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文的網誌

2006/01/06

■魚雁千里共今緣 ○清靈-07

Filed under: 書信 — avun1230 @ 22:30:36

阿文哥哥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◇七
  您好!收信愉快!

  昨天下午,跟嫣姐、慧芳,一起到‥「重慶南路」的書街去。

  本來,我是去買「數學講義」的(好可惡嘔!在學校裡,不知怎的,就不見了……一星期了,也沒有它的下落)……結果‥看到您的‥《時光中的遺蹟》,一時愛不釋手,我就買了。

  回家的時候,在公車上,我就一直看書,不理她們;慧芳就把書,給搶過去,看了又看,然後,就不還我了……

  我只好大方的說‥「好吧!妳先拿回去看,看完再還我!」

  嫣姐問我說‥「奇怪!那時候,妳看到那本書,怎麼好像很高興,然後‥二話不說的,就買下了呢?」

  (我看到時,驚喜地叫道‥「哇!《時光中的遺蹟》!」好像「如獲至寶」的樣子,拿起來~翻了幾下,我就‥「忘了她的存在」,趕緊拿去結帳了,讓她們找不到我,她當然是「莫名其妙」的。 真是很奇怪耶!您的書,好像很少似的——找不到其它書。)

  我笑著,也不回答……

  真不知道‥該不該把您‥「介紹」給她們……我很想把您的信,拿給她們「分享」,可是……那有好些,是我的「秘密」耶……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……(像是「出家」一事,要是傳來傳去,萬一……哪一天,被我媽知道了……不知後果會怎樣? 她一定會「大驚小怪」的,那我準不好過的。還好!我媽媽一直都很「尊重」我,不會偷看我的信件——再看也是「情書」嘛!我媽媽以前,年輕的時候,也是「看多了」嘛! 不過您的來信,被她收過三封拿上樓來,她好像在「注意」的樣子;她總是很「擔心」我嘛——您的信,很「特別」嘛!)

  嫣姐就笑問道‥「幹嘛呀!傻笑!?

  我只好笑著說‥「因為‥我喜歡嘛!不行嗎?」

 

  阿文哥哥!我有個問題,想請教您‥記得您說過,您只有「國中畢業」,您怎麼會成為一個‥「作家」呢? 好厲害喔!

  我在想‥〔很多人,即使大學畢業了,還是茫茫然的,您只有國中畢業,可是‥卻能夠成為一個作家,這當中,一定經過很多努力的……〕

這過程,一定很「精采」的,能不能說給我聽呢? 我很想知道!

  阿文哥哥!能夠認識您,清靈好歡喜~好歡喜呀……

  真是謝謝您!看了您的書、信,我覺得‥自己也越來越有「智慧」了呢!

  「聰明的滋味——感覺真好!」哈哈! (看吧!都被您「傳染」了。)

  瞌睡蟲,找上我了,還是休息吧!

  晚安囉!

  祝‥

安詳自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靈 敬上

 

 

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▔

清靈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☆7

  謝謝妳!那麼‥「看得起」阿文啦!

  阿文的書,「多是」優良讀物,只是‥出版社小了點、封面差了(好幾)點,所以‥不是很好賣;不過如今‥「出不出書、賺不賺錢、出不出名」,那對阿文來說,已經沒什麼要緊的了。

  阿文呢!還請清靈‥別把阿文‥「捧得太高」——摔了,是很痛的耶!

  阿文呢!「想的是很多,說的像唱歌,做的卻不夠,只為表面工。」

  哪天呢!要是「黔驢技窮」,被「看破手腳」,那就很難看(難堪)了!

