生是我的親人。」

  清靈還無法有這樣的「情境」……

  阿文哥哥說‥死後,要把骨灰,撒在家鄉的土地上,看是「隨風飄」,或是「放水流」都好……塵歸塵、土歸土—— 清靈覺得‥這樣子,好「詩情畫意」哦!

  而清靈的「家鄉」,在哪兒呢? 難道‥是在這個城市裡嗎?

  將骨灰撒在馬路上、臭水溝裡!? 真是‥「殺風景」耶!

  …………

  昨天,掃完墓後,回到家裡,大家幫我「過生日」。

  「生日快樂!生日快樂…………」

  清靈在歡笑的背後,卻覺得有些「悲哀」——

  「清明節」,一個「慎終追遠」的日子……氣氛應該是「莊嚴肅穆」的,不像是「慶祝」的時候呀!

  如果是「光復節、雙十節、中秋節」,那麼‥「慶祝」也才有些「道理」嘛!

  像‥「清明節、端午節」這樣的節日,應該是「紀念」的嘛!

  如果是‥「慶祝國父逝世紀念日!」 這像話嗎?

  「清明節」跟「生日」連在一起,似乎有些兒「矛盾」耶!

  清靈以後,不想在‥「清明節」過生日了……

  在掃墓時,清靈點了蠟燭……後來,看著生日蛋糕上的蠟燭,同樣是「蠟燭」,卻有兩樣‥不同的心情……

  歡樂之餘,讓清靈覺得‥「死神就在我身旁……死神,隨時都有可能‥會把我帶走——而我,還不想死、還沒準備好要死呢!」

  就像是‥「一個活人,處在一堆死人裡頭……」

  真是佩服阿文哥哥,怎麼敢三更半夜,一個人,到「墓仔埔」去?

還說‥「眾人皆醉——唯我獨醒;眾人皆死——唯我獨活」呢!

  看來,清靈還是很「怕死」的!真枉費阿文哥哥,說了那麼多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看著周遭的「爸爸」們,每天辛苦的上班、工作賺錢;「媽媽」們,洗衣煮飯帶孩子、聊天;而小孩子們,每天上學讀書、考試……這樣的人生、這樣的生活,真的是蠻無聊、蠻無奈的……

  最近覺得‥「離開情愛的境界,其實‥還有好多事可以做。」

  但是‥天地有情、人間有愛,難道‥不離情愛,就不能去做那些事了嗎?

  就如阿文哥哥說的‥

「有時覺得‥人要真的『自立自主』,好像是不可能,

 人總是受到種種的『限制』;

 在別人的限制裡作『選擇』、作『決定』的——

 譬如‥選擇題,有四個答案,我只能夠選擇四個其中的一個,

 而沒有第五個答案——四個答案,其實都是‥別人設的呀!

 我是『被迫』,而從中選擇的——

 難道‥我就不能自己決定‥『要不要作選擇』嗎?」

  (阿文按‥這是阿文,對「上帝給人選擇權」的疑問。清靈卻是這麼運用,實在是‥「斷章取義」啦!)

  清靈又在胡思亂想、胡言亂語了,也該「閉嘴」了吧!?

  現在最重要的,還是準備聯考……

  可是,如果就要死了,那還有什麼事,是要緊的呢?

  …………

  晚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60406    2355

 

 

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

清靈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☆32

  最近,阿文摘了幾次‥「桑葚、刺莓、黑籽仔」,去給小朋友吃——

  阿文跟小朋友說‥「這是我『童年的滋味』!」

  小朋友叫道‥「桑葚真好吃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小時候,我們總是爬到桑葚樹上,一把一把的吃,吃到飽,才有下來的。」

  〈李紀辰〉聽了,羨慕的叫道‥「哇……潘叔叔!你的童年,好幸福喔!」

  阿文笑道‥「吃個桑葚,就『幸福』啊!」

  李紀辰說‥「是啊!我們都沒得吃……」

  那些小朋友,大都是「第一次」吃到桑葚的,所以‥吃了之後,還拉著阿文的手,一直叫著‥「潘叔叔!我還要吃!我還要吃!」 直要阿文下次再摘來。

 

