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01/11

■魚雁千里共今緣 ○清靈-10

Filed under: 書信 — avun1230 @ 20:57:34
阿文哥哥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○

  清靈現在的心情,悲傷極了……

  放學的時候,和同學走路回家,走到天橋中間時,我眼光一閃,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路口,一個小學生,要走過斑馬線,我心裡突然覺得不安,就停下來看——

  一輛轎車——乖……碰!的一聲,就撞到他了……

  當時的我,嚇得‥「啊……」的尖叫一聲,不由得‥就蹲下來,哭了……

  天啊……為什麼‥要讓我看到呢?

  他就那樣的死了……(我覺得‥他是死了……)

  …………

  媽媽叫我吃飯了;心情好壞,不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40421    1810

 

  到現在,心情還是沒辦法平靜……

  我今天,洗了兩個多小時的澡……泡在浴缸裡,一邊掉眼淚,爬都爬不起來。

  好不容易,才把功課寫完……好累哦……

  我不知道‥為什麼要哭泣……我並不認識他呀!

  在他被撞的那一剎那,我的感覺好強烈……

  我想‥〔如果真有「前世」,他會不會是我的親人?〕

  弟弟出生不久,就因「腦膜炎」而死,那時候,我才國小一年級,我也沒什麼感覺。

  去年,阿公過世的時候,我也沒有現在,這麼難過呀!

  …………

  唉……為什麼‥要讓我看到呢? 早知道‥我就坐車……

  為什麼‥要有「死亡」呢?

  心情好糟……

  阿彌陀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靈 草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40421    2320

 

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

清靈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☆10

  收到清靈這「悲傷」的信,但願‥清靈現在,心情已平靜!

  阿文小時候(大概是五歲左右),跟父母到「下港」外婆家去。

  返回「台北」時,在火車上,坐在靠窗的位子「看風景」,看著看著,看到遠處鐵軌旁的田邊,有四個小朋友,在水坑旁撈大肚魚(阿文認為他們是在撈大肚魚);其中一個,是個頭髮長長的大女生(大概是國小五、六年級的樣子,是裡頭最大的),阿文看她,就想到鄰家的「大姐姐」……

  火車突然響起了氣笛聲,還有煞車聲……然後,火車停了下來。

  阿文再往窗外一看——

  那個大姐姐,已經躺在田裡(離水坑,大概有五節火車箱之遠;火車停下後,阿文正好可以看到那個大姐姐)——她只剩下一隻腳,血不斷的流著,染紅了田水……她就那麼的死了。

  阿文也沒看清楚‥到底是怎麼發生的,就在一轉眼間,事情,就變成那個樣子了。

  火車因而停了很久……

  阿文只聽到一大堆人,七嘴八舌的叫嚷著;接著,她的親人,呼天搶地的哭著……只是‥透過火車的窗子,(回想起來,)就像是在「看戲」一樣——看一齣血淋淋的戲。

  阿文並沒有被「嚇到」,也不感到「害怕」,(想是當時,也不知道害怕吧!?只是‥讓阿文對「火車」,感到「厭惡」(其實‥是對「死亡」,感到厭惡)‥〔為什麼‥火車要撞死那個大姐姐呢?〕 (說來,是那個大姐姐——「自尋死路」啦! 她何以要在鐵軌旁玩呢? 但是怪「火車」,總是「人性」一點。)

 

  小時候,有一次,大夥在村子裡,礦場事務所,旁邊的空地玩。

  有個礦工死了,被「台車」載了出來,屍體放在事務所前的廣場上。

  大夥都爬到樹上去看……

  阿文卻跑到屍體旁邊去,蹲下身子——看個清楚。

  礦工嘛!全身都是煤屑,黑污污的。

  那時候,大家都在叫恐怖。

  阿文並不感到害怕,竟還傻傻的,問大人道‥「奇怪!為什麼死人不會動?

為什麼死人不會說話?」 (阿文的意思是死人跟活人,有何差別?)

  把人家,給問得莫名其妙的。

  「死人」要是還會動、還會說話,那就不是「死人」了。

 

  阿文當兵時,有一位〈徐宏良〉同志,在「民國七十四年七月七日.下午八時」(哇!跟妳阿公同日耶!不過他是「國曆」),溺斃於‥「新店.碧潭」的吊橋下。

  那天……

  阿文跟〈徐宏良、蔡錦龍〉,三個人,因為在「技工班」,工作賣力,所以‥得了半天的「慰勞假」,還有免費的電影票。三個人,便跑去「新店街仔」看電影;到了晚上,要回營之前,三個人,在碧潭吊橋下的水邊聊天……

  徐宏良跟蔡錦龍,就提議要游過溪去,然後再回營,(因為旁邊有幾個女孩子,他們想「秀」一下嘛!)他們把皮包、名牌,拿給阿文(因為阿文是「旱鴨子」一隻),做了些「熱身運動」,然後就「下水」去了(穿著牛仔褲、鞋子),徐宏良做前,蔡錦龍隨後;蔡錦龍游了一段,又折回頭,把鞋子脫下來給阿文,然後又下水。