  所以呢!佛才會教人‥

「四依法‥依法不依人、依義不依語、依智不依識、依了義不依不了義。」

  【依法不依人】 有的人‥「說得很好聽、做得很差勁;滿口忠仁義,常行殺盜淫。」 這常會使人看不起。 其實‥也不用因他‥「做得不好」,就瞧不起他,他講的話,有用的,就撿起來用,這才是最重要的,這就是‥「依法不依人」。再者‥有很多「迷人」的帥哥美女,說話沒什麼「營養」、唱歌也不怎麼好聽,人家卻喜歡得要命,雖然‥直買他的唱片聽,不過‥這是喜歡他的人(依人),而非真的喜歡他的歌(依法)。

  【依義不依語】 老師、父母,有時候「訓人」,話很「不好聽」,但‥那是為了學生、子女好,這時,要是明白‥師長訓話的用意(意義),就不會被那些‥「不好聽」的話,給惹得怨氣滿腹,這就是‥「依義不依語」。

  【依智不依識】 人所「認識」的,只是「表相」,而非「實相」,常會為「表相」所迷惑,故須以「智慧」,去觀照事相,才能‥「除妄現真」。 譬如‥

世人都說要‥「結婚~生子」,這便是世人所認識的「表相」,不以智觀照,難免一個個‥跳入「陷阱」中;又如「魔術」,觀眾只見表相,而不明究理,故嘖嘖稱奇、叫好!

  【依了義,不依不了義】 「了義經」是「實相」;「不了義經」是「方便權法」,簡而喻之‥「吃食飲水」為「了義」,而「望梅止渴、畫餅充饑」為「不了義」。又如‥「說笑話、講故事」,只是‥「快樂的導引」,此「非究竟」,這是「不了義」;能自淨其意、掃除妄念,達到「安詳自在」,此為「究竟」,便是「了義」者。 (不了義‥指標;了義‥目的。 執於「指標」,就到不了「目的」了。)

 

  小時候,「父母」是孩子的「偶像」,可是‥日漸長大,便發現父母‥「不過如此爾爾」——自己的父母,沒有人家的父母俊美;自己的父母,沒有人家的父母有錢;自己的父母,沒有人家的父母好……於是‥心生失望;甚至‥見到父母,言行不一、吹牛說謊、背道而馳,便會加以「否定」;要是挨打、挨罵,則更是心生厭恨——見「老師」懂得很多、說得好聽,就拿老師當「偶像」了。

可是‥有一天,看到老師生氣~打罵同學,這時,偶像又「破滅」了……

  人,有太多時候,活得很「虛偽」,為了「自衛」,常會「偽裝」、製造「假相」(動物的本能,如「變色龍」者),把「形相」做得很漂亮,來維護自己的尊嚴、威勢——外人,大都很難分辦真假。 (有時,連自己也不自覺;不過有時候「虛偽」,並沒有什麼「惡意」的,譬如「化粧」一事,人們還當它是一種「禮貌」呢!

  大人教孩子,要「遵守交通規則」,可是‥自己卻亂停車。

  父母要孩子「誠實」,可是‥債主來找,卻叫孩子說‥「跟他說我不在家。」

  大人教孩子,要「愛護動物」,可是‥孩子把東西,拿去餵流浪狗,卻挨大人罵。

  大人教孩子‥「賭博是不好的!」結果‥星期假日,卻邀三五朋友,到家裡打「衛生麻將」。

  …………

  人們有太多時候‥「言不由衷、身不由已、曲意逢迎、強顏歡笑」……

  而這世上,更有‥「好話說盡——壞事做絕」的偽善人;像那些‥利用別人的「愛心」,騙取錢財,中飽私囊者,在在使人感到「失望」。

  阿文有首「打油詩」云‥

「將軍統領百萬兵,卻怕家內老母雞;小人眼裡無英雄,是在口中笑在心。」

  大將軍,統領百萬兵,是多麼威風呀!? 在外一副‥「氣宇昂揚、勢不可擋、威風凜凜、不可一世」,可是‥卻怕自己的老婆;老婆喝一聲,就嚇得跟老鼠見了貓似的;而且‥還會摳香港腳,在家罵大罵小、不孝敬父母……看在小人(下人)眼裡,自是覺得‥「將軍」——也沒什麼了不起,所以‥「小人眼裡無英雄」。

  就像‥男女約會一樣,為了給對方留下好印象,而把自己,打扮得光鮮亮麗;男的裝得很體貼、女的裝得很溫柔……互相吸引(迷惑);可是‥結婚後‥「原形畢露」,什麼壞毛病,都展現出來了,而彼此看對方不順眼,怨嘆自己‥嫁錯老公、娶錯老婆……

  講個笑話‥

 

   ⊕沒水準

  妻子抱怨道‥「我真是倒楣!嫁了這麼個‥沒水準的老公!」

  先生笑道‥「是啊!我沒水準!妳有水準!妳有水準,怎麼會嫁給一個‥沒水準的老公呢?」

 

  要認清‥這是「人性的弱點」,才不會被「表相」給迷惑,當「偶像」破滅時,也才不會「失望」——越親近一個人、時間越久,就越容易發現他的「缺點」,(所謂「路遙知馬力、事久見人心」也!)要能知體諒、能知包容,才能使自己,活得自在!