  阿文之所以‥摘桑葚,去給小朋友吃,是希望‥小朋友,也能夠分享‥阿文的「童年滋味」;阿文更想要告訴小朋友們的是‥「這是大自然,送給我們的禮物,希望‥你們以後(長大),能夠去愛護大自然……否則‥也許再過不了多久,連我這個住在山上的人,也吃不到‥這麼好吃的桑葚了;也聽不到‥夏天的蟬鳴;也看不到‥閃爍的螢火蟲……」

  「大自然」,送給人們,好多的禮物,但是‥人們卻不懂得欣賞、不懂得分享、不懂得珍惜,反而予以任意的、蓄意的破壞……到頭來,終究是會害了自己。

  阿文但觀‥身旁的一切,這個家鄉、這個國家……這個地球、這個宇宙,熟悉的事物、美好的事物,一點一滴的,就要被「破壞」了……就要被「剝奪」了——而阿文,卻無力去阻止這種‥所謂的「文明」、所謂的「進步」,所帶來的「傷害」,而只能在這裡‥「記錄——留念」。

  工業的發達,卻破壞了環境的美麗、生態的平衡;經濟的成就,卻污染了人性的清淨;千萬的金錢,卻抹滅了生活的情趣……光鮮亮麗的外表,卻包裝著一片空虛的心靈——人類,還「剩下什麼」? 還「擁有什麼」,能夠「自豪」、能夠「驕傲」的呢?

 

  呵呵!好了啦!不說了!

  阿文面對這些,總是不禁要為人類的「愚昧」的行為,有些感傷、有些憐惜、有些不忍、有些心酸、有些無奈、有些悲痛…… 但是‥卻也深感「世間無常——無常即是空」,而想「捨離」。

 

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     ※

 

  清靈的心情,阿文了解的!

  阿文最近,在思考「權威」的問題‥

  「人們如何造就權威、人們何以服從權威?」

  「皇帝」(譬如〈秦始皇〉,或〈希特勒、史達林〉等人)只不過是「一個人」,何以會有那麼多人‥「助紂為虐」;何以成千上萬的人民,會甘於屈從呢?

  阿文想了許久,作出以下看法‥

 

   壹、人們如何造就權威呢?

  一、暴力威嚇「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」,是故‥世間眾生,無不「弱肉強食」;眾生為了讓自己「活下去」,所以就「大欺小、強凌弱」——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,於是‥就靠自己「強大」的勢力,去欺凌弱小,這包括‥

  1、有形的(生理的、物質的)的威嚇。

  2、無形的(心理的、精神的)的威嚇。

  利用拳頭、武器、符咒等等,來打罵、威脅、恐嚇別人,使人害怕身心、生命、財產受損,而不得不忍受、屈服、順從、聽命行事。

  二、利益誘惑有些人,無法以「強硬」的手段對付,於是‥就用「柔軟」的方法對付;就像「金光黨」拐騙人、像是下餌釣魚一樣,這也包括‥

  1、有形的(生理的、物質的)誘惑。 譬如‥利用金錢、美色、房車等等,使人服從命令。

  2、無形的(心理的、精神的)誘惑。 譬如‥天堂、極樂世界、桃花源;這是「偽法宗教家」,時常利用來「騙財、騙色」,乃至於「騙命」的「手段」,哄得大家害怕‥「世界末日,即將到來」,而努力「行善佈施」,想要「改運換命」,想要「天堂掛號、地府除名」。

  像是最近(西元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),「美國.加州.聖地牙哥郡.聖大菲農莊」‥「秘教徒集體自殺」事件,在電腦網路「天國之門」的網址上,說什麼‥「海爾.鮑普慧星的造訪地球時,會有『幽浮』隨著彗星而來;海爾.鮑普慧星的來臨,是我們等待的一項『神蹟』……同登『彼界』的時刻,已經來到。」 使得「天國之門」的教徒相信‥「海爾.鮑普慧星」,每四千兩百年,才會現身一次,於是‥在它最接近地球時自殺——他們相信‥將有外星人,會駕著飛碟,來接引他們‥回歸天國。