  阿文走到吊橋中間,就聽到下頭,有人——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著……接著,就聽到——

  有人叫‥「有人溺水啦!有人溺水啦……」

  〈小牛〉就這麼的,永眠在水中了。 (阿文都叫徐宏良是〈小牛〉;他都叫阿文是〈大牛〉——工作像「牛」一樣——「賣力」之故。)

  那天,在去看電影之前,走經碧潭吊橋時——

  小牛就一直說一堆‥有關「死」的話,什麼‥「死有什麼好怕的? 死也沒什麼……」

  阿文還說‥「要『死得好』,不要『不得好死』,死就沒什麼好怕的……」

  阿文在他們「下水」之前,還勸道‥「你們最好不要下水……免得我打『一一九』……」結果‥真讓阿文打了「一一九」……(阿文還真是「烏鴉嘴」呢!)

  後來,聽說‥上午,在上游,就有個年輕人,穿著牛仔褲下水,差點淹死,幸好被人救起來,結果‥傍晚……

 

  阿文的父親,是喝農藥死的,等找到時,屍體已有些腐爛、惡臭,蒼蠅飛繞著;頭髮、鬢邊、眉毛、鼻孔,都有「蛆」在鑽動……

  阿文仔細的,看著父親的「死相」,跪坐在一旁唸佛……

  死——不過如此!阿文並沒有感到悲傷、害怕,一滴淚也沒掉。(其實內心深處,是有點悲傷、害怕的啦!騙得了別人、騙不了自己;不過也只是「有點」而已!要沒「感覺」,那阿文就跟「石頭人、木頭人」一樣了——別人要說

阿文「無血無目屎」,那阿文就真的「不是人」啦! 目屎眼淚。)

 

  前一陣子,阿文才「想死」呢!(哈哈!要「說清楚」點,什麼「想死」? 是想有關於死亡的事。) 得到好些「體悟」,因而作了首偈道‥

「對死無罣礙,活著才自在;執著多苦惱、寂滅是如來。」

  「死亡」在一般人的觀念裡,是神秘的、是不祥的、是悲傷的、是無奈的、是忌諱的,人們對死亡的無知,(不知死了會怎樣?不知死了,會到哪裡去?)導致人們,對死亡的恐懼——親友過世,總是依依不捨,無不「嗚呼哀哉」,哭得死去活來。

  「害怕死亡」,是人之常情,雖然‥人們嘴裡,常說‥「我才不怕死呢!死有什麼好怕的?」可是‥面對自己的親友過世,乃至自己的「愛犬」死了,卻會悲傷、難過,哭得要命,這豈是‥「不怕死」呢?

  為什麼‥要有「死亡」呢? 如果‥能夠「不死」,那該多好啊!?

  說兩個「笑話」好了——

  《列子》書中,有這麼個故事‥

  〈齊景公〉,一日遊「牛山」,眼見河山錦繡、城郭連綿,不覺有感而發,悲從中來,流淚嘆道‥「這樣好的江山,可惜‥我不能久坐……倘若自古無死,豈不好麼?」

  同遊的臣子,聽了之後,也一齊痛哭了起來。

  〈晏子〉聞言,卻獨不哭,反而大笑了起來。

  景公問道‥「何故不哭?」

  晏子答道‥「倘若自古無死,這江山,還是你祖宗坐著,也挨不著你了,我見你這樣看不破,怎叫我不笑呢?」

  景公聞言,不覺心生慚愧。

 

  佛經中,有這麼一則故事‥

  從前,有一寡婦,獨有一兒。一日,兒死,啼哭不止,守在墳前,不肯離去,想與兒同死,餓了四、五天沒吃。

  佛陀見其如是,甚是可憐,想開導她,於是‥跟她說道‥「老婆婆!且莫哭,我能教你兒子,復活過來。」

  寡婦聞言,甚是大喜,說道‥「如何教我兒子,活過來呢?」

  佛陀道‥「待我焚香祝唸,便能教他復活,但這焚香之火,要從‥『沒死過人』的人家,家裡取來,才能有效,否則無效——妳能替我找來嗎?」

  寡婦聞言,便向人家去取火,首到一家,問道‥「你家死過人嗎?」

  人家道‥「我家自先祖以來,就死過人了。」

  寡婦不悅,更向別家,問道‥「你家死過人嗎?」

  人家道‥「當然死過人啦!」

  寡婦無奈,又問別家道‥「你家死過人嗎?」

  人家道‥「去年,我祖父才過世呢!」

  …………

  寡婦如是詢問,遍尋不著,空手而歸,將情形告訴佛陀。

  佛陀道‥「無始劫來,從無不死之人,妳今至此,應該可以覺悟了吧!? 為什麼還希望‥妳的兒子復活呢?」

  寡婦聞言,方才大悟。

 

  「自古無不死之人」呀!