  其實‥識破、了解他人的「偽裝」之後,也無須對其感到失望,或者‥否定、厭惡、憎恨、排斥,乃至畏懼,因為‥這對於自己,是沒什麼「助益」的——

能夠取其之長、戒其之短,那才是重要的;他說的話,是「有用」的,那就撿起來用,於己方才‥有所助益。

  再者‥一切終將「自作自受」,可憐他都來不及了,又怎好厭惡、憎恨他呢?能當他是在做‥「錯誤示範」,還得「感謝」他呢!

  哇!又是扯了一大篇……餓了!吃飯去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40331    1935

 

    ※      ※      ※      ※

 

  就來說說‥阿文怎麼會成為一個「作家」的吧! 話說‥

  有這麼個「有趣的傳說」‥

  小孩子「度晬」(周歲)的時候,在他面前,擺很多東西讓他抓,就可以測知‥這個小孩,未來是幹什麼的、未來會有什麼命運?

  比如說‥抓算盤,長大就會善於經商;抓了雞腿,表示吃食無缺;抓書本,就表示會讀書~成就功名……

  《紅樓夢》裡,那個〈寶玉〉兄,就是因為‥抓「胭脂水粉」,所以‥一生,盡在女孩堆裡混! (阿文想來〔如果〈賈寶玉〉是「現在人」,抓胭脂水粉,長大以後,或許會是個「美容師」,或者是家「美容用品、化粧公司」的大老闆,那也說不定嘔!〕)

  阿文抓了兩樣東西——「一支刀」和「一支筆」。

  不知道‥這支刀,會是什麼刀? 豬刀、雕刻刀、鐮刀、剪刀、裁花刀、剃頭刀、刨刀、水泥刀、菜刀、水果刀……還是‥壞蛋手裡的武士刀?

  阿文會當肉販、雕刻師、農夫、裁縫師、花匠、理髮師、木工、土水師、廚師……還是……?

  而這支筆,是什麼筆? 是會計師的筆、工程師的筆、律師的筆、服裝設計師的筆、畫家的筆……還是‥作家的筆?

  阿文也曾到過「石牌」,阿叔的豬肉舖,學做生意;小時候,也很喜歡雕塑,常拿著「超級小刀」,刻東刻西的,把「鉛筆」刻成刀劍的樣子,還賺了不少「零用錢」呢!也很喜歡花花草草,當兵的時候,還專任照顧過營區裡的花木,被人戲稱為「花童」或「園主」,也曾想做「園藝」事業;也曾做過幾天的木工;也曾跟著土水師傅做小工……

  阿文也很喜歡畫畫、設計……寫寫東西。

  如今,「筆」是確定為‥「作家的筆」了。

  而「刀」呢? 如今,則已確定是‥「美工刀、剪刀」了。 阿文的興趣是‥「摺紙、勞作」,現在,出門,總是隨身帶著‥美工刀、剪刀,有機會,就摺一摺紙、編一編「板帶魚」、做一做「吸管蝦子」,與人「結緣」。

  傳說,還真是「靈驗」啊! (其實是‥阿文讓「傳說」,給應驗的。)

 

  阿文小學時候,是「興趣」多多、「才藝」多多,也參加過‥「寫生比賽、書法筆比賽、作文比賽、勞作比賽」……(沒得什麼獎啦!)只有「作文」,被老師「鼓勵」過——老師有時,會把阿文的「日記、作文」(太有趣了),唸給同學聽。(阿文小時候,想像力,就很豐富嘛!老愛亂編故事。)

 