  三、哄抬身價有些「政治人物、宗教人物」,常是「自大自負、自以為是」,為了享有特權,於是‥就把自己,或是教人把自己,給捧得「高高在上」,成為一個「神聖完美」的「人物」。 像是中國以前的皇帝,自稱是「天子」,所下的命令,便是「聖旨」;像是〈盧勝彥〉,自己給自己「加冕」什麼‥〈正覺紅冠聖冕金剛上師盧勝彥蓮生活佛〉;像是〈林振堂〉,把自己封為什麼‥〈普明尊者大持明金剛上師〉,說自己的前生是‥〈大目犍連尊者比丘〉;像是〈宋七力、妙天禪師〉,聲稱自己會「放光」、會「神通」、會「分身」,自己把自己(或是使別人把自己),給捧得「高高在上」,於是‥別人就會落得「區區在下」,而不得不「信服、拜倒」在他的腳下,聽其左右。

  四、愚人教育這是政治客、宗教客,為了「操控」人們的作法——人們要是愈有「智慧」,也就愈難以操控。 過去「言論不自由」,皇帝行為有錯,臣子欲進諫言,還得冒著「生命危險」;在「非民主時代」,人民不能批評政府,「亂說話」,就會被抓去關,乃至於「失蹤」,教親人連屍骨都找不到。 而某些宗教,其教義多有「邪謬」,卻不准、不容信徒「懷疑」,誰要不識好歹,膽敢公然表示不信,必會引起公憤,把他給驅除門外——

一個人,不能說話、不能懷疑,也就不會「思考」;不會思考,也就不會變「聰明」;缺乏智慧,也就不能辨是非、明對錯,只好盲從、只好迷信。

  五、物化管理人本來是「活的」,有理性、有感性的動物,別人在想什麼,很難捉摸,而「政治客」,為了方便「管理」(掌握)人民,所以‥要把人當作「死的東西」,來分類、編號、定位,以便管理。 古時的人,沒有「身分證」,做了什麼壞事,就逃到別的地方,隱姓埋名,或是改名換姓,也就沒人知道;現代人,有身分證,找工作、遷移什麼的,都要出示身分證,好能證明‥「我就是○○○、○○○就是我」,這方便「政府人員」,掌握人民的動向。 (可悲的是有時候,連「自己都不能證明我就是○○○」,而需要「身分證」來證明;要是沒帶身分證,還真是沒轍呢! 譬如到銀行領錢,要是沒帶印章,或是帶錯印章,若沒有身分證,也就不能證明「我就是○○○」,那就「領不到」自己的錢了。)阿文還「預言」‥未來的人類,可能像狗一樣‥在打「預防針」時,將晶片注入人體裡。要想知道一個人的身分,只要檢驗一下,就可以知道得‥清清楚楚的,一覽無遺;要是有人幹了壞事,只要利用衛星儀器,追蹤晶片,於是‥不管他跑到天涯海角,乃至於‥穿越時空,溜到過去、未來,也可以找到該人;要是一個人,作惡多端,還可以啟動晶片裡的「毀滅程式」,那某個人,也就毀了;若是被不法的人利用,甚至‥可以利用晶片,來「操控」某個人的行為呢!

  六、博取同情「喜、怒、哀、樂、愛、惡、懼」,種種情緒,人皆有之——身為「首領」之人,常會利用群眾心理‥搧動、激發群眾情緒,引起群眾共鳴、相應,來達到某些目的,像是‥群眾遊行抗議。 軍事野心家,則利用軍人「愛國」的情緒,來跟其實與自己,沒什麼深仇大恨的「敵人」,殺得人死我亡;更善於激發士兵心裡的「恨」,或是利用一些「玩具」(如獎章),來誘導、獎勵,所以‥有那麼多人,助紂為虐,昧著良心,兇狠殘暴的,去殺害那些‥跟自己沒什麼仇恨,其實都很「善良」的「敵人」,而以為自己所做的事是‥為真理、為正義,乃是天經地義、理所當然的事。

 

   貳、人們為何服從權威呢?