  阿文倒是認為‥「活在這個充滿苦惱、災禍的無常世間——要是『永遠不死』,那才是一件可悲的事呢!」

  人們對「死」,有太多的罣礙,因為「怕死」,而百般「自衛」,活在「恐懼」之中,不得安樂。

  世人但因有「我執」,是故‥「生死~死生」,了無盡期,於是‥「死」雖是「今生」的結束,卻也是「來生」的開始——

  房舍破壞,人則搬離,再換另一房舍而居;此身亦如房舍,身體本是「因緣和合」而成,終將敗壞,而「神識」,則另造一色身而居。

  且觀花草,枯萎之時,種子落地~發芽成長~開花結果~日漸枯萎;而落地的種子,又發芽成長……如是‥連綿不絕。

  眾生如是「生死輪迴」,於中浮沉‥造業~受報~造業~受報……時而歡喜、時而悲痛、時而快樂、時而苦惱……綿綿無絕期。

  阿文要說‥

「死是生命的一部分啊!

 當『死神』是朋友吧!若當死神是敵人,那你只有被打敗的分。」

  只有去了解死亡的情形、了解生命的現象,才能坦然的‥面對死亡、接受死亡;活著,也才能自在。

  人們「怕死」,除了對死的無知之外,就是「貪生」‥貪生——怕死也!

  貪享於世間的「財色名食睡」,念念不忘、戀戀不捨;執而不放、迷而不悟,為了「享受」,而不斷的「求取」,因而忙忙碌碌……更有以惡法求取者,便造成罪惡,惱害人間;而對於自己「擁有的」,便捨不得「離開」,害怕「失去」,而百般護衛,產生一大堆苦惱。

  「寂滅」者,脫離一切煩惱,叫「寂」;消除一切苦患,叫「滅」。

「煩惱」是「心受」;「苦患」是「身受」——

  生於這無常世間、危脆國土,看看新聞,世界到處‥無不是天災人禍,火災、水災、地震、颱風……戰爭、暴力、恐怖破壞、毒氣殺人於無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(要說實在說不完,不說也罷! 喝口茶吧!)

  真是‥「萬苦熾然」啊!人生世間,「身心」倍受逼迫呀!

  要怎樣,才能做個‥安詳自在的「如來」呢?

  「如來」者,「佛陀」的別稱也!因佛乘真如之道,來成正覺、來三界垂化,故名「如來」。 如來,是個身心解脫,自在安詳的一位覺者。

  說起來‥「好容易」呀!要怎麼做呢?

  要讓自己‥去過「簡單」的生活——生活不離‥「食衣住行育樂」嘛!

  食‥不用吃得太好‥「粗食餓不死、珍饈藏毒蜜」,吃得太好,疾病就一大堆,生病就會有一大堆苦惱。

  衣‥但求穿暖即可,別買太多衣服、鞋子,多了都是「累贅」。

  住‥能遮風避雨,就已經夠好的了。

  行‥多走點路,安步當車,絕對是有益身心的。(註清靈因「走路」而遇見……純屬「意外」也!搞不好坐車,會遇見更大的……呢!)

  育‥不生,那是最好啦!因為「生」,是一切苦惱之源也,既已生之(既已有生),那就要好好的教養(學習——增長智慧),才不會製造更多的煩惱、苦患。

  樂‥當從心而覓,不用向外尋求;一切「聲色」,徒亂耳目罷了!當多親近自然‥山林、大海、草原、天空(抬頭看天),自能開闊心胸。

  …………

  人們,把這世間,搞得太「複雜」、搞得難以「收拾」——

  像阿文的房間一樣,到處都是書、箱子……東西太多了,搬到東牆,鎮到東牆;搬到西壁;鎮到西壁……怎麼搬,也不整齊,最後也只有「放棄」,人來則道‥「我的房間,真是‥『亂整齊』的!」 (註「鎮」者,台語「鎮地」也!乃「佔地方、礙手礙腳」之意。)

  要把書「搬出去」(捨),還挺累的呢!阿文倒有一法,那就是‥「自己出走」(捨),這樣最快了!哈哈!

  哈哈!阿文真是的!談「死」談到「出走」來了。

  阿文一直有個願望‥離家出走(用「走」的),去‥「雲遊四海」也!

  什麼時候,阿文才能真正的「放下」,去當個「行腳X」呢?

 

  好啦!清靈哭也哭過了、悲傷也悲傷過了——

  洗把臉~睡一覺,明天,又會是個新的開始!

  要想‥「死得好」,就要‥「活得好」呀!

  好啦!晚安!阿彌陀佛!

  願清靈‥

昨夜的淚水——化作‥清晨,葉稍上,閃亮的露珠!(哭得總算有點用處!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40422    0235

 

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2003.09.07.日 10:34:00 二校

                   2006.01.03.日 22:15:15 編校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