  阿文國中二年級,下學期時,學校舉行「分班考」;阿文真是「狗屎運」,竟然分到「七班——升學班」。

  第一天上課——

  級任老師(教「數學」)〈王明顯〉老師,上台就說‥

「要買這個講義、那個參考書……大家先交五百塊,多退少補……」

  阿文一聽——可慌了!「五百塊」……真是要阿文的命啊! 自來,家中經濟,不是很好,一塊、五毛,也得伸長手要,要錢就得聽訓;每次,要繳班費什麼的,阿文總是「先欠著」,或是先向同學借,東積西累的,到了五十塊,再「一次討」,這樣,只要聽一次訓;媽媽要是給五十塊「零用錢」,阿文可以把它放上三、四個月——要是不辦車票、不買原子筆、不買簿子的話,阿文會放到‥「幾乎忘了它的存在」——要錢實在不容易嘛…… (當然啦!這也不能怪父母,父母賺錢,實在很辛苦……

  阿文早就打算‥不再「升學」了。 國一剛入學時,跟父親發生口角,父親還氣得不讓阿文上「國中」呢!不過‥「義務教育」嘛!後來,媽媽還是先去跟人家借錢,給阿文繳學費的。 當時,阿文就打算‥國中畢業之後,就要去賺錢,賺很多~很多錢——給父母享用……

  王老師講到後來,又說道‥「以後,你們早上,每天提早三十分鐘到學校,我給你們補數學……」

  英文老師來了,也說道‥「要買這個講義、那個參考書……大家先交五百塊,多退少補……」後來,又說‥「以後,你們早上,每天提早半個小時到學校,我給你們補英文……」

  大家叫道‥「早上我們要補數學……」

  英文老師道‥「嘔!那放學留下來,我給你們補英文……」

  真是‥阿彌陀佛!阿文要讀「升學班」,不被「逼瘋」,那才怪呢!

  於是‥不想在升學班「受苦、花錢」,便跑去找‥「教教主任——老K(余應強)」商量(當時,他好像是「教學組長」而已,記不大得了),希望能夠「轉班」,轉到「普通班——十班」去。 (因為那兒多是「國一、國二」的同學,還有「小學的同學、朋友」,去那兒,會比較「溫暖」的。)

  阿文說了一大堆原因,結果‥被「教訓」了一頓——

  「別人想讀都來不及了,你為什麼不讀?……你不升學,能做什麼?……『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』,虧你這麼會讀書,遇到一點小小的問題,就退縮……
我看你不讀書,怎麼成功?……回家去想一想!」最後,一腳把阿文,給踢出辦公室去……(真的是「連推帶踢」的…… 當然啦!他也是「為了阿文好」嘛!)

  阿文心中,怏怏不快,心裡叫問道‥〔不讀書(不升學),就不能成功嗎? 我不讀書(不升學),就要成功給你看!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……「讀書高」,那「寫書」,不是「更高」嗎? 好!我就來「寫」書,讓人家「讀」,我不讀書(不升學),就要成功給你看……〕

  (註‥此言「不讀書」,是指「不升學」而言,在此,給沒升學的朋友,一句話‥「學校,可以不上;書,不可以不讀。」 有空的時候,應該多看書,來充實自己! 其實‥讀學校那些「書」,只為了「考試」,真是越讀越「輸」,最後變成「豬」。)

  於是‥阿文「立志」道‥「我要成為一個『作家』!」

  (當時,)只是為了要證明‥「不讀書(不升學),一樣能成功!」(當然成功的定義,是因而而異的。)

  〈老K〉不給阿文轉班,阿文只好去找級任老師‥〈王明顯〉老師商量。

  王老師,總算是「開明」(沒那麼兇),很和氣的,「勸導」阿文一番。

  只是‥阿文「心意已決——絕不後悔」。

  王老師只好「鼓勵」阿文道‥「王永慶、王雲五——他們都沒有很高的學歷,小學都還沒畢業,但憑自身的努力,靠著雙手去奮鬥,一樣也成功了……老師希望‥你能向他們學習,做第二個王永慶、第二個王雲五……」

(哈哈! 王永慶、王雲五,都跟老師一樣姓〈王〉呢!姓王的,真了不起啊!)

  阿文叫道‥「我不要做第二個王永慶,也不要做第二個王雲五——我要做第一個〈潘文良〉!〔因為‥我叫〈潘文良〉,不叫〈王永慶〉,也不叫〈王雲五〉啊!〕」 (因為有好些人,都跟阿文「同姓同名又同字」的,所以阿文要當「第一個潘文良」,不當「第二個潘文良」也!)

  王老師點著頭道‥「嗯!你很有志氣!」接著,拍了拍阿文的肩膀道‥「我祝福你成功!」又答應去跟老K「遊說」……

  阿文後來,終於如願地「轉班」了——去過「無憂無慮」的生活,也開始「著手動筆——寫作」。

  在「普通班」,好「混」得很,考試考「B卷」,隨便看一看,也可以考得好。(其實考試前,大家都知道「答案」了,有的,還要「故意」寫錯幾題呢!)

  說來好笑,有一天——

  阿文發現‥黑板右下角,有個「數字」,天天在「倒數」,還很莫名其妙的問人家‥「那是幹什麼用的?」

  原來‥那是「聯考倒數計日」。

  只是‥那對阿文來說,早已毫無意義了。

  (說來更好笑,那時,阿文只知‥所謂的「第一志願」,是「建國中學、北一女」之外,也不知道(搞不清楚)‥哪個是「第二志願」、哪個是「第三志願」呢!)

  老師在上課,阿文就在下面,「寫」自己的東西(那時候,寫的是《童年故事、夢的故事》)。 原先,老師不知道,還把阿文訓了一頓(上課不專心),後來,阿文說了,老師也很贊同、支持阿文,讓阿文坐到最後面去(免得影響別人)。

 

  阿文國中畢業後‥「不是工作——就是寫作」,有好些時候,就只「呆」在家裡「寫」,總是不得父母支持、肯定……

  左鄰右舍,難免「說長道短」的‥「年紀輕輕,就待在家裡——不工作……」

  他們「無法」肯定‥「作家的『工作』,就是『寫作』。」

  阿嬸還很「輕視」地說‥「憑你嘔!也要跟人家‥做什麼作家!?

  …………

  而人的「成功」,總是‥「有順助、有逆助」的嘛!阿文感謝所有的「鼓勵」,也感謝所有的「激勵」——總是自己能「努力不棄」,朝「目標」走去……才會有「成功」的時候嘛!

  就算是現在,阿文出「八本書」了,也還是沒得到「父母、親戚」的肯定——「八本書」,遠不及「八百萬元」,來得讓他們「信服」啊!

  阿文如今,連「一口氣」,都懶得「爭」了——隨他們怎麼看、怎麼想。

  人呢!就是要學會「自我肯定」,少要求「別人肯定」,否則啊!難過也!

 

  好啦!扯了一堆,該休息了!

  對了!想告訴清靈一事‥「早些把〈阿文〉,介紹給妳父母,免得他們‥『誤會』,還『擔心』‥妳交了什麼『壞朋友』呢!」

  可以把阿文的書、信,拿給父母看‥「不作神秘」(有點「秘密」,難免的嘛!若是不想讓父母知道的,就別給父母看;可以給父母看的,就拿給父母看),父母自然就不會「擔心」;父母能「放心」,那清靈——也才能「安心」啊!

  (其實‥阿文每次回人家的來信,常是扯一大篇,這倒也不是‥只為「來函者」說的而已! 阿文乃‥「對事而論」也! 而這世間——「相同問題」的人,實在是多得很的。)

  阿文自來‥很容易跟「小朋友」打交道,可是‥面對小朋友的父母,就不知道‥要跟他們,扯些什麼(很少主動跟大人聊,只有他們「願意」聊,才會使阿文扯起來的)——阿文不知道‥怎麼去「討好」大人嘛!(也懶得去討好大人!)

  至於‥「同學」嘛!說不說,那就‥「隨妳高興」嘍!

  清靈讀了《時光中的遺蹟》,如果‥有什麼看法、感想,別忘了來信說說喲!

  晚安! 末祝‥

平安喜樂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40331    2359

 

 

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▃

 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 »

仍無迴響。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 TrackBack URI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