  一、自卑自貶人在嬰幼兒時期,是軟弱無能的,一切需要仰賴別人照顧的,這使人感到‥自己的卑微;長大之後,要是缺乏自信,也就難以自由自主,而聽人擺佈。

  二、無安全感嬰幼兒時期,軟弱無能,一切需要別人的保護,要是時常受到傷害,那麼‥就會很沒「安全感」,即使長大了,也難以「自立自強」,而尋求強大有力的人,來庇護自己;然而‥要人保護,也就不得不繳「保護費」‥做人家的小弟,替人家跑腿、聽命行事。

  三、保護自己面對強大的勢力,自己缺乏智能,無力反抗,為了保護自己,免於死亡,只好忍受屈從。譬如‥被人拿刀威脅,為了保命,只好乖乖的,交出錢財,乃至乖乖的被強暴。

  四、好逸惡勞好逸惡勞,是人的習性,有些人,急功好利,想要一蹴即就、一步登天,甚至‥想要最好能夠‥「不勞而獲、坐享其成」;自己不求長進,不知「一分耕耘、一分收穫」,不肯努力實幹,就會貪圖別人所設的「餌」,而「被人牽著鼻子走」。

  五、情緒認同一個人,要是缺乏理性,去控制感情,就容易被人搧動,而憑著一時之氣,嚥不下一口氣,就去做一些‥令自己「後悔不及」的事。

  六、傳統習俗人需要「自由」、需要「變」,這使人「不安於現狀」,而時常有所突破、有所革新、有所進步。 但是‥另一方面,人也害怕改變——害怕改變之後,自己無法掌控,而心裡不安,所以‥就不敢改變,而「墨守成規」,遵循「傳統習俗」;老一輩的人,都會說什麼‥「新例無設,舊例無除。」 一些風俗習慣,像是‥燒紙錢、大拜拜等等,明明是不好的,乃至是‥不對的,卻也不肯去改變它、不敢去改變它,還要說什麼‥「這『生成』愛按呢做的!」

阿文常應道‥「哪有『生成』的? 『例』攏嘛是人設的! 改嗎是人愛改的。」

「不求長進」的人,就會「遵循」傳統作法,以為那些「舊例」是「標準公式」,而不敢改變。(「傳統、習俗」總是有好有壞啦!阿文道‥「好的要流傳、壞的要改善。」 只是‥有些人,太「老古板、老頑固」了,所以‥死不肯改。)

  七、愚昧無知一個人,要是缺乏智慧,去辨別是非對錯,又有許許多多的「邪謬的知見」,那麼‥「迷信」的結果,就是「盲從」。

 

  「權威」是人所不喜的,只是‥人在成長、學習的過程中,「經驗」到‥「想要對抗權威、抵制權威、打敗權威,其方法就是‥要比他人,擁有更大的權威。」

  「錢」與「權」,常是成正比的——越有「錢」,就越有「權」;越有權,就越有勢力;越有權勢,就能搞到越多的錢。

  公司裡,職位越高、權力越大,薪水也越多。

  軍隊裡,軍階越大,管的人越多。

  於是‥人人為了擁有‥「更大的權勢」,來對抗權勢——

「有錢說話,才會大聲;有錢無理也是理、無錢有理人不理;

 有錢使鬼會挨磨、無錢會被鬼折磨……」

也難怪‥有些人,會努力拚命辛苦的「賺錢、撈錢」。

 

  面臨權威,該怎麼辦呢?

  「以牙還牙、以眼還眼;以毒攻毒、以暴制暴」嗎? 這是很費力的!

  古有明訓道‥「不能力敵,但以智取。」

  想來‥人在面臨「刺激」、面臨「問題」、面臨「權威」之時,一般人的反應,無非是‥「忍受、逃避、反抗」——缺乏智能的人,只好「自認倒楣」,而「苟且偷生」,要是有足夠的「智能」(智慧、能力),才能去面對、去處理、去解決。 一個人,總要有「自知之明」,如實了知‥自己的狀況;再來,則是‥「看清楚對方的狀況」……說來說去,便是所謂的‥「知己知彼——百戰百勝」也!

  阿文有話說‥「玩躲避球,要『躲避』球,也得『面對』球,才閃得掉啊!」

  要能夠「知己知彼」,才能選擇‥是要「忍受」,還是「逃避」,還是「反抗」——在適當的時機,做出適當的對策。

  忍受、逃避,都只是一種「過程」(手段、權宜),而不是「目的」,在未有「更好的方法」之前,這是一個「緩衝期」(緩兵之計),等想到好法子了,再去重新面對——而「反抗」呢!更是要有智慧、能力,才能作‥「好的反抗、有效的反抗」,而不是一種‥「毀滅性」的反抗。

 

  「選擇與決定」,其實完全在於「自己」,我若不從——死都不從,那麼‥別人奈我何? 無人可以左右我、操控我的——當然,人會有覺得‥「身不由己」的時候,但是‥那是在自己「選擇‥身不由己」之後,所受的「報應」,既得的「果報」,是無法改變的「事實」,自己就必須承擔‥選擇之後的結果——心甘情願,也就‥無怨無悔。

  說來說去,還是得增加、充實自己的「智能」啦!

  乏智、乏能,也就會變成「奴僕」,而聽人使喚;足智、足能,才會是個「主人」——自己是自己的主人,自己作選擇、自己作決定,並且‥能夠負責、承擔‥自己所選擇、行動之後的後果。

 

  《中庸.第二十章》中言‥

「『智、仁、勇』三者,天下之達德也!所以行之者,一也!

 或生而知之、或學而知之、或困而知之,及其知之,一也!

 或安而行之、或利而行之、或勉強而行之,及其成功,一也!」

  又言‥

「子曰‥『好學近乎智、力行近乎仁、知恥近乎勇。

 知斯三者,則知所以修身;知所以修身,則知所以治人;

 知所以治人,則知所以治大下國家矣!』」

  《論語.子罕第九——二十八》中言‥

「子曰‥『知者不惑、仁者不憂、勇者不懼。』」

  (孔子說‥「有智慧的人,明理知事,不會有什麼疑惑;有仁德的人,安分守己,不會有什麼憂慮;有勇氣的人,堅忍不拔,不會有什麼畏懼。」)

 

  面臨權威,如何化解權威?

  也只有充實自己的‥「智、仁、勇‥三達德」了。

  阿文有話說‥

「自由自主即智者、自愛自重即仁者、自立自強即勇者。」

 

  一、自由、自主,何以為「智」者呢?

  一個人,要是有智慧,便能夠明辨是非對錯、知道如何處事為人、曉得如何趨吉避凶、明白如何近利遠害‥「明哲保身」……更能夠運用知識、機謀,來達到自己的目的;明白別人,只能協助、不能代替‥要自己作自己的主人——否則‥就會受人左右、受人控制。

 

  二、自愛、自重,何以為「仁」者呢?

  一個人,真的要想「自利」的話,那麼‥就要懂得「善待自己」、能夠「善待自己」,這就必須要‥「自愛、自重、自治、自律」,使自己的行事作為,不違背「良知」,才能夠使自己生活「心安理得」——如是‥自己能夠管好自己,也就不用別人管;別人也管不到。

 

  三、自立、自強,何以為「勇」者呢?

  一個人,要想「頂天立地——站得住腳」,就要學習「靠自己」,要能夠不怕挫敗;跌倒了,要爬起來、站起來,才能「抬頭挺胸」的,繼續前進,這是要勇氣、要毅力的——懦弱的人,老想「靠別人」,依賴心重,沒人可以靠,就東倒西歪的了;而靠別人,難免就會‥「吃人的嘴軟、拿人的手短」,看別人的「臉色」過活,而‥「寄人籬下,誰敢不低頭?」

 

  人們面臨「權威」,會感到壓力、感到害怕,就是因為自己‥

「缺乏智慧、缺乏仁德、缺乏勇氣」——

愚昧的人,只好聽人安排,譬如‥智障者,總是需要別人帶領;

殘暴的人,不容於情理法,為非作歹、行兇幹壞,難逃法律制裁;

懦弱的人,需要別人扶持,而依靠別人,只好「跟隨」人家跑啦!

  …………

 

  突然不想再扯下去了,因為‥覺得花時間,在這裡「分析推演」,實在很「無聊」、實在很「累人」——只要人家能夠自己多「思想」,也就能夠「明白」,自己又何必這麼「愛現‥多費唇舌」呢?

  好啦!休息了! 晚安!

  祝福清靈‥

有個美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60414    2030

 

  阿文笑道‥

「清靈不想在『清明節』過生日,那就改在‥『兒童節』過生日好了!

 兒童過兒童節、慶祝兒童節;

 青少年過青年節、慶祝青年節;

 老人過重陽節、慶祝重陽節。

 兒童節、青年節、重陽節,都可以『慶祝」,

 可是‥死人過……清明節——清明節,可以『慶祝』嗎?

 也許‥陰曹地府,在這一天,也會舉辦盛大的宴會、舞會呢!」

 

 

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 WordPress